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日记(65)

大陆读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1月21日———

秋天到了,树叶一定变黄了,也可能已经落光了。号子里的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煤烟味,又到了一个新的采暖期了,还是一个没有雪的冬天。

号子还在留着很重的恐慌心理,从两周前爆发了一场严重的流感,打喷嚏、擤鼻涕的症状迅速传播,几天内从几个人到全部都被感染。号里药品成为最短缺的物资,我向贾坤要土霉素,可是除了几个将要死的犯人,谁都得不到药品,在寒冷阴湿的号子里整夜听着咳嗽声,一张张苍白的脸相互看着对方,似乎我们都在等着死亡的命运。

犯人得病几乎就是一种常态,无人管也无人过问,除非你的家人出了很多钱。由于我父母一直追问我在狱中的情况,王大夫欺骗他们说我得了生殖器疱疹,我母亲逼问我如何得的这种病,他们把责任推给区看守所和公安医院,王大夫说这个病是我在外面得的,至少交出一千元钱才能考虑给我治病,我母亲反驳他的说法是在诬陷我,这个人把电话挂掉,回来凶狠地告诉贾坤说世上还有这么狠心的父母。

犯人们其实是一群很单纯的人,黑社会原来也是有一套“道德”讲究的,犯人中间又开始出现谣言,凭经验我知道又一轮的暴力即将到来,当过老师的“小皮”是新来的,他说我是在通过网路发帖子攥点击费。他是贩毒团伙的成员,看起来脑子精明灵活,进来就混上伺候槽子的活。我就跟大家解释这事:“一个网站要想攥取点击费,必须提供商业性服务,这绝不是一个论坛可能做到的。”

从庭审的效果上判断,加上大家都对我不抱希望,我感到这段时间异常的难熬,为了支撑住生命争取时间,我在努力与大家搞好关系,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解一些知识,“教兽”问了我很多天文上的问题,我讲了一个高低维度的宇宙时空,这个模型反应了我眼中的宇宙。他对此非常感兴趣,有时还跟我争论一番,当然最后总是他占上风,有时候半夜他们还拽着我讲一会。

我讲了爱因斯坦、相对论、霍金、黑洞,他们就越来越听不懂了。一天半夜里,“大成”把我推醒,让我给他讲人类是怎么来的,最后要走到哪里去?对这些关于人的终极问题,我连想都想不到会这么的难讲。我费了很大的努力才基本上讲清楚:人不是从低等动物一步一步进化来的,生物的出现和消亡都是神的意志,人来自于更加广阔的宇宙,而不是就在地球上演化而来的。人是宇宙空间中的物质合成的,遥远星系间的物质交换携带着人的全部资讯来到地球,在这里还原出遗传信息的完整生态,由此构建了一个适合人类生存的环境。人类对神的信仰是人性的最高价值,人性是圆容于宇宙和谐的产物,在人类的总视野下有一个很小的已知范围,还有一个广阔的未知领域,这个领域是人类精神的更高价值所在,人类必定有着激情和勇气去探索未知的领域,这种对自由的追求确定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最后我讲很多原本我们认为对立的事物其实根本就不矛盾,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意识被一整套斗争哲学搅乱了,我讲了很长时间,他们听得晕晕乎乎的。

我不停地讲,让那些想下手的人没有了机会,我用这种方法拖延时间,这些时间对我非常宝贵,我的身体已经遭受了重创,整个免疫系统被破坏殆尽,我就夹在这些死气沉沉的人中间,他们在整个冬季都只能穿一件衬衣,再披一件棉袄,这样的处境只能是不断地感冒和发烧,就像小品里说的犯了再改,改了再犯,千锤百炼呗。

我身体的状态完全是人为的结果,母亲以为我真的在里面被他们感染上了性病,就给我买了治性病的泛昔洛韦胶囊,这种药的副作用非常大,医务所的大夫和护士在明知此药不对症的情况下,还把药送过来给我吃,之后的每天我都浑身一阵冷一阵热,我每一天承受着无以言表的痛苦,一动不动地坐在一个角落里挺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的话前言不搭后语,我不想再回应。我的心里在想,共产党玩弄文字的功夫空前绝后,还想把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糊弄下去。可怜那些军人在宣传机器下成了不怕牺牲的消耗品,他们的生命在战争前和战争后都一文不值。
  • 我们的所有生理机能都消退为动物级别,像一只被关在实验室里的白鼠,完全处于身体被人摆布的地步,这就是中国人在共产党体制下的基本状态。
  • 唯一可以舒展身体就在睡觉时,看伏契克小说里的监牢是“从门到视窗七步,从视窗到门七步”和504大小差不多,不过这里装的不是两个人,而是四十多个人。
  • 人类已经征服了许多险恶的生存环境,像南北极和珠峰,都已经实现了零死亡率。可是在这里,死亡仍然时刻威胁着我们每一个人,只有你设身处地,才能感受到共产党对人民折磨的极限
  • 马太平决定给哑巴治病,一双塑胶底鞋准备好,光着腚撅在铺板上的哑巴被按倒,“大个”抡起鞋使劲抽,“啪、啪”地脓血喷了出来,溅起挺老高。哑巴痛苦地扭动着身体
  • 我微笑地望着窗外的妈妈,她是一位有超常耐性的母亲。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妈妈每天都在这里等候,时刻了解我所处的位置,防止我可能被秘密转移或者失踪。还没等妈妈反应过来,车子已经启动了。
  • “大人物”吃完午饭回来,显得很疲倦,又在屋里睡了一个下午。等他再次走出来时,一帮员警对我审讯的内容突变。
  • 这里面的规矩是犯人不能自己看内容,他们必须在“小少爷”的监督下签押,我到最后也不知道笔录的内容。
  • “金宝”的老婆是财政厅的公务员,他本人开公司给别人开假发票,十几年间积累的案值过亿,是其中一个公司出事连带翻了船。他仅仅被判了八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