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军宁:财富的秘密配方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刘军宁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27日讯】财富是一个让人纠结的词。很多人爱它,也有一些人烦它,还有一些人因求之不得或得到太多而恨它。财富不仅是专业人士的琢磨对象,而且是越来越多的普通人的关注对象。其中伴随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大家通常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发财上,很少去思考财富本身,去思考财富的本质与源泉。

在中国古字中,财是由两个字合成的,贝+才。贝,作为海贝的贝壳,在古代的贸易结算中充当一般等价物。换句话说,贝就是钱,钱是宝物,所以“贝”作为钱,就是“宝贝”。贝的这种特殊含义,在汉字中留下了重重的痕迹。许多含贝的字都与财经活动有关:除“财”之外,还有货,账(常常被误写为帐),贾、贷、贸、购、贩、贮、贵、贱、赚、赔、贪、贫、资、费、赊、赎、贡、贿赂等等。就“财”而言,其一半是贝,即钱;另一半则是才。所谓才,是指每个人特有的先天的禀赋与后天的能力。贝是共性的,才是个性的。如果不是贝决定才,而是才决定贝的话,那么,财在本质上,也是个性的。就是说,人与人之间在才上的差异,决定了人与人之间在财上的差异。

英文中对应中文的“才”,是一个常见的、源于希腊语和拉丁语的英文单词:talent。但是,不太周知的是,在古代西方,尤其在地中海沿岸的希腊、罗马和希伯来等地,talent是货币的名称,叫塔兰特。读过《塔木德》的人,如果留心的话,不难发现这一点。上面这两个东西方的小掌故向我们传达了一个重大而被忽略的信息,那就是,不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财与才密切相关,准确地说,财来自于才。就是说,财在根本上是某种精神的、非物质的、无形的、内在的东西。贝是物质的,才是精神的,才是贝的源泉,才与贝组合起来就是财富。财的意涵告诉我们,财富来源于一个人对自己的独特才干的发挥与运用。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展示你的才华的过程常常同时就是获得财富的过程。自由市场经济也为每个人把才转化为财提供了空前有利的外在条件。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意这个判断。唯物论认为,财是物质的,与自然资源与体力的劳作有关,是锤子与镰刀创造了社会的财富,而不是大脑与心灵创造了个人的财富。它歌颂体力,逼迫人们从事体力,并不遗余力地限制脑力,让青年上山下乡,让学生义务劳动。在唯物论的字典中,财是贝+力,而不是贝+才。唯物论者偶尔也承认精神在创造财富中的作用,但是精神是第二位的,是从属于物质的,甚至把从事科学发明创造的知识份子和贡献商业模式并组织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家归入毁灭财富的阶级。唯物论的政治经济学认为,人的财富来自体力,而不是脑力。可见,对财富的本质的特定看法会带来特定的后果,有些后果甚至是性命攸关的!在主张唯物论和计划经济的人看来,财富不是藏在脑子里,而是藏在肌肉里,这种财富观最崇拜的是重工业与重体力劳动,认为创造财富就是通过重体力劳动发展重工业。王进喜是创造财富的主角,而企业家才能(entrepreneurship)分文不值。比如大跃进中大炼钢铁就无关工程师与企业家,它要的是山上的树、家里的锅加上全民不分昼夜的冶炼,但这场运动得到的不仅不是财富,反而导致数千万人因大饥荒丢掉性命,国人的自然生存环境也遭受到极大的破坏。

可见,体力与财富没有因果关系。体力越多的经济活动创造出来的财富越多,辛劳与汗水创造财富,这是计划经济的观念。关于财富的真相是,人的财富不是来自体力,而是来自脑力,人类的心灵与大脑的发明与创造的能力。只有在正确的思维指引之下,体力劳动才能协助大脑创造财富。许多动物,都比人强壮,但是没有创造出财富。人类的富庶主要不是来自体力的强大或无休止的劳作,而是来自大脑心灵中创造力的自由驰骋。数千年来中国人以勤劳节俭闻名于世,但是中国今天仍然是个欠发达国家,有广大的落后地区和大量的贫困人口。这并不说明中国人应该放弃勤劳节俭的美德,而是说明,数千年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受到了严重的压制。

视为财为“贝”而无关“才”,认为财与才是可以分离的,这种唯物的财富观还带来了另一严重后果,即认为来源于物质的财富是独立于人的精神的,是与精神分离的,因而也是可以被随便剥夺的。然而,财是离不开才的。常常,财富离开了创造者的智慧之后,就不再是财富了,离开产生财富的精神土壤,财富也会大大贬值。假如政府解散微软公司,并禁止成立任何研发电脑操作系统软件的公司,那么微软公司股权,就变为废纸,现有的操作系统,也将慢慢失去功效。在这种财富观的支配下,个人的才干与创造力,金融与投资这类无需体力的产业,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而且受到最大限度的扼杀。在典型的计划经济下,绝对不会有股市,当然也不会有股民。

什么是正确的财富观?财富的本质是什么?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已故著名女哲学家爱茵‧兰德(Ayn Rand)有句名言:“财富是一个人的思考能力的产物。”(Wealth is the product of man’s capacity to think.)这个看法再千真万确不过了,也完全符合上述东西方关于财富的传统认识。兰德这一论断的含义是,财富是思考与观念的产物。不是体力或物质,而是脑力才是人类的财富积累与生存状况不断改变的真正源泉。如果与人的思考与观念不相关,财富是不会自然增长的;财富的增值靠的不是力气,而是思想力;财富的大小多寡也不是靠力气来测度衡量的,而是靠人的智力;财富不是靠体力来发现的,而是靠人的大脑;财富不是物质因素的产物,而是精神因素的产物。具有高附加值的商品是因为其中凝聚的体力劳动多吗?显然不是!这样的附加值一定不是来自体力,而是来自隐藏在思想与才干中的创造力。

衡量国家繁荣和个人富有的基本有形尺度是财富。因此,国家的繁荣、个人的富有都离不开对财富正确的理解。治国者对财富有什么样的理解,生成了相应的政治与政治经济制度。对财富的理解事关国家和文明的命运。专制政体更多地把财富理解为体力劳动的产物。自由市场经济与宪政民主的政体更倾向于认为人的心灵才是财富的源泉,是人的思想能力把无形的观念与决定转换成有形的财富。惩罚抑制财富创造者,还是鼓励包容财富创造者?在这个问题上的做法决定了不同国家在富裕程度上的差异。统治者如果把财富当做一个物质现象,就会毫不犹豫地从民众那里强行拿走财富。不理解财富的秘密配方的统治者常常是兰德斯所说的控制狂(control freaks),他们不仅要控制刀具与火器之类的凶器,更要控制思想,要把金融的力量视为对统治者江山的威胁。然而,思想被困住了,财富的源泉也就枯竭了。这样的统治者为了巩固统治常常声称要消灭贫困,其实际消灭的却是财富,毁灭的却是财富的源泉。为了虚假的均富,统治者不惜毁灭社会中缔造财富的土壤,以均富的名义达到人人均贫。财富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要由人聪明才智创造出来。因此,每个人要有发挥自己创造力的充分自由。束缚创造自由、限制人的潜能的自由,就意味着选择贫困。

对财富性质的理解方式决定了创造财富的方式。财富的形成固然离不开勤劳、节俭,但是在根本上,财富是观念的产物,是人的思考能力的产物。比如,靠投资来致富是借助个人的禀赋来增加财富的最典型的行为,投资最依赖大脑,最不依赖体力。熟悉投资的人知道,投资的最高境界就是对资产进行配置(asset allocation)以实现保值增值。如何进行资产配置?这几乎不需要什么体力劳动,不需要动用体力或设备把资产从东搬到西。资产配置的关键是就资产配置做出决定。决定是如何做出的?决定是由位于两耳之间的大脑思考出来的。换句话说,资产配置首先是在大脑里面完成的。只有这个工作在大脑里面完成得好,剩下的就是打个电话,敲几下键盘的事。如果资产配置在大脑里面就错了,那么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成功。所以,成功的投资,就是投资者在大脑里面持续做出正确的资产配置决定。真正的投资者需要对财富的本质有正确的看法,否则不可能在创造财富(注意,不是指占有财富)上取得重大成功。

所以,有追求的投资者应该明白,财富是思想的产物。说的形而上一些,追求财富的过程,是脑力与自然同步的过程,是审慎思考、正确判断、耐心等待、合理行动。投资就是用头脑中的投资理念去顺应财富的自然之道,当两者合辙了,财富就产生了。同步的程度越高,持续的时间越长,流淌出来了的财富就越多。从这种意义上讲,财富不是可以追求的产物,而是思想力与财富的自然之道同步化过程中的产品。由此,我们也常常发现,许多人并不是职业的投资者,但是他们充分地展现了属于他们个人特有的、基于头脑的才干,他们也获得了巨额的财富,如一些球星、歌星等。当这些人的天赋相等的时候,是思想力和内在的品质决出他们的高低,也决定了他们之间在财富上的差异。如果一个人投资很成功,大家会说,这个人挺有脑子的;但是不会说,这个人挺有力气的。

关心财富的性质与源泉,不仅是专业投资者的事情,而且与每个人都有密切的关系。大家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政治的动物,也都是经济的动物。要过好每一天,你就要关心你的经济来源。当你关心你的经济来源的时候,你就会想着如何以较少的投入换取较多的回报。这时你就在做类似投资那样的事情了。可以说,理由不同、目的不同、方法不同、程度不同,每个人都是投资者,都以自己的方式投资。广义而言,每个人都会在某个方面有所投资。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就知道,应该把我们送到学校里去。这也是一种投资。父母们知道,只有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孩子在将来才可能有更好的未来。

今天,投资正在成为获得财富的日益重要的途径。不同的是,其中有严肃的、职业的投资者,也有业余的、随意的投资者,敏感的投机者。每一个人都在投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投资家。既然投资与每个人有关,那就应该去花些时间,花点心思,去理解财富、理解投资。当然,如果你信奉《资本论》和《宣言》里的财富立场,你就根本没有必要去投资了。很多投资者的失败,其根源多半是不思考、不善于思考甚至不愿意思考,做得太多,而思考得太少。价值投资之父本杰明‧格雷厄姆说过,要想在投资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正确思考;第二、独立思考。”这里要补充的是,只有独立思考,才有可能正确思想,这一做法的结果,是形成适合于自己的投资哲学。

如何才能创造财富?励志大师拿破仑‧希尔开出的药方十分简单:思想就会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善思考、爱智慧并用之于投资,就自然会有财富。这是最难的、也是最简单的创造财富之道。

评论
2010-12-27 9: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