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默刚正不阿

翔风

图片 / 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马默,字处厚,北宋单州成武人。他家贫,徒步前往徂徕向石介求学。当时石介学生数以百计,马默初来乍到就鹤立鸡群。后来马默学成下山时,石介对学生们说:“马默他日必为名臣,应该送他到山下。”

马默进士及第后,任临濮尉,又任须城县令。须城是郓州辖区,有郓州官吏在须城犯了法,须城人无法拘捕,郓州官吏扬长而去。马默赶到郓州抓获该官吏,在招待所执行了杖刑,此举震惊了整个郓州。郓州知州曹佾很不高兴,马默也没有因此而屈服。

张方平接任知州,他一向有官架子,下属前来拜见时往往闭目不答理。马默前来提建议,张方平忽然睁眼仔细打量良久,全部采纳马默的建议,从此将政事委托给马默处理。治平年中,张方平回京任翰林学士,推荐马默为监察御史。马默在朝中遇事就直言不讳,张方平偷偷让亲信提醒他:“您说话太直,会不会连累推荐您的人啊?”马默致谢说:“承蒙张公知己深恩,我为官不敢为身谋,这就是我用来报答张公的。”

当时朝廷讨论尊崇濮安懿王,台谏吕诲等人力争以为不可,最后全部调出补外。马默请求召还他们,宋英宗不予答复。马默于是上书说:“濮王生育圣体,谁人不知。但倘若陛下称之为亲,没有义理可依据,名不正言不顺,没有比这更大的失误了。希望陛下克制内心,公开下诏停止此事,以感召和气,让七庙神灵安宁,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马默又进谏说:“致治之要,求贤为本。仁宗将人事权全部委托宰相,几十年间,贤能公正的官员寥寥无几。官员晋升,不由实际政绩,不由实际政声,只要投靠权臣门下,一定得到显要官职。如今待制级别以上官员,比祖宗时多了数倍,但要选出一个帅臣,则合乎公议的人十无三四。官员众多,不知几人,一有难事,却说无人可使。这难道不是不才者在上,而贤者与不肖者混淆了吗?愿陛下明目达聪,务必求得真实人才,对他们予以考验后破格提拔,让天下有幸!”

马默既希望宋英宗遵守法度,又希望宋英宗改革法度,似乎矛盾。但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改革是出于私念还是公念,带来的后果不同。出于私念改革,那同时给掌权者修改规则为自己谋利大开了方便之门,蔡京的“改革”和中共的“改革”之所以变得声名狼藉,正在于此。古人讲“内圣外王”,作为一个伟大皇帝既应该革除旧弊,做事英明有为,又应该约束私心,心境清静无为。其实做人也应该这样。

刑部郎中张师颜提举诸司库务,对不法之徒绳之以法。众吏怕得要命,飞短流长,用谗言将张师颜搞下台。马默极力为张师颜辩白,认为:“憎恶正直、诋毁正人之徒实在繁多。如今要去积年之弊以兴太平,一定先要官员称职。应该褒奖张师颜,激励官员忠诚勤勉,则尸位素餐、中饱私囊之徒就知道陛下所劝了。”

西京会圣宫将创建宋仁宗神御殿。马默进言说:“事不师古,前典所戒。汉代在诸帝临幸过的郡国立庙,被知礼者非议。何况先帝未尝临幸洛阳,在洛阳创建庙祀实在不合典则。愿陛下用礼义来节制自己,立即停止此项徭役,以彰示陛下用清静来对先帝尽孝的心意。”当时河东、陕西地震,马默认为是阴盛的征兆,恐怕会有边患,应该加以防备。几月后西夏果然来侵。

宋神宗即位后,围绕欧阳修掀起了风波。欧阳修主张尊崇宋英宗生父濮王,这并非出于私心,可是欧阳修却被满朝视为奸邪。只有蒋之奇附和欧阳修,欧阳修引以为知己,推荐他当上御史,蒋之奇自然也被人视为奸邪。蒋之奇处心积虑要洗清自己“奸邪 ”身份。欧阳修妻弟薛宗孺与欧阳修有怨,就编造欧阳修“乱搞男女关系”的无稽谣言来中伤,谣言辗转传到中丞彭思永耳朵里,彭思永又告诉蒋之奇。蒋之奇如获至宝,马上上章弹劾恩人欧阳修,顿时满城风雨。欧阳修百口莫辩,闭门不出。宋神宗刚刚即位,想保护欧阳修,诘问彭思永、蒋之奇有什么依据?两人理屈词穷,被贬官放逐。马默也因为议论欧阳修事被调任怀州通判。欧阳修与蒋之奇孰优孰劣?马默与蒋之奇孰优孰劣?看来人世往往鱼目混珠,有人私心大,有人私心小,不能因为表面相似就等量齐观呢。

马默上疏为宋神宗条陈十事:一曰揽威权,二曰察奸佞,三曰近正人,四曰明功罪,五曰息大费,六曰备凶年,七曰崇俭素,八曰久任使,九曰择守宰,十曰御边患。马默认为国君揽威权,则天子势重,大臣安分守己;国君察奸佞,则忠臣得到任用,小人不能幸进;国君近正人,则日日听到谏言,圣性开明;国君明功罪,则朝廷无私,天下诚服;国君息大费,则公私富裕,军备有积蓄;国君备凶年,则救济的大恩常施,盗贼的祸乱不起。国君崇俭素,则自上化下,民风朴素;国君久任使,则官位不虚授,政事有效率;国君择守宰,则政绩有成效,百姓得到实惠;国君御边患,则四方畏服,中国强大。这十条可谓马默对宋神宗改革寄予的期望。

马默又任登州知州。沙门岛关押了很多囚犯,可官府拨的口粮配额只有三百人,囚犯一过数就有人被扔进海里喂鱼,砦主李庆二年内杀了七百人。马默斥责说:“人命至重,朝廷既然开恩免囚犯死罪,却又纵容监狱虐杀,囚犯还不如当时就死在乡里!你为何不报告缺粮,却如此妄杀!”要追究李庆罪责,人权恶棍李庆畏罪上吊自杀。马默于是奏请朝廷修改《配岛法》总计二十条,沙门岛囚犯超过数额后就将年深无过的囚犯转移登州安置,从此全活了很多囚犯性命。后来苏轼出任登州知州,父老夹道欢迎说:“大人为政爱民,能不能像马使君一样呢?”

马默转任曹州知州后被召还为三司盐铁判官。因为马默与富弼友善,并议论新法不便,又被外放,出任济州、衮州知州。马默后来又被召还,为宋神宗讲论用兵形势,以及指画河北山川道里。马默应对如流,宋神宗很是高兴,想大用他。可那些号称“改革”却挟有私心的大臣不高兴了,只让他提点京东刑狱。

马默性格刚正严肃,嫉恶如仇,不法之徒为之收敛,甚至有的部吏望风逃去。金乡县令是有名的贪官,因为他爹正是执政的宰相。马默一管刑狱,金乡县令的宰相爹赶紧写信告诉儿子:“马公一向刚正,你犯事我保不住!”金乡县令吓得把家里的不义之财全部烧掉处理掉。马默似乎命中注定京官做不长久,又改任广西转运使。当时安化等蛮族因饥荒入境抄掠,马默上书平蛮方略,以为胜负不在兵而在将。马默因病请求回中原,改任徐州知州。徐州辖区利国监苦于吴居厚聚敛的虐政,马默将其全部革除。

马默被召为司农少卿。司马光为相后,欲全部恢复祖宗法度,问马默恢复差役法如何?马默说:“不可。比如常平法(常平钱谷给敛出息之法类似青苗法),自汉代以来为良法,岂宜尽废?去其害民者就可以了。”后来青苗法、免役法一时尚未尽革,司马光为之叹息“死不瞑目”,与马默的意见有关系。马默又任河东转运使,当时议论弃地,马默上奏认为河东的葭芦、吴堡二砦控扼险阻,敌不可攻,弃之不便。

马默转任衮州知州,为报答师恩,请求褒奖录用石介的后人,皇帝下诏赐石介孙子为官。东州发生饥荒,流民大集衮州,马默赈济救活了数万百姓。随即入朝被拜为卫尉卿,代理工部侍郎,又转任户部侍郎。马默告老辞职,朝廷派他以宝文阁待制身份再任徐州知州,后来改任河北都转运使。久后马默再次告老,朝廷任命他提举鸿庆宫。宋哲宗绍圣年间奸臣当道,马默因为附和司马光的罪名被牵连,被勒令退休。宋哲宗元符三年,马默被复职,随即逝世,终年八十岁。绍兴年中,在他儿子的请求下,宋高宗追赠马默开府仪同三司,加赠太保。

马默虽然屡次外调地方,实际上有宰相之才。他用刚正不阿、直言不讳来报答知己之恩成为千古美谈。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汉文帝在位的时候,匈奴势力很强大,时常大举入侵边塞。汉文帝派刘礼带兵驻扎在灞上,徐厉驻扎在棘门,周亚夫带领军队驻扎在细柳,以阻击可能南下的匈奴的进军。
  • 在封建时代,君王是天下唯一的主宰。他的言行通常都是一言九鼎,没人敢于更改。对于皇帝的过失,圣明的君主,能听取谏议并且及时改正,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至于说到要君王为自己做错了事情,进行道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 据《明史》记载,三娘子性机敏,善番书,“黠而媚,善骑射”。嫁到土默特后,深受俺答汗的宠爱,“事无钜细,咸听取裁。”她的政见对蒙古各部,产生了重要影响。
  • 三娘子又名钟金,是一位杰出的蒙古族女首领。她出生于明朝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是瓦刺部酋长哲恒阿哈的女儿,后来嫁给土默特万户首领俺答汗为妻,执掌军政大权近40年。
  • 有一天,光武帝出宫,去林间打猎,直到深夜才乘车回来。他们来到上东门的时候,负责这里守卫的上东门侯(官职名)郅恽,不给开门。
  • 在现实社会里,为官被人称道者较少;为官廉洁,被人称道者更少。但是,清朝末年,却有一位被河北人民称之为“北直(隶)廉吏第一”的“铜锤李”,即李秉衡,则是一位被百姓喜闻乐道的皎皎者!
  • 时值英国鸦片走私猖獗,英国为了敲开中国的大门,从19世纪初开始,大量向中国走私鸦片,到1839年,走私鸦片竟达4万多箱,不仅严重的毒害了中国人民,并使中国的白银大量外流。
  • 宋朝的创业开国皇帝赵匡胤,和其后继位的赵光义,都是打天下的武将出身,也许他们深知“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之”的道理,所以都喜爱读书,尤其爱读史书,从中了解历代王朝兴亡更替的道理。
  • 子夏问孔子道:“颜渊为人怎么样?”孔子说:“颜回为人诚信,他这方面比我强。”
  • 唐太宗对侍臣们说:君主靠的是国家,国家靠的是老百姓。搜刮老百姓的财物,来奉养君主,就好比割自己身上的肉,来喂饱肚子。肚子饱了,人也死了;君主富了,国家也灭亡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