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農村六旬老婆婆敘心聲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大紀元7月23日訊】序言:在過去十年中,法輪功學員克服種種困難,通過網絡、電話以及遍佈全球自己創辦的媒體(包括報紙、電台、電視台、網站等),深入細緻、堅持不懈地向包括中國大陸民眾在內的各國民眾講真相,清除了謊言的毒害,讓人們在正邪善惡之間做出明智的選擇。

湖北六旬農村老婆婆敘心聲

我是一名六旬的農村婆婆,在年少無知的時候曾被騙加入邪黨的少先隊和共青團組織。這幾年來,我對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很不理解,看了《九評共產黨》,我對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才有所認識。

《九評》中所講的事情都是真的,很多事情我都經歷過。比如說:在文化大革命中,我曾親眼看見倉埠高中的一個老師在批鬥過後跳河自殺,《九評》中所講的事例在我們武漢就很多很多,我們都是歷史的見證人。看了《九評》光碟後,我開始接觸法輪功,現在我已經正式開始學習法輪功了。我要學法輪功!我要支持法輪功!在此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附屬組織,抹去共產邪靈打在我們身上的獸印,退出中共,走進大法的洪流中,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黎二姐
湖北省武漢市

修車老人:謝謝煉法輪功的朋友

我是一名修自行車的老人,二零零五年我曾將退隊聲明貼在一棵大樹上,今天聽一位煉法輪功的朋友說,在外張貼「三退聲明」的以後有機會還應該在退黨網站公開聲明一下,今天我就托這位法輪功朋友幫我在退黨網站上公開聲明一下。

共產黨這個鳥黨真不是個好東西,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只曉得收老百姓的錢,貪官污吏貪了那麼多還嫌少,法輪功那麼好,共產黨卻鎮壓。我小時候被騙入過隊,現在宣佈退出,不與共產黨為伍。謝謝煉法輪功的朋友!特此聲明。

修車人
中國大陸

我一直都相信「真、善、忍」好!

聽朋友給我講了「天安門自焚」「『三退』為什麼不是參與政治」等真相後,我明白了中共的邪惡,是它的一言堂的宣傳毒害了我、讓我對法輪功產生了多年的誤解。其實,我心裏一直都相信「真、善、忍」好!

早期我曾經被欺騙加入過紅小兵。我現在鄭重聲明退出中共邪惡紅小兵組織,選擇美好的未來。

袁良
中國大陸

現明瞭退出黨、團、隊方能獲得神佛護佑

天滅中共,天象大顯:貴州的藏字石、遍開天下的優曇婆羅花、中共的徹底腐敗、中國異常的天氣。既然退出黨、團、隊,能獲得神佛護佑,廢除入黨、團、隊時惡毒的誓言,擺脫這個為禍中華數十載的共產邪靈的糾纏,我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及其一切邪惡組織,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為中華民族擺脫共產暴政儘自己的一份力!

田天、王新明、趙撓等
中國大陸

加拿大勳章得主:法輪功將風行中國

獲得加拿大勳章殊榮的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Matas)日前在多倫多大學舉辦的一個關於中國宗教及人權的研討會上,與參加會議的學者及社區人士分享了他對法輪功及中國意識形態的研究及看法。
法輪功是一套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方法,1992年在中國大陸傳出,因為對身心的益處,煉法輪功的人數在7年內增長到7千萬至1億人。1999年7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成為世界矚目的人權災難。

2006年7月,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Kilgour)和麥塔斯合作完成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活體摘除器官,用於器官移植手術。麥塔斯因此訪問了世界各地很多法輪功學員。用他的話說,他可能是西方社會認識最多法輪功學員的人。

以下是麥塔斯在演講中關於法輪功及中國意識形態方面內容的整理。

意識形態的對立

麥塔斯認為,中共其實對所有它控制不了的信仰體系都採用打壓的手段,但對法輪功所使用的語言及打壓的殘酷程度,遠遠超出其他信仰群體。其中的一個原因是煉法輪功的人數眾多,按中國政府當時的估計,1999年有7千萬法輪功學員,分佈在社會的基層、政府、軍隊甚至黨的內部,而中共黨員只有6千萬。

法輪功當時不反對共產主義,但他們不是共產主義者。對於那些共產主義者來說,這已經是一種擔憂。更重要的是,法輪功所倡導的原則是「真、善、忍」,這些原則看起來沒什麼特別,但中共一直以來的所為,可以用3個詞來描述:就是殘暴、鎮壓、不誠實。中共雖然沒有聲明這些是它的原則,但它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做的。法輪功倡導的原則正好與中共的相反,成千上萬的中國人相信法輪功的原則使中共膽寒。

對於一個歹徒來說,最可怕的就是遇到一個誠實的人,腐敗的天敵就是那些拒絕收取賄賂的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對於法輪功學員,中共無法對話,只有訴諸暴力。
共產主義的失敗使中共害怕

共產主義在前蘇聯、中歐及東歐的失敗使中共很難受。法輪功是在「六四」天安門屠城事件及共產主義在世界多處失敗後傳出的,7年內參加修煉的人數已經超過中共黨員的數量。當中共看到幾千萬人公開煉法輪功,他們所遵從的原則與共產主義不同,中共擔心失去控制,像其他地區的共產黨那樣倒台,因此便把一群無辜的人視作敵人,對他們開始了大規模的鎮壓。

法輪功學員的能力也使中共政府害怕。1999年中共在一份青年科技雜誌上登文章抹黑法輪功,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天津該雜誌的辦公室外抗議其所寫的文章,遭到警察的毆打和抓捕。當年的4月25日,超過1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上訪,要求放人及允許修煉法輪功,整個過程很平靜,連海報都沒有。這是繼天安門屠城事件後,在北京聚集人數最多的一次,當時的中共首領江澤民嚇壞了。

雖然法輪功不是一個組織,沒有領導,但中共是一個組織,它相信法輪功也是一個組織,只是在意識形態上與中共不同。看不到法輪功的領導人使中共政府更加懷疑,更加恐慌。

法輪功沒有組織

麥塔斯表示,法輪功不是一個組織,也不是一個群眾運動,只有幾套動作,加上精神上的原則。一個人不需要向任何人登記,或參加任何組織,就可以煉功,也可以隨時放棄。所有與煉功有關的信息都是公開的。

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寫過書,做過公開演講,這些在書店及互聯網上都可以找到。他只是一位精神領袖,但不是任何組織的首腦。

法輪功這種沒有組織的特點,使中共無法控制。其他的信仰都是有組織的,中共政府對付他們的辦法就是取代他們的組織。比如,中共政府任命班禪喇嘛,選定羅馬天主教主教、穆斯林教長。這種做法使中共在打壓這些信仰團體時有所顧忌,因為它不想破壞了自己任命的宗教領袖的形象。

因為法輪功沒有組織,中共無法用這種辦法控制法輪功;也因為這個原因,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就特別殘酷。許多被中共政府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為了不連累工作單位及家人,不說出自己的姓名及住處,很容易成了失蹤的人,成了被活體摘除器官的受害者。

法輪功將風行中國

麥塔斯認為,法輪功是在中國土生土長的,根植於古代的中國傳統,既有精神內涵,也有煉功動作。前蘇聯共產專制瓦解,世界開始不相信共產主義所造成的意識形態的空缺,在中國看起來就是由法輪功來填補。那時中國有很多信仰出現,但主流是法輪功。

中共遇到的問題是法輪功來自於真正的中國傳統,而共產主義是明顯的外來貨,是一種西方的意識形態進口到中國。當一種以中國傳統為基礎的意識形態迅速成長,就像不斷地在消減共產主義存在的基礎,使中共賴以生存的,多年來灌輸給中國人的那些意識形態在逐漸消失。一旦中國沒人相信中共的意識形態,它失去政權的日子就不遠了。

共產主義統治中國是以社會主義這個經濟概念為基礎的,但中共已經放棄了這個概念。中共在毛以後的領導人都嚐試過提出他們的理論,但都沒有成效。目前的中共政權沒有群眾基礎,只是通過腐敗、宣傳、煽動仇恨及暴力來維持統治。一個沒有正當的意識形態的政府是很脆弱的。中國正站在一個深坑的邊緣,可能會掉下去。

法輪功沒有政治上的意識形態,也沒有政治訴求。假如中國明天發生革命,有人希望把政權給法輪功,首先遇到的難題就是不知道找誰,因為這個群體沒有領導。如果任意選幾個法輪功學員來組建政府,人們也會很難猜測他們會怎麼做,因為除了要求停止迫害外,他們沒有一個政治上的計劃。

然而,信仰系統的作用是不可忽視的。歷史上,基督教從一定意義是在對抗當時羅馬帝國的殘暴,沒有政治訴求的基督教徒受到了殘酷的迫害。但是,羅馬帝國最終還是成為了一個信仰基督的國度。

羅馬皇帝君士坦丁(Constantine)在公元312年轉信基督教。公元391年,羅馬皇帝西奧多西(Theodosius)將基督教定為官方宗教。喜歡壓制的政府有時會被逐下台,如果不被驅逐,它也會從內部腐爛。今天的專制受害者,可能會在明天成為領導者,到時他們會拋棄曾經使他們受害的意識形態,並尋找一個新的替代品。他們遲早會找到法輪功,這是自共產主義鐵幕解體後,在中國出現的最引人矚目的信仰系統,這種真正源自中國的信仰系統能夠把中國人團結在一起,達到真正的社會和諧。

總有一天法輪功會風行中國,不是因為現在的法輪功學員將來會成為中國的領導人,而是因為將來中國的領導人會成為法輪功學員,就像羅馬皇帝君士坦丁當年所做過的那樣。

轉自《大紀元北美新聞》(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從講師到律師 金光鴻99年微弱發聲 今為法輪功辯護
有幸生逢歷史關鍵時刻
阿里山退黨服務中心  洋溢著人性光輝
存中劍:深思錄(三)中共VS納粹(上)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間】釋放大海怪 舞弊陰謀無處遁形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