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对当今时代的准确预言(132)

作者:明言
font print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第1纪第67首

英文:
The great famine which I sense approaching
will often turn (in various areas) then become universal.
It will be so vast and long lasting that (they) will grab
roots from the trees and children from the breast.

中文旧译:
我预感大饥馑的临近
它改变路径
随即覆灭世界全部
宽阔的地域永远荒芜
不久树木露出根部
孩子也被从乳房拉走

中文新译:
我感到了大饥荒的临近,
它在各地经常出现,然后成为了普遍的灾难;
饥荒的地域之广,历时之长,
连树根都被刨食,孩子也无奶哺育。

本诗是对世界最后时期各种异常变化的预言之一,预言特大大饥荒。

诺查丹玛斯一开始便直言不讳:“我预感大饥馑的临近。”看来他已被饥饿的惨状所触动,所以不愿隐约其词,这也许是想引起后人的注意吧!

第二行的“它”,现在的专家认为是指一种害虫,如蝗虫,或指一种农作物病毒。其实预言中的“它”是在神学意义上说的,就是“饥馑”,或者说是制造饥馑的惩罚人类罪恶的魔鬼。它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饥馑,因为饥馑就是它制造的。它覆盖了全世界,那就是世界性的大饥荒。所以,不从神学上,有时真的很难理解预言的真义。我们在读这本预言时,时刻要记住,不管我们自己信不信神,但预言家是深信不疑的。他的预言当然是按他的智慧来写的,而不是按现代人的无神论或进化论等思想来写的。

这个世界越是临近终结,人类的罪恶就越大,相应的灾难也就越大。人类如不能返回人类的本性,那真是很难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以上只是一般性的分析,最近有学者对本诗的预言做了具体的分析,认为本诗预言的是中国发生于1959-1961年间的特大饥馑。

本诗的第三句原文中的“uniuerselle”,原来的英文翻译意译为“wordwide”,现在把它还原为“universal”。

这首诗预言了中国在1958年到1961年间的大饥荒,这年的大饥荒活活饿死了将近4000千万中国人,是世界公认的人类历史上饿死人最多的一次。2007年中国大陆官方的《炎黄春秋》杂志中的文章也承认:“三年大跃进,饿死了三千七百五十万人,成为古今中外最大的暴政。”

但是,造成大饥荒的原因,很多年来一直没有被清楚地认识,其实并不是因为自然灾害,而是“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和“反右倾运动”造成了大饥荒,完全是“人祸”;有研究者指出,在大饥荒中3000万人的死亡是被蓄意造成的;今天,我们通过对《诸世纪》预言诗的破译,可以证明1958年到1961年间的大饥荒,完全是被蓄意造成的。

本诗的前两句“我感到了大饥荒的临近,它在各地经常出现,然后成为了普遍的灾难”,预言了在中国的50年代末,中国的饥荒“在各地经常出现”,然后发展,成了几乎席卷全国的大饥荒,“成为了普遍的灾难”。

中国的饥荒在50年代后期其实是每年“在各地经常出现”,每年都有饿死人的情况,这完全是当时的农村政策造成的。

为要建立起自己的军事工业,1953年,以军工为核心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其中军事开支和以军事工业为中心的重工业投资,占总开支的百分之六十一 ,而花在教育、文化、医疗卫生上的全部钱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可怜的百分之八点二;中国从苏联进口的企业称为“苏联援建项目”,都要靠出口食品和农产品来支付,这些东西全是从农民手里口里“节省”出来的。中国耕地只占世界百分之七,人口却占世界百分之二十二,食物向来匮乏,粮食传统上更是依赖进口。为了粮食出口,实际只能从老百姓的嘴里“夺食”。为此,制定了城乡差别极大的户口制度,用严格定量的办法,保证城市人口有基本食品;而农民就不给保障了,为了限制城市人口,农民不准搬进城里,不准进城找工作,他们被终身钉死在自己的村子里。对农产品制定了“统筹统销”政策,实际上是把农民的产品全部拿走,只留下维持生存和再生产的部分,而定的人均“口粮”标准,依据的是农村传统的“不饥不饱”的水准:四百斤,即使是这个标准也很少达到。美国人“韩素音”也承认在中国“一九六零年一个城市家庭主妇得到的每天营养是一千二百卡路里。”而当年德国纳粹的奥斯威集中营里,每人每天的配给食品标准是一千三百到一千七百卡路里,也就是说中国城市人口的粮食定量还不如纳粹集中营里的“奴隶”。(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