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李靖代龙王施雨 失拜相之缘

路圣石 整理
font print 人气: 445
【字号】    
   标签: tags:

唐朝卫国公李靖是唐初第一名将,他是隋朝大将韩擒虎的外甥,祖父和父亲都是隋朝大官,和隋朝楚景武公杨素向来熟识。李靖“姿貌瑰伟”,从小就有“文武才略”,又颇有进取之心,很受杨素的器重,杨素常指着自己的椅子说:“这张椅子将来就是你坐的。”

但是,纵观李靖一生,他为什么只是为将,而未能入阁拜相呢?这还得从李靖代龙王施雨这么一个传说说起。

行猎迷路 投宿龙家

李靖少年时代经常到家宅附近的霍山射猎,天色晚了,就住在霍山山脚下的小村庄里。李靖每次都能猎获很多猎物,村子里的人们都很惊异于他的射猎本领。

有一天,天色已晚,李靖还骑着马在树林里搜索,突然发现前面有一群鹿,不禁兴起,于是驱马直追。可是不一会儿,太阳就下山了,林中阴晦不明,不仅鹿群追丢了,连自己身处何方都搞不清楚了。李靖正在茫然不知所归之时,看见树林的尽头有点点灯火闪动,不禁心中大喜,迎着灯火就赶了过去。等到了跟前,只见是朱门大户,围墙峻挺。

李靖离鞍下马,上前叩门,敲了半天,才有一个家丁模样的老者拉开一条门缝,露出头来。李靖连忙抱手一躬,实告自己乃迷路之人,万望予以借宿一晚。老者面露难色,说:“家中的男主人尽皆外出,只有太夫人等女眷在家,恐怕不能允许。”李靖忙再次一躬到地:“万望老人家试着通禀一下。”老者点点头,回身前去禀报。过了好一会儿才面带喜色出来,说:“本来太夫人不太愿意,可是看天色甚晚,公子又迷了路,最后还是同意让公子借宿一宿。公子请随我来。”

李靖忙拴好马,随老者进入前厅,来见太夫人。不一会儿,只见两个小丫环在前引路,一位年逾五十的妇人缓缓而来,只见她青裙素襦,神气清雅,一副士大夫大家风貌。太夫人与李靖寒暄几句,自言几个儿子都不在家,故此才怠慢了李靖。随后,太夫人命家丁为李靖备晚餐并安排客房,还吩咐给李靖送来床席茵褥,衾被香洁,十分讲究。


龙王外出,龙母托李靖代为施雨。(tairygreene – Fotolia.com)

受龙母之托 代龙王施雨

不想夜半,忽闻宅外急促的叩门声,家丁连忙起来将来人迎至厅内。来人说道:“天符在此。令你家大公子施雨,由此山七里以内,需五更内完成,不可拖延,雨量不可过大。”家人受天符,来人随即离开了。

这时,太夫人也已经起来迎接。家人将天符奉上,太夫人顿时愁眉不展,自言道:“两个儿子都出门在外。行雨符到,是绝对无法推辞的,而且违背了时间期限还会受责罚,即使现在赶去告诉他们,也于事无补了。而家里的仆人又没有这个权力,这该如何是好?”

旁边站着的一个小丫环忙走上前道:“今晚借宿的那位公子,仪表堂堂,看起来非寻常人物,可否请他帮帮忙?”太夫人心中大喜,忙亲自来到李靖的卧室外,轻声叩门将李靖叫醒,并请至前厅。

未等李靖张口询问,太夫人就表白道:“不瞒公子,这座宅院非是人宅,乃是龙宫也。我的大儿子目前远赴东海参加婚礼,而小儿子则在送妹妹的途中。刚才,恰好接到天符要我的大儿子前往施雨。要是去通知他,这一来一往的行程,恐怕有一万多里路,通知他是来不及了,可是现在又没有人可以替代,所以想烦请你帮忙代他施雨,不知可否答应?”

李靖道:“我乃是一个凡夫俗子,又不能腾云驾雾,如何能够行云布雨呢?不过,如果能够教给我方法,也许我可以一试。”

太夫人大喜,叫马伕牵来一匹青骢马,又命人取来雨器,乃是一个小瓶子,系于鞍前。然后嘱咐李靖说:“公子乘马,不要拉紧马的衔勒,就让马自己行走。每次马在行走间嘶鸣之时,即取瓶中水一滴,滴在马鬃上,切忌不要过多。”李靖唯唯称是。

东廊悦奴 西廊怒奴

于是,李靖翻身上了马,青骢马腾腾而行,其足越走越高。李靖很惊讶这匹青骢马奔跑得又快又稳,不知不觉间已经身在云上了。这时,风急如箭,雷霆起于步下。李靖随着青骢马在行走间的每次嘶鸣,就按照太夫人所教,取瓶中水一滴,滴在马鬃上。

不一会儿,电掣云开,李靖一看,正是到了自己每次打猎都要借宿的小山村上空,心想:“我平日对这个村子多有打扰,一直不知如何回报,今年天旱无雨,庄稼都快枯死了。现在雨在我手,正好多下些雨水给这个村子,也算是报答吧!”李靖心想只洒一滴可能不够,于是连洒了二十滴。顷刻间,行雨完毕,李靖骑着马回归龙宫。

一进门,发现太夫人在厅中哭泣,李靖大惊失色,连忙上前问是何故。太夫人道:“公子误我呀!本来你我约定每次只洒一滴,你为什么有一次私自连洒二十滴。你知道吗,这一滴可是地上一尺的水。那个村子在夜半变得平地水深二丈,哪里还有人能活呀?我已受到天谴,被杖责八十,背上血痕淋漓。而且儿子回来后还要一并处罚,这可如何是好?”李靖听罢,目瞪口呆,心中大惭。

太夫人又道:“公子是世俗之人,不识云雨之变,我也无法责怪。只是恐怕龙师来寻,那就麻烦了,所以公子还是速走为妙。这次请公子帮助,还没有报答。山野村居,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奉赠二奴,你可以都带走,或带一个,请自便。”

于是,命二奴出来。一奴从东廊进来,看起来仪貌和悦,神情怡然;一奴从西廊进来,愤气勃然,拗怒而立。李靖说:“我打猎,要斗猛使力,这个奴仆看起来和颜悦色,别人会以为我也怯懦。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两奴都要,既然太夫人赏赐,我就取那个怒者吧。”太夫人点头应允。

李靖遂上马带着奴仆告辞上路。出门数步,回头再望,原来的朱门大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再找自己的奴仆,也不见了。李靖长叹一声,只好自己摸索着向回走。好不容易快走到霍山山脚下的小村庄,这时天也已经亮了,等走近村子,李靖眼前看到的只是一片汪洋,只有村口大树的树梢还露在水面上,人已经都没了。

后来,李靖辅佐李世民打下大唐江山,功盖天下,被封为大将军,但始终没能够拜相。人们说,这就是因为当初李靖没有要下悦奴的缘故。世言:关东出相,关西出将,这不就是东廊悦奴,西廊怒奴所喻吗?而之所以言奴者,其实隐喻李靖当属臣下之象。而李靖当时如果二奴皆取,他以后恐怕会位极将相矣。 @*

(出自《李卫公别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李靖是个中国历史上大大有名的人物。无论是官方五史还是稗史小说都有他色彩丰富的一笔。野史小说封他为风尘三侠之一,把他和莫须有的红拂,虬髯公搅在一起,塑造成一个来无影去无踪,仙风鹤骨,兴唐灭隋的江湖豪侠形象。而历史上真实的他, 却是一个深藏韬略的唐朝开国勋将,当然,他的处事为人也确有潇洒的侠士风范。
  • 大纪元11月18日讯】(中央社记者林憬屏台北十八日)独家报导在第六九六期、七○二期报导写真女郎李靖在化妆间和艺人发生性行为、吸大麻等,李靖控告独家报导诽谤,今天独家报导召开记者会向李靖致歉,而李靖也表示将撤回告诉,双方达成和解。独家报导去年十一月,邀请艺人于婕在杂志社拍封面,于婕向杂志表示,李靖“与咻比嘟华在化妆间轮番作爱”、“在摄影棚内的洗手间吸食大麻”,今年一月独家报导又邀请黎玺拍封面、访问,黎玺也指李靖吸食大麻。
  • 自由时报记者叶文正/专访“我曾经苦求父母让我出家为尼,又自杀不成,忧郁症真的让我生不如死!”即将复出的昔日脱星李靖,留下积郁四年来的辛酸泪。
  • 李靖名药师,为唐朝开国元勋,晚年被封为卫国公,故人称李卫公。他年少时,即聪明颖悟过人,常说:“只要有机会遇到明君,我一定要建立一番英雄的事业。”
  • 根据《玉壶野史》卷一记载,曹彬满周岁时,曹家举行了庆生宴会。曹彬父母把上百的玩具和器物全都摆在宴席上。众人也都好奇,小曹彬能抓到什么呢?
  • 故事中的渔民救人不图名、不图利、不图报,既帮淹死鬼修成了正果,自己因救了三个人积了很大阴德。自从淹死鬼做了土地神,渔民就再也不打鱼了。而渔民也得到了福报,在神佛的护佑下,不管灾年丰年,他家的庄稼年年丰收,家中事事顺利,家境也慢慢富裕起来,他活到八十多岁无疾而终。
  • 《寿康宝鉴》里记载的一个因果故事,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故事中蓝润玉的行为,在现代人眼里,不仅不算啥错误,很可能还会被人以“痴情”“追求爱情”等来看待,会看成一段有“浪漫情愫”的“暗恋”及“美好回忆”。可是,他的行为却遭到了天谴恶报。
  • 北宋初年,在益津关一地(现今河北省霸州市),名将杨延昭成功运用“火牛阵”大败韩昌的五万铁甲骑兵,重现了这场经典战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