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免开心 治疗二尖瓣脱垂新法 瓣膜夹立大功

人气: 66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5日报导】(中央社亚特兰大14日美联电)许多有心脏瓣膜缺损问题的美国人可能很快就有一种不用开心手术的新疗法。心脏科医师们今天表示,研究显示,透过动脉植入一个迷你夹,效果几与开心手术相当,但更安全。

这种迷你夹已经在欧洲上市,制造商“亚培大药厂”(Abbott Laboratories)希望可以在明年取得核准在美国贩售。高龄77的美国女明星玉婆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透过推特(Twitter)告诉粉丝说,她去年秋天就装了一个迷你夹。

二尖瓣是左心房和左心室之间的瓣膜,美国和欧洲大约有800万人有二尖瓣膜渗逆的问题。并非所有人都需要治疗,但是可能日久造成心脏衰竭。

研究显示,进行开心手术的病人出现并发症者,比接受亚培“二尖瓣膜夹”(MirtaClip)的多六倍。用瓣膜夹者,比较不会造成手术死亡、中风问题,需要输血量也较少。在手术一年后,瓣膜夹的效果也不明显低于开心手术。

医界认为这项研究是一个分水岭─首度对使用心导管而非开心手术修复或更换心脏瓣膜进行大规模测试。

目前亚培二尖瓣膜夹只适用于二尖瓣。用于其他心瓣膜的设备仍在最后阶段的实验中。医界普遍认为在不久的未来,这种瓣膜夹会改变整个心脏瓣膜疾病的治疗方式。

伊利诺州艾凡斯顿(Evanston)的“北岸大学”健康体系(NorthShore University Health System)医师费德曼(Ted Feldman)说,我们已经为病人开了一扇门,可以选择新的治疗方式。

费德曼领导这项研究,并于今天在“美国心脏科医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会议发表研究成果。这项研究由开发出瓣膜夹设备的Evalve公司赞助。去年,总部设在伊利诺州芝加哥北部的亚培大药厂买下Evalve公司,而费德曼医师是亚培的顾问。

有些外科医师并不认为瓣膜夹的效果能比拟开心手术,他们认为还需要观察病人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论断。

该会议主席,费城“谭普大学”(TempleUniversity )外科医师麦克拉肯(James McClurken)说,这是新设备的部分胜利。

蒙大拿州毕林兹诊所(Billings Clinic)的米里坎医师则说,该研究中的开心手术方法已经过时,以致于开心手术的真正好处被低估。

米里坎说,这显然是个令人非常兴奋的科技,但是研究领导人对新设备成功的标准设得太低。

二尖瓣像是让血液流进心脏主心室的两扇叶片门,当瓣膜门片闭锁不全时,血液就回流到左心房。

药物可以改善病状,但是无法防止瓣膜问题继续恶化。状况不好的话,就需要开心手术:缝合二尖瓣中间部分,让血管可以从两边流通,且与每次心跳同步。

新的瓣膜夹就是仿效心脏瓣膜缝合术。病人全身麻醉之后,医生将导管从腹股沟穿管进入动脉,引导到心脏。导管的尖端安装了用织物覆盖的金属夹,把两片瓣膜夹起来。

研究中的184名病人用心导管装设了瓣膜夹,有136人成功装设,其中10%出现严重并发症。相较之下,进行开心手术的79人当中,有57%出现严重并发症。

开心手术病人中,有2人死亡,2人严重中风,4人需要紧急进行心脏手术。但是装设瓣膜夹的病人没有人出现这些问题。

研究人员说,瓣膜夹比开心手术安全多了。

至于效果方面,该研究设计仅观察瓣膜夹的效果是否远不如心脏手术,结果并不会。

经过一年之后,装设瓣膜夹的病人有72%有效解决二尖瓣问题,而开心手术者是88%。

费德曼说,开心手术效果比较好,但并未好到即使有其他机会,病人仍然非要进行开心手术,尤其两者安全程度差别很大。他说,另一个吸引人的部分在于,万一瓣膜夹不管用,还是可以进行开心手术,因此可以先尝试这种较不激烈的治疗方法。

前任美国心脏协会主席,同时也是芝加哥“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费恩柏格医学院”(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心脏学系主任波诺(Robert Bonow)医师说,该研究“尽管需要更长时间观察,但是目前结果很吸引人,也令人兴奋”。

他说,对外科医师而言,他们可能会说效果还不是很好。但是从病人观点,这可能正是把大问题减为轻微小问题,又不必继续治疗的良方。

共同参与该研究的“杜克大学”(DukeUniversity)心脏外科医师葛洛尔(Donald Glower)同意此说。

他表示,这是许多避免手术的治疗方法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期待替代疗法的效果相同于手术可能是不切实际的。

目前美国还未对二尖瓣膜夹定价,但是这种瓣膜夹在欧洲每个卖2万7千美元,不包括医院的心导管手术费用。

不过亚培医疗设备部门执行副总裁查佩克(JohnCapek)说,开心手术药价至少5万美元,而且还要住院更久。(译者:中央社赖秀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