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即使等成一座雪雕

夏霏

【字号】    
   标签: tags:

一直很后悔那晚没有抱住你。

那个十二度的寒夜,你坐在我身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感觉爱情就要降临,不过十五公分的距离,一伸手就可以环抱你,但你冰冷僵硬的嘴角仍是抿着,固执地守着缄默,我于是却步。

于是,爱情从未在我们之间降临。

你从未表白,从未吐出半句甜言蜜语,从未对我许过承诺。但你暧昧的姿态,追踪我身影的睇视,却从未间断。这样的你,要我一个贪爱的狮座女子如何餍足?如何心甘情愿留驻?

你是场雪。莹白冰凉的雪,降生在我习惯热带的世界。我总是纵声哭、放声笑,把人生活地像一场舞台剧。要求张力、创意,不容许失错和冷场。你的出现,是令我惊喜的白色喜悦,温柔、梦幻,平添我舞台的精彩-至少我是这么想像的。

后来你如雪一般飘逝,在我心口留下小小的溶蚀痕迹,我从此跌进一个荒谬的场景:雪溶后的热带草原,一头母狮奄奄一息。这戏码,不是我所预期。

你是冥王星的子民,而我皈依太阳,我俩本就来自不同象限,是不同体温的物种。这点,一向精明的我忘了算计,使我陷入更难以收拾的残局。

你对这世界的不信任,将心事,积囤成你隔绝外界的雪墙,一座坚不可催,冰冷的墙。我不断在墙外徘徊,对我的呼唤,你掩耳走避。

“扣!扣!扣!”听见吗?我敲着你的雪墙。“扣!扣!扣!”却是我心碎的声音。

我回不去原本恣意胡闹的热带舞台,而我只能站在你的墙外,不断地敲。

即使等成一座雪雕。@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3-04 9: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