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我这样爱国(随思录)

张三一言

【大纪元2011年07月01日讯】【有人谈爱国,有所思,录下。随思随录,无逻辑顺序。】

以下所谈的国就是常识的国:土地、人、文化;也是反现常识的国:包括党和权力的国。

爱国既高尚,也卑鄙。发自个人内心的爱国是尚的;暴政鼓吹的爱国是卑鄙的。

爱国可能是纯洁的,由权力者鼓吹的爱国主义多数是罪恶的。

我既不接受爱国就是好不爱国就是坏的设定,也不接受爱国就是坏不爱国就是好的设定。

爱国不爱国,由我的自我感觉决定,不是由别人派给。只有当我对这个国有好感时、喜欢它时,我才会去关怀它。当我没有好感时、不喜欢它时,就不爱了;当然可以还去关怀它。

当权力代表国、权力捆绑国时,我不但不爱这个国,还恨这个国、反这个国。我视这个国为强盗、惯贼、流氓。

当代表国家的权力没有侵犯我个体的权利时,我可能爱这个国,但不是必定要爱这个国,我随时都可以不爱,不用给出什么理由。当代表国家的权力保护我的个人权利时,我一定会说一声谢谢,大多数会爱这个国,但不必然是“以爱相许”、终生不悔。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国民众仆下去了(仆倒的仆,不是仆人的仆,简化字真麻烦);国家崛起了,国人跪下了;全世界都要听中国说话了,全中国的人都哑了。你叫这个被仆、被跪、被哑的我怎么样去爱这个国?

我爱国有点像爱一个女人。我觉可爱才去爱,也要考虑可以爱才去爱。爱女人与爱国有点不同。女人可以接受我的爱、爱我;也可以拒绝我的爱,不让我爱;国没有这个权利:国既不能禁止我爱,也不能强迫我爱。还有一点不同,女人可以找来做老婆,老婆是要来爱的;国是人民雇用的管家,管家是要来使用的。

我爱国不像爱妈妈。妈妈生我、奶我、爱我、教我,妈妈这样做只有一个理由:爱我;我爱妈妈之情由心出。国家从来没有如此对我,对国家没有这个情。

我或爱我可以反对之国,我必定不爱我不可以反对之国。

现在是反常朝代,正的都是反的,反的都是正的…我没有能力以常识排除或纠正反常识,我没有能力分开党即国国即党的观念,更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现实。所以,在没有条件限制下,在笼统、一般情况下,我只能不爱国;而且恨国、反国。

现实是,所有爱党者都必然是合法爱国者,凡反党者都是反华,即都是汉奸、卖国者。在这样的现实限定中,我只能,也乐意做汉奸、卖国者。

事实上我并没有爱国的权利。请人们清醒,在共占大陆爱国要经批准,并在党领导下才可以爱。不信,你到天安门打起横额:我爱我的国家、人民、土地…看看党警会不会用警车接送你去喝茶?共产党从来没有批准我爱国,所以,我没有爱国的权利。以往我曾经私自爱国,现在查实,我是进行非法活动,犯法了。罪名很多:经济犯(非法经营)、瞒税、扰乱治安、嫖妓、非法上访…

我的爱国是在我的骂国声中表达出来的。

合众国总统和中共国主席都会叫人民爱国,目的都是为了更好管治。总统说,是人民叫他这么说的;总统说了后,即使不做好事也不敢害民。主席说,是主席强加给人民的;主席说了后,跟着来的就是剥夺你的权利和利益。

有人说了,爱国是独裁者的避难所。我想加上一句:爱国是独裁者摧毁民众权利的发炮台。

国家好端端的摆在那里,为什么要作痛苦状、发呻吟声?我想,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因为党临末日禁不住发悲鸣:我的权力这个命根不保了!你看,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把它打得东歪西斜了。你们就给一剂爱国(=党)药我吃吃好吗?

有人说国提供了一块土也给你生长,你应该感恩。我不认为如此。这块土地亿万年前就存在了,那时没有什么国,更没有我现在的国。只是我祖先在这里居住了,为需要才建立了国。所以,是有土地才有国、土地提供国,不是有国才有土地、不是国提供土地。是没有人之前就有的土地有恩于我,不是有人后才建立的国有恩于我。

我爱与我同国的人,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直接或间接为我提供了生存必要的条件,给我同情、关怀、爱的感受,给我尊重和尊严。所以,我爱他们,给他们相同的回报。我也会恨同国之人,因为他们中有人给我与上述相反的对待;我会根据我的能力采取对等的回报。我是有敌人论者、有仇恨论者。我不会爱后者,我不会爱恶政暴政的执行者;我仇恨他们,把他们视为敌人。

还有那个摸不着的文化,那是我循环系统流着的血。血,给我氧气,也给我细菌。

国与我的关系有点像店铺和顾客。我从国中取到的任何一件东西都要付出足够的钞票。国没有给我免费餐食,我没有给国当义工。我不会要求国给面包我吃,但我不能忍受国抢掉我的面包。更重要的是,要是国以制面包给我吃的名义拿了我的钱,那么你国就得实现承诺。就是这个契约。

别人要怎么样爱、不爱、反对他的国是别人的事,我爱不爱国是我个人的权利。我尊重别人的选择,也希望别人尊重我的权利。

张三一言 20110630 香港 @

相关新闻
张三一言:毛泽东的误判和邓江胡的“正判”
张三一言:请在有了民主政权后才借鉴南非
张三一言:共产党的革命悖境
张三一言:省独思潮与联邦制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