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对当今时代的准确预言(133)

作者:明言
font print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第1纪第67首

我感到了大饥荒的临近,
它在各地经常出现,然后成为了普遍的灾难;
饥荒的地域之广,历时之长,
连树根都被刨食,孩子也无奶哺育。

中国农民,即使在收成好的年份,也是“一年至少缺三个月的粮,全家是吃稀粥,煮点野菜,杂七杂八混吃一顿。”;可是不但每年出口大量粮食来换取军事工业项目,而且每年还无偿大量对外援助,这些援助往往相当于全国的文教文生投入。毛泽东很清楚农民在饿饭。一九五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他在一份报告上写道:“全国大约有百分之十的农户要遭春荒夏荒,缺乏口粮,甚至断炊”这种状况“年年如此”;一九五五年八月三日,他又批示道:“教育农民吃少点,吃稀一点,国家则要尽可能减少销售,以免在一般农民有粮季节吃得过多”。对于强征粮食的行为,有人请求“高抬贵手”,讲点“良心”,他却说“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是很没有良心哩!马克思主义是有那么凶哩!良心是不多哩!”,“良心少一点好。我们有些同志太仁慈,不厉害,就是说,不那么马克思主义。”

因此,即使在平常年景,不搞什么“大跃进”时,中国农村的饥荒也是“在各地经常出现”,全国饿死几十万人是不奇怪的。然而,饥荒在“大跃进”时达到了高潮,1958年底,各地出现大饥荒,到1959年初春,河北、山东、江苏、安徽等15个省发生春荒,其中河北、山东等5省严重缺粮,最后“成为了普遍的灾难”。

本诗后两句“饥荒的地域之广,历时之长,连树根都被刨食,孩子也无奶哺育。”则预言了中国大饥荒的“地域之广、历时之长”和情形之惨。

根据中国的官方数据:
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6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95万8千多人。

1960年,全国28个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72万多人。

1961年,全国各地区有1326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11万7千多人。

1962年,全国各地区有751万8千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107万8千多人。

4年里共计3千9百万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加上58年底饿死的人数,总共超过了4千万,而实际的情况很可能比统计要严重得多,比如张绒研究的结果,仅在1960年全国就饿死了二千二百万人。

对于几千万人饿死的大饥荒而言,“连树根都被刨食,孩子也无奶哺育”的情景那就是随处可见的,有人对那时的回忆“敢于想的办法均已想尽想绝。可以吃的以及不能吃的东西也已全部啃了、嚼了、吞下去了。榆树皮、杨树皮剥光了。柳树皮苦比黄连,也剥下来烤干磨成粉咽了下去。还有什么?荞麦皮点把火烧成灰,和在水里喝下去也管用,连棉絮也扒出来吃了。最后吃了荞衣,人肿得不成人样……”,听说当时人们最后能吃的东西就是泥土,一种叫“观音土”的泥土,吃进去肠子下坠,最后死掉。

在大饥荒里,许许多多的村户饿死得绝村绝户,仅在河南信阳地区,息县就有六百三十九个村子死绝,光山县死绝五千六百四十七户,固始县死绝三千四百二十四户;安徽凤阳全县死绝八千四百零四户……

可以这么说,1958年到1961年间的大饥荒,中国农民真是群体灭绝啊!(待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