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筱岗:“活摘”是末日之端

筱岗

2006年7月23日,由澳大利亚维省墨尔本自由中国主办的“呼唤正义良知,聚焦最基本的人权”公众集会在市中心联邦广场举行。图为模拟演示中共活摘器官实景,澳洲发行量最大的《时代报》及当地电视台进行了现场采访。 (摄影:陈明 / 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0月22日讯】最近美国国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日内瓦人权会议,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展开了对中共活体摘取死刑犯和法轮功学员器官行径的听证程序,曝光了中共自文革前就开始、至今尚在进行并日益加密的群体灭绝罪行。有报导说,中共王储习近平有意突破中共的政治禁区,有对文革实行批判的行动意向。如果真是有这等事发生,也是一个好迹象。但是,这个行为对清算中共的“活摘”罪行来说,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中共“活摘”行径,有悖于人类道德和人类社会生而平等的最基本的原则,自不用说,中共动机之邪也已无法用语言描述。在中共体制内为中共服务的人,还有至今不愿了解事件真相的人,或知道真相无动于衷的人,如果说在国际社会曝光之前还可以装聋作哑的话,那么当国际组织已经公开了中共的行径,这些人是否到了应当抱着对自己的道德和良知负责的态度的时候了?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做一明确的站队和选择的时候了?不管是站在中国古代修炼文化的立场、还是站在当代人体修炼实践的立场,或是站在当代生命科学的立场,对中共的“活摘”行径的认识,已经超越了社会政治和道德的范畴,其深度已经涉及到人的生命活动的本质,亦即人的精神质度。

“天人合一”古训不可忘

中国古代的皇帝、要臣,凡遇天灾大祸,必行祭天祀神之举,以谢罪于天下。对于生活在现代文明中的人可能无从理解过去的天子、大臣如此所为。他们是在作秀,还是另有所思?中国古代社会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科学技术,但有着世代沿袭继承下来的身心修炼,这在古中国上层社会菁英人群中的普及程度,并不亚于当代的电脑普及程度,这个趋势是史载的春秋战国时期就开始的。修炼人对自然和人体生命活动的认识,远远比一般人高得多。古代皇帝身边的智囊人物,很多是有中国功夫修炼实践的人,岐伯、管仲、董仲书、诸葛亮、周瑜等不胜枚举。为此,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自然现象和人体现象之间的关系的认知,中国人远远走在世界之先。当代中国大陆的大多数人,思想中的中国传统文化意识越来越淡薄,这与中共为了自身利益这个低劣目的,几十年来把西方哲学的二元理念做为唯一的科学真理灌输给几代中国人(洗脑),使当代中国人把社会和自然、自然和人体都看成是二元的关系,还认为这是跟上了世界科学潮流,还以为这是合于科学理念的,忘却了老祖宗“天人合一”、“天人相应”的遗训。

人和动物区别之一在于,动物和自然的关系是纯粹的自然体和自然体的关系。人却不同,不但是一个自然体,而且还有社会属性。所以,人和自然界的关系不光是互相依存的关系,人还有了解自然这个任务。人对自然的观察和研究,是通过社会这个因素才能进行的。不管是个体的还是群体的了解自然、改造自然的行为,都是社会行为。比方说牛顿,他的思想是不是建立在前人(伽利略、开普勒)经验和成果之上?他的实验仪器是不是由别人制作供他使用的?不管从时间还是空间上说,人对自然的行为,都是一种社会行为。既如此,自然界的灾祸,是不是也和人的社会活动有关联?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表明,自然灾害有相当一部分是人类追求无节制的享受而破坏了自然界固有的平衡所致的,这样的自然灾害的属性,如果不归于社会性的灾祸(人破坏自然也是通过社会才得以相成的),还归于什么?

古代的皇帝称为“天子”,凡天下之灾祸,“天子”皆有责。他们虽然不明白以上所述的实质和理论,但他们至少是不敢妄想,也不敢忽视一点:天灾与人祸之间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虽没有这么多道理说清楚问题,但他们的行为直接说明他们心中早明白了什么。西方君主没有如此作为,无非是他们的传统文化中没有这个内容。而在中共体制内被中共洗脑术洗了多年脑的决定政策的人们中的大多数,虽然长着黄种脸,骨子里却早已西化,所以没有迹象显示,身为中国高层政治领导人,在天灾出现之际先反省自己的(社会性)行为,而和西方人一样,只是把天灾当作纯自然现象处理,是不是认为这就是“科学发展观”?是不是认为这才是坚持了“唯物主义”,这才是和“有神论”划清了界线?生活在21世纪的中共族人,思想还不及千百年前“封建时代”(中共用语)的君皇的觉悟。

中共党文化指向末日

“活摘”行径的文化背景是中共党文化,中共党文化可以说是集中外邪恶之大成的文化。“活摘”也算是中共党文化的最高体现。活摘的实质是带政治性的社会行为,是一部分有社会属性的人,通过社会这个因素,强制剥夺了另一部分人的社会性,将本来有着社会属性的那部分人,使其失去社会属性而成为自然物。这不得不说是中外历史上最邪恶的创举。按人类的理,这已不属于人做的事。在人口最多,国土排行第三的国度中,这罪恶行径至少持续了10年以上,这难道不会引起自然界的报应?这个世界没有末日还待何时?“活摘”的发生,固然是中共末日的象征,但是,如果全世界在这个巨大罪行发生如此多年之际还不醒悟,世界末日恐怕也不会为期太远。坊间流传的玛雅预言说地球有末日,还说可能在不久。如果真是如此,这个末日是否针对人类已经犯下了不可饶赦的“天条”?

听说700年前就有玛雅僧人预言,1992~2012这20年是地球的净化期和人类精神觉醒时期。眼看2012末就在前面,看看这20年来,谁是人类精神净化楷模的最大人群?是谁把做人修德的最高原则做为日常生活标准?谁是被中共施以活摘器官暴虐的最大人群?反过来说,中共的暴政施虐针对的是谁?针对了一大批正在以自己的生命捍卫“真、善、忍”理念,正在以自己行动无私地拯救人类的中国菁英!在这个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是非旦祸面前,你如果知道真相,你站在哪一方,为谁发声?如何行动,决定了你的精神质度。人的精神是人的生命活动的本质的体现。正因如此,精神质度就是影响人的生命活动的实质性因素。中共体制内决定政策的人们也逃脱不了这个宇宙自然界和人体生命运动的规律。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界正义力量在此时此刻公开揭露中共不齿于人的活摘器官的邪行恶道,说明人类还有希望,而中共只有末日的期待。

东方哲学的基本观点是“天人合一”。意为,宇宙自然界和人的精神是相同的一个存在,是同一个本质的存在。站在这一立场说,人类整体的精神状况若低落到一定程度,就会与宇宙本质的属性不相符、不相容。从目前人类对精神的理解水平来说,活摘行径的出现,是人类整体道德低落的一个表现,尽管这不能代表人类全体道德,只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无可赦之罪。但是,既然这事在这个星球上发生着,在这个星球的居民,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检讨这个罪行的发生之源。罪恶的真正源头,当然是代表着中共权钱一体、政经一体的一党利益之意识型态的中共党文化。但是,若没有西方国家的某些利益商人为了经济获益而向中共提供活体摘除器官的先进技术、药物和人员的培训;若没有西方利益集团在丰厚的经济利益面前对中国的恶劣人权状况睁眼闭眼;若没有在六四以后的这么多年,在中共至今还在公然否认六四之罪,公然镇压呼吁平反六四的良心人士的时期,西方利益集团为了自身的利益还不断给中共暴力政权输入金钱、输入技术,包括网路封锁技术,甚达30年之久,若不是西方自由世界养大了中共这只吃人的专制之虎,中共对人民的肆虐暴行、倒行逆施的程度还不至于达到现在这个无所顾忌、无以复加的地步!

中国成语“养虎遗患”的典故,远没有这个当代西方利益集团亲撰的“养虎遗患”的内容丰富。中国的政治现状恶化到今天,自由国家难道没有责任?对中国现状的了解、曝光、揭露和批判,并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搪塞外国记者时说的是“干涉内政”。人权无国界、道德无疆域。这不是内政。是世界的公共之政。对提倡真善忍理念的精神信仰人群实施群体性的灭绝政策,与纳粹德国的群体灭绝罪同属一个性质。我们可幸,当前世界各国的菁英已经开始曝光和揭露中共这个阴暗的行径,这说明人类整体的精神还在基本正常的底线上。

人通过社会和自然发生联系,社会是人与自然互相作用的媒介存在,人类社会与自然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人类目前的精神质度正在滑落,如此下去,人类之末日恐怕是回避不了,物质享受欲望正在导致人类的道德水平的急速下滑。只要看一看身边的人是如何热中于、投身于肉欲、物欲的享受,引来的后果,绝不会是精神质度的提升。人类整体精神质度的低落,意味着人类与所处的宇宙能量质度的距离越来越远、差异越来越大。当这个差异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人类和地球被宇宙自然界所淘汰,难可避之。到时的人类责怪谁去?近200年实证科学的发展给人带来的思想缺陷引发的后果,可能已经超出了绝大多人的想像。

然而,近20年来的世界各地出现了一群坚信真、善、忍是宇宙根本特性的精神修炼者。他们不但自己竭尽全力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还规劝相识的或素不相识的人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为什么?就是让我们人类的精神质度能够趋向宇宙能量的质度。如果全体人类都能这样做,对人类的益处不在话下。西方世界对中共活摘罪行的曝光的行动本身,就包含着对真善忍这个普世理念的认同和保护。人类还是有希望、有前程的。而中共暴政,凡是和真善忍有关的、凡是和法轮功有关的信息,至今还不敢对中国人民解除封锁。中共的行为不但是反政治、反道德、反社会和反人类的,而且是反自然、反宇宙的、反人体生命规律的。

(小标为编者所下)◇

本文转自297期【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2-10-23 4: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