【神靈異事】紀曉嵐證實:命由天定,時不可改

陸文
  人氣: 1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7日訊】清代乾隆十四年,我(紀曉嵐自稱)主持山西鄉試,有兩張試卷,都考中了。一張定在第四十八名,填寫草榜時,同考官名叫呂令臨,誤把這張卷子,收入到衣箱中,致使找這張考卷時,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另一張定在第五十三名,在填寫草榜時,陰風幾次吹滅蠟燭,換了別的卷子,風才不吹了。

等到揭榜後,拆看那張卷子的密封,才知道丟失卷子(誤放入衣箱找不到)的考生是范學敷,被吹滅蠟燭的那張卷子的考生是李騰蛟。

考官們於是就懷疑這兩個人,是遭到地府的懲罰,而不讓他們考中。但是在乾隆二十五年鄉試時,那兩人都考中了,范學敷仍然是第四十八名。李騰蛟於乾隆四十六年,還考中了進士。

我和幾位同考官,從這件事認識到:科舉功名也是有定數的,在時間上,既使想提前一年考取,也不能實現。

我進一步想到:那些競奔勢利之途、瞎忙活的人,還折騰甚麼呢?那些經努力而得到的人,肯定是命裡注定應該有的;那些不去苦苦追求的人,如果他命中注定該有的,照樣也能得到。

正是:

命中有時終會有,
命中無時莫強求。
命中有無咱不知,
那就去學老黃牛:
埋頭力耘不叫苦,
樂背仁者理春秋。
堅信肯當一頭牛,
不怕沒田供耕走。
有朝一日風雲展,
牛哞化作龍虎吼!
哞哞…哈哈!

(事據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位神秘人物,又走近那個朋友的身旁,耳語了好一會兒,再大聲的說:「您的這些事,全忘了嗎?」那個人聽後,嚇得滿身是汗,問道:「我這些隱私,你怎麼都知道啊?」…
  • 濟公住過的杭州淨慈寺,曾經被大火燒過一場。提起這場火,還有一段故事呢。
  • 宋代時,有一位官員名字叫崔易,字伯度,執法十分認真。他在赴宣州任知州時,走的是水路。
  • 召信臣,字翁卿,西漢中晚期九江郡壽春(今安徽壽縣)人。曾任谷陽(今山東平陽西南)縣令、上蔡(今河南上蔡西南)縣令、零陵郡(今廣西全州縣西南)太守、南陽郡(今河南南陽市)太守等職。由於他勤政愛民,清正廉潔,與其後的南陽太守杜詩一起,被當地百姓親切地稱 為「召父杜母」。
  • 凡是去過「羅漢堂」的人都見過,五百羅漢依次排在那裏,他們或坐或站,個個神彩奕奕,栩栩如生。唯獨濟公蹲在羅漢堂的房樑上。
  • 有一天,濟公正站在西湖旁邊的一棵大柳樹下,手搖破蒲扇,觀看西湖風景。時值重陽,金風送爽,湖水漣漪,柳枝拂面,湖光山色,好不宜人。濟公正看得高興,忽見不遠處走來一個人,在離柳樹不遠的地方站住了。由於他低著頭,根本沒往這邊看,所以沒發現柳樹下的濟公。濟公對他卻看得分明。
  • 上元初年,京師乾旱,一斗米要值數千錢,人民死亡的很多。李皋籌計俸祿不足以養活全家,急忙申請調外官,貶職任溫州長史。不久就代理知州。當年農業歉收,溫州官倉存有官米幾十萬斛,李皋準備用來救濟災民,吏員不敢奉行,叩頭請求李皋等候皇上的旨意。
  • 「賣狗肉!賣狗肉!狗肉熱乎,快來買呀!」賣狗肉的小販王三,把挑子放在一排土牆下,高一聲低一聲的叫賣起來。
  • 宋代,江南深秋,小村鎮的路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