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

君子淡然处事 有容人之量

《昨非庵日纂》坦游篇
作者:陆真
一个人升官不喜,去官无忧,居官办事,能够公平无私 ,可谓经得起官职的考验。(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3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银杯子成仙升天了”

柳公权是唐代著名书法家,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县)人。官至太子少师。

柳公权曾经在竹箱子里收藏了几个银杯子,竹箱子盖得很严实,而里边的银杯子却不见了。

柳公权询问仆人,仆人却说不知道。柳公权的妻子想进一步追查,柳公权笑着说:“银杯子成仙升天了。”从此以后,不再责问此事。

向敏中很经得起官职的考验

向敏中是北宋时的大臣,开封人,字常之,太平兴国年间考中进士,官至左仆射,兼中书侍郎、平章事。

当时,向敏中和寇准一起升为仆射,诏书已经颁布了。皇帝心里料想:向敏中升任该职,这样的大喜事,祝贺的客人一定很多,便派人秘密去向敏中的家里察看。使者察看后,回来禀报说:“向敏中闭门谢绝客人,门前冷落,悄无一人。窥视他的厨房,也十分寂静,连一个人也没有。”

皇帝听了,兴高采烈地大笑说:“向敏中太耐官职(很经得起官职的考验)!”

一个人升官不喜,去官无忧,居官办事,能够公平无私,可谓经得起官职的考验。

司马徽轶事

司马徽是东汉末年时的颖川阳翟(今河南禹县)人,字德操。善于知人。曾荐诸葛亮、庞统于刘备。

东汉末年,刘综想去问候司马徽,先派人去问司马徽在不在家?派的人去时,司马徽正在花园锄草,听见有人问,他说:“我就是司马徽。”他当时头上、脸上既脏又难看。问的人责骂说:“你这个田奴,竟敢称自己是司马徽,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司马徽毫不在意,进到屋里洗了睑,换下那件脏衣服,容光焕发地出来,笑着问道:“我这样可像是司马徽了吗?”

刚才那个责骂司马徽的人赶紧向他叩头,表示歉意。

寇准自愧不如王旦

北宋时,寇准多次在皇帝面前说王旦(时任宰相)的短处,但是王旦一直在皇帝面前称赞寇准。皇帝对王旦说:“你称赏寇准的美德和能力.而他专讲你的过错。”王旦说:“我做宰相时间长了,难免有不少缺点和错误。寇准忠心正直,毫不掩饰自己,所以我很看重他。”皇帝从这件事上,更加认识到王旦的贤能。

中书省送往枢密院的文本,违背了皇上诏令的格式,寇准就把这事反映到皇上那里,王旦因此受到指责。

不过一个月,枢密院送到中书省的文本,也违背了诏令的格式。官吏立即呈送给王旦,王旦却把它送回到枢密院,叫他们修正后,再行呈上。使寇准免受了皇帝的批评。寇准因此备感惭愧,并向王旦致歉。

王旦年老要求退休。寇准托人请求王旦推荐他担任宰相。王旦惊讶地说:“宰相的职位,难道自已能要来吗?我不受私人请托。”寇准感到非常愧悔。

没过多久,寇准被任命为平章事(即宰相)。寇准上朝谢恩道:“如果不是皇上了解我,怎能有今天啊!”皇帝说:“这完全是王旦举荐的。”

寇准羞愧地说:“我不如王旦啊!”他担任宰相后,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并向王旦虚心求教。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自正见网(原标题:寇准自愧不如王旦)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王旦叩头辞谢说:“这是父辈留下的旧宅。当年只能勉强遮蔽风雨,现在我修缮得已经有点过分了。每当我想起父辈,我总是感到心中有愧,哪里敢再麻烦朝廷呢?”
  • 吴国彦深知自己身体病弱,难望有生育的可能。为了使吴家后嗣有人,他希望父亲再生一个儿子,便和母亲商量。
  • 浙江有一个指挥使(管理一个省的军事长官),为他的儿子请了一位家庭教师。有一天,这个老师病了,浑身发冷,他让学生去抱被子来。
  • 庾公说:“卖马就有人买马,岂不是又害了买主吗?怎能做损人利己之事!过去孙叔敖杀两头蛇是为了他人,已成为千古美谈,我们要向他学习。”
  • 李文靖参政,对秘监的这种行为,很不高兴,把他交来的那些状纸,锁入不用的箱中,说道:“我哪有那么好呢?只不过适逢其时罢了。乘人走后而议其非,吾所不为。何况这是为褒扬一人、而诋毁四人呢?”
  • 唐代元和年间,有一个湖州录事(掌管文书、勾稽缺失的小官)在去上任途中,遇上强盗,将他劫洗一空,连官符文书也未幸免,只得在旅店里行乞讨饭。这一旅店,刚好与宰相裴度的住宅相邻。
  • 东晋大将军王敦死后,王应想投奔江州的王彬,王含想投奔荆州的王舒。王含问王应说:“大将军平时与王彬关系怎么样,你为何要投奔他?”
  • 段秀实在负责田事的营田官时,泾源武将焦令谌,强夺民田。这年大旱,收成不好,焦令湛却强逼老百姓交租,百姓纷纷找段秀实告状。
  • 著名唐朝丞相萧复,曾任太子仆射,广德年间,连年饥荒,谷价飞涨。萧复家虽然不富裕.但也打算把自己在昭应县的别墅卖了,以赈济灾民。
  • 戴就在担任仓库的吏员时,刺史欧阳参诬告该郡太守犯有贪赃罪,让部吏薛安逼迫戴就承认太守犯了罪。薛安便把戴就抓来,投入钱塘县监狱,严刑烤打,不择手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