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

君子淡然處事 有容人之量

《昨非庵日纂》坦游篇
作者:陸真
一個人升官不喜,去官無憂,居官辦事,能夠公平無私 ,可謂經得起官職的考驗。(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3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銀杯子成仙升天了」

柳公權是唐代著名書法家,京兆華原(今陝西耀縣)人。官至太子少師。

柳公權曾經在竹箱子裡收藏了幾個銀杯子,竹箱子蓋得很嚴實,而裡邊的銀杯子卻不見了。

柳公權詢問僕人,僕人卻說不知道。柳公權的妻子想進一步追查,柳公權笑著說:「銀杯子成仙升天了。」從此以後,不再責問此事。

向敏中很經得起官職的考驗

向敏中是北宋時的大臣,開封人,字常之,太平興國年間考中進士,官至左僕射,兼中書侍郎、平章事。

當時,向敏中和寇準一起升為僕射,詔書已經頒布了。皇帝心裡料想:向敏中升任該職,這樣的大喜事,祝賀的客人一定很多,便派人祕密去向敏中的家裡察看。使者察看後,回來稟報說:「向敏中閉門謝絕客人,門前冷落,悄無一人。窺視他的廚房,也十分寂靜,連一個人也沒有。」

皇帝聽了,興高采烈地大笑說:「向敏中太耐官職(很經得起官職的考驗)!」

一個人升官不喜,去官無憂,居官辦事,能夠公平無私,可謂經得起官職的考驗。

司馬徽軼事

司馬徽是東漢末年時的穎川陽翟(今河南禹縣)人,字德操。善於知人。曾薦諸葛亮、龐統於劉備。

東漢末年,劉綜想去問候司馬徽,先派人去問司馬徽在不在家?派的人去時,司馬徽正在花園鋤草,聽見有人問,他說:「我就是司馬徽。」他當時頭上、臉上既髒又難看。問的人責罵說:「你這個田奴,竟敢稱自己是司馬徽,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司馬徽毫不在意,進到屋裡洗了瞼,換下那件髒衣服,容光煥發地出來,笑著問道:「我這樣可像是司馬徽了嗎?」

剛才那個責罵司馬徽的人趕緊向他叩頭,表示歉意。

寇準自愧不如王旦

北宋時,寇準多次在皇帝面前說王旦(時任宰相)的短處,但是王旦一直在皇帝面前稱讚寇準。皇帝對王旦說:「你稱賞寇準的美德和能力.而他專講你的過錯。」王旦說:「我做宰相時間長了,難免有不少缺點和錯誤。寇準忠心正直,毫不掩飾自己,所以我很看重他。」皇帝從這件事上,更加認識到王旦的賢能。

中書省送往樞密院的文本,違背了皇上詔令的格式,寇準就把這事反映到皇上那裡,王旦因此受到指責。

不過一個月,樞密院送到中書省的文本,也違背了詔令的格式。官吏立即呈送給王旦,王旦卻把它送回到樞密院,叫他們修正後,再行呈上。使寇準免受了皇帝的批評。寇準因此備感慚愧,並向王旦致歉。

王旦年老要求退休。寇準託人請求王旦推薦他擔任宰相。王旦驚訝地說:「宰相的職位,難道自已能要來嗎?我不受私人請託。」寇準感到非常愧悔。

沒過多久,寇準被任命為平章事(即宰相)。寇準上朝謝恩道:「如果不是皇上了解我,怎能有今天啊!」皇帝說:「這完全是王旦舉薦的。」

寇準羞愧地說:「我不如王旦啊!」他擔任宰相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並向王旦虛心求教。

(以上均據鄭瑄《昨非庵日纂》)

——轉自正見網(原標題:寇準自愧不如王旦)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王旦叩頭辭謝說:「這是父輩留下的舊宅。當年只能勉強遮蔽風雨,現在我修繕得已經有點過分了。每當我想起父輩,我總是感到心中有愧,哪裡敢再麻煩朝廷呢?」
  • 吳國彥深知自己身體病弱,難望有生育的可能。為了使吳家後嗣有人,他希望父親再生一個兒子,便和母親商量。
  • 浙江有一個指揮使(管理一個省的軍事長官),為他的兒子請了一位家庭教師。有一天,這個老師病了,渾身發冷,他讓學生去抱被子來。
  • 庾公說:「賣馬就有人買馬,豈不是又害了買主嗎?怎能做損人利己之事!過去孫叔敖殺兩頭蛇是為了他人,已成為千古美談,我們要向他學習。」
  • 李文靖參政,對秘監的這種行為,很不高興,把他交來的那些狀紙,鎖入不用的箱中,說道:「我哪有那麼好呢?只不過適逢其時罷了。乘人走後而議其非,吾所不為。何況這是為褒揚一人、而詆毀四人呢?」
  • 唐代元和年間,有一個湖州錄事(掌管文書、勾稽缺失的小官)在去上任途中,遇上強盜,將他劫洗一空,連官符文書也未倖免,只得在旅店裡行乞討飯。這一旅店,剛好與宰相裴度的住宅相鄰。
  • 東晉大將軍王敦死後,王應想投奔江州的王彬,王含想投奔荊州的王舒。王含問王應說:「大將軍平時與王彬關係怎麼樣,你為何要投奔他?」
  • 段秀實在負責田事的營田官時,涇源武將焦令諶,強奪民田。這年大旱,收成不好,焦令湛卻強逼老百姓交租,百姓紛紛找段秀實告狀。
  • 著名唐朝丞相蕭復,曾任太子僕射,廣德年間,連年饑荒,谷價飛漲。蕭復家雖然不富裕.但也打算把自己在昭應縣的別墅賣了,以賑濟災民。
  • 戴就在擔任倉庫的吏員時,刺史歐陽參誣告該郡太守犯有貪贓罪,讓部吏薛安逼迫戴就承認太守犯了罪。薛安便把戴就抓來,投入錢塘縣監獄,嚴刑烤打,不擇手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