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瀑:是杀人犯,还是救世主?

飞瀑

标签:

【大纪元9月13日讯】石家庄市新华区革新街电信局宿舍的女裁缝袁平均,今年四十五岁。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正在摆摊的袁平均被居委会主任骗走,并随即被无辜绑架到柏林南路6411招待所里针对法轮功修炼者设立的所谓“学习班”。仅仅九天之隔,到了八月十一日上午,其丈夫张运动被告知,妻子已经死在柏林南路6411招待所里了。

张运动看到妻子的遗体,后脑上有个淌血的血窟窿。询问死因,“学习班”的人说袁平均从五楼上掉下来了;又说是自杀,是袁平均自己用房间里的DVD砸开窗户玻璃,然后跳了下去。

张运动当然不相信这些人编造出来的谎言,他要请律师控告。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料:警察直接把袁平均的遗体拉到火葬场监控起来,不准任何人靠近;新华区公安分局的法医更是一口咬定“高坠而亡”;张运动想在家设个灵堂祭奠亡妻警察都不允许,给出的说辞是“你们不能引人注目”;并派便衣把张运动和其儿子监视起来,不允许与外界联系。然后派出所出面与张运动及家属谈判,表示愿意以支付十万元“救济金”换取家属赶紧将遗体火化。一个新华区的某书记,竟蛮横地对张运动和袁平均的娘家人说:不要和“政府”漫天要条件,不要狮子大开口,尽快火化尸体,“政府”给予一定的救助而不是补偿。

好一个“救助”!在没有任何证据以及逮捕证或拘留证等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把人不由分说绑架并迫害致死,却妄想以“救助”来了结这样一桩杀人案,这样的用心太阴险恶毒了。无疑,这是一桩杀人案,而且是在把人非法拘禁后实施的。案犯极易调查,因为在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所谓“学习班”内,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是有人监控的。死了人,还不是命案吗?但是杀人者与侦破案件者受命于同一个上级,这样的案件就只能被一层一层联合掩盖下来。不然的话,警察怎么会去“守尸”和强令不准设置灵堂?又怎么会把死者的家属监看起来?

这当然是一桩杀人案。如此的杀人纯粹是政府行为,当地政府为此调动了必要的警力和其它社会资源,所以在杀完人后,为尽快“灭迹”和防止家属上告,就愿意以十万元来“私了”。当然,以政府出面的“私了”已经带有一定的补偿性质了,人家死了人,而且是无辜遭绑架、遭非法拘禁,又被迫害致死的,怎么着也得给人家一点补偿吧。可是这要是补偿的话,不就间接承认政府杀人了吗?所以,新华区的某书记开始了对死者家属的训斥:不要和“政府”漫天要条件,不要狮子大开口,尽快火化尸体,“政府”给予一定的救助而不是补偿。

把“补偿”说成是“救助”,词语的替换隐藏的是对罪恶的包裹。说“补偿”等于杀了人,而说“救助”则完全是以一幅救世主的面目出现的:因为你家有困难,政府出于同情而给予的救济。虽说都是给钱,可是这一词之差,则把杀人者变成了救世主。

这在中共执政的历史上并不鲜见。明明是杀了无辜的老百姓,却把杀人说成是革命;六四杀了大学生,却说那是反革命暴徒。把法轮功修炼者非法绑架到监牢,却说是在进行教育、感化、挽救。如今杀了人,怕家人上告,要用钱封口,却非要强调说明是救助。中共就是这样把杀人的罪行变成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机会的。

可是杀人犯就是杀人犯,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的杀人犯不但恶毒,而且狡诈!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飞瀑:国内枪击法轮功学员案件说明了什么?
把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带入加拿大
飞瀑:酷刑与墙
唐浩:草山夜行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方方日记终篇:极左是病毒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新闻看点】中共封关3目的 湖北人仍受歧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