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真天下盛德也!

陆文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一、彩云易散,请予宽恕仆人

文潞公拿出四只玉杯,请客人喝酒。官奴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玉杯。闯的祸大了,仆人吓得哭泣。潞公一气之下,要惩治他。

司马温公向主人(文潞公)要来笔,写了一段文字,末尾写道:“玉爵弗挥,典礼虽闻于往记;彩云易散,过差可恕于斯人。”(此为一副联语。上联源于《礼记》。下联的意思是:再好的云彩也要消失;比喻玉杯虽好,总有一天要损坏。仆人的过失,请予宽恕)

文潞公看罢司马温公写的文字,点头一笑,饶恕了这个官奴。

人与人之间的相聚,犹如这片彩云与另一片彩云的相遇,都是机缘。彩云易散,难得相聚,所以机缘值得珍惜。那么互相之间,多一些包容,就会少一些遗憾。内含哲理。

二、勿因小失大

王稷家的两个奴仆,告发王稷:说王稷把他父母死后留下的准备进奉给朝廷物品的“进奉礼单”,烧毁了;王稷隐藏、吞没了准备进奉给朝廷的全部礼物。

唐宪宗将这两个奴仆,留在守卫皇宫军队的军营内,要派宦官去东都检查王稷的家庭财产。

裴度听到了这件事,上奏道:“王谔(王稷的父亲)生前,他们家进奉给朝廷的物品,已经很多了。现在,王谔死了,朝廷因为他家奴仆的告发,便搜查、责难他们家,既不通情(家父刚死),也不达理(就是不进奉礼物,也没犯法)。而且搜查以后,我担心天下的将帅们,听说了此事,必然有人要担心,会考虑自己家的事情了(意即人心不安,担心自己死后,也会被抄家)。”

当天,唐宪宗就召回宦官,将那两个奴仆,送交京兆府,议处。

裴度谏阻了皇帝,也拯救了王稷一家;还安稳了那些将帅。

三、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

我(原书作者郑瑄)曾经向一个执掌权力的大官,推荐一位贤能的人,那位大官说:“可惜这人太矮了。”

我说:“您又不是买羊、买猪,管什么高矮胖瘦。假如晏婴、裴度(两位贤德宰相)由您选任,这两个人恐怕连县尉都当不上。”

四、特殊救人之法

刘玄佐在镇守汴京时,手握杀伐大权。他曾因为受谗言蒙蔽,想杀掉翟行恭。没有人敢在刘玄佐面前,替翟行恭辨明是非。

有一位读书人,名叫郑涉,前去拜见刘玄佐,说:“我听说翟行恭,将被处死,请让我看看他的尸体。”

刘玄佐觉得很奇怪,便问郑涉:“为什么要看他?”

郑涉告诉刘玄佐:“我听说:‘枉死者面部表情有异’(被冤枉而死的人,他的脸上,会呈现出一种异样的表情)但是,我活到现在,还没见过这种异样的表情。因此想借来翟行恭的尸体,瞧瞧。”

刘玄佐听了这番话,醒悟过来,明白了翟行恭是被冤枉了。便立即赦免了翟行恭。

五、欧阳修的一席话

宋英宗赵曙,被立为皇太子以后,朝廷内外渐渐有传言,说蔡襄持异议,认为立赵曙为皇太子,不妥。

宋英宗即位后,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蔡襄因而猜疑恐惧,请求辞官回家。不久,宋英宗就要下诏,免除他的职务。

这时,欧阳修对宋英宗说:“听说蔡襄反对您立为太子的文字还在宫中,您见到过吗?”

宋英宗回答说:“没有见过。但不能凭此,就断定没有这件事。”

欧阳修说:“假若没有文字,此事、怎能知道有无?即使您亲眼看见文字,也须辨别文字的真伪。以前宋仁宗在位时候,夏竦决心要陷害富弼。他先让自家的婢子,学会摹仿石介的笔迹,然后仿造石介笔体,伪造了一封石介给富弼的信。信中商议皇帝的废立。此信还未来得及进呈给仁宗,就被言官查知,因而作废。凭借仁宗的圣明,富弼得以免祸。再有一例,我母亲病故,我回家料理丧事。回来后,嫉恨我的人,伪造、更换了我的一份奏折。伪造后的奏折,建议裁汰宫中小臣,他们想以此激怒宦官。当时家家有此奏折的副件,朝廷内部都传遍了。我也是依赖仁宗的圣明,才得以保全性命,活到现在,仍然在朝。从上述两例可见,陛下既使亲见该信文字,犹须辨别真伪,何况是流言呢?”

经欧阳修这样讲述,宋英宗的忿怒,这才平息了。

欧阳修冷静分析事理的作风,劝说皇帝公平允正的态度,堪称仕人的楷模。

六、志在勤俭爱物,奈何轻怒?

武惠妃生日那一天,唐玄宗和各位公主,到万岁楼下,去观看歌舞。唐玄宗乘步辇,从复道走,发现有个卫士吃完饭,将剩余的糕饼,扔进水洞里。唐玄宗大怒,命令高力士:“将这个卫士,用棍棒打死!”

玄宗正在火头上,跟随左右的人,没有敢吭声的。宁王上前,从容的对唐玄宗说:“您从复道走,发现卫士的过错而杀了他,恐怕在朝的大臣们,会人人自危;而且这也有失大体。您的用意是提倡勤俭爱物,痛恨将食物抛弃于地的做法;但为什么,您对世上最珍贵的生命,反而不如食物呢?”

唐玄宗立刻醒悟,马上赦免了那名卫士。

七、日行一利之事

宋徽宗大观年间(1107一1110年),有一个叫葛繁的人,曾做过镇江太守。

有一个读书人问他:“你当太守,每天做些什么?”

葛繁回答说:“我开始时,每天做一件便利于别人的事,以后每天或做二件、三件,或做四件、十件便利于别人的事。至今已有四十余年,从未间断。”

那个读书人又问他:“什么是便利于别人的事?”

葛繁指着座位间的踏子(相当于现在的一块地毯)说:“它如果被放得不正,人走路会不方便。我就将它摆正。假若别人口渴,我就给他一杯水。这些都是便利别人的事。只要按照当时的具体情况,能方便别人,上自卿相,下至乞丐,我都去做。关键是坚持下去。”

八、真天下盛德也

韩魏公在魏府的时候,魏府的一个叫路拯的僚属,写了一份呈给有关官吏的案卷,末尾忘了写名字。韩魏公见后,立即用衣服挡住文案,趁与路拯说话的机会,将它藏了起来,以免被别人看见。

说完话后,韩魏公将案卷交给路拯。路拯离开后,再次阅读时,发现了案卷上的错漏,又惭愧,又感叹,说:“韩魏公不张扬别人的过失,却在暗地里帮助人,真天下盛德也。”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周文王在位八年的那年夏天六月,陡然患病。与此同时,大地不停的摇动了五天,凡文王所辖的国土,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大地晃动,却又不出边界。
  • 太祖来到后花园,看到巢中的老喜鹊,正在喂小喜鹊吃食,往返取食喂养,十分辛苦,便说:“禽鸟且尔,况人母子之恩乎?(鸟雀尚且如此,何况人的父母对孩子的恩情呢?)”
  • 萧何为百姓请求在上林苑(宫苑名)空地垦荒。汉高祖刘邦为此十分恼怒,认为萧何是受了商人的贿赂,才有此请求,将萧何交付廷尉(执掌刑狱的官职名)关了起来。
  • 寇准年幼的时候,不拘小节,喜欢玩赏飞鹰走兽之类。他母亲的性格十分暴躁,而且对他管教很严。她每次气极了,总是举起秤砣向他砸去。有一次,用秤砣一下砸中了寇准的脚,血流不止。
  • 齐地贫女徐氏,与邻妇李氏,二人晚上,合用蜡烛织布。这是因为徐氏贫穷,无钱购买蜡烛,这才不得不借助于李氏的烛光。
  • 强盗张海,率领众多强盗,要经过高邮。知军晁仲约,觉得无力抵御,下令高邮地区的富户,准备金帛和牛酒,犒劳张海及其部众,使他们路经高邮时,不要烧杀抢掠,不要危害百姓。
  • 熊恭简公,平生清廉,非分之物,一毫也不取。但他在云南任巡抚时,有一次,在平叛之战大胜的欢庆宴会上,他接受了当地富户赠送的金花彩缎。
  • 赵简子有个臣子,名字叫周舍,赵简子把他安置在自己的身边,叫他拿着笔和木板,专门跟着自己,记录自己的过失。以便经常提醒自己纠正、弥补不妥之处。
  • 庾蹇,字升褒,有人曾砍倒他父亲墓上的柏树,可他又不知道是谁砍的。有人建议他:“派手下的人,藏在暗处观察,捉住那个砍伐偷盗者,送交官府,严惩他。”庚蹇不愿意那样做。
  • 严光,是东汉人,曾与汉光帝刘秀是同学。刘秀做皇帝后,请严光出来做官,严光不接受,归隐于富春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