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升级监控系统能遏制医患间的悲剧?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1月10日讯】近日,中国大陆某网站报导了一则有关北京多家医院准备在明年实行监控系统全面升级的消息。据悉,为了保障医护人员的安全,且鉴于以前的监控设备老化、故障频发,北京21家市属大医院将从明年起按照新标准和新方案在医院多方位布置监控点。在保护患者隐私的前提下,实现视频监控无死角,同时提高监控画面的清晰度。

读此新闻,看到背景资深的各大医院如此兴师动众,就连旁观者也颇感恐慌与不安。有着“白衣天使”盛名的医护人员、有着“救死扶伤”美誉的医疗机构,本应该给人带来生命的希望以及值得信赖的安全感、本应该因自身的积德积福而得到社会的尊敬与感恩,可为何今时今日却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似乎随时要准备应对来自外界的攻击和伤害?既然各大医院要大张旗鼓的改装监控系统,就足以说明医护人员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事件不可能只是某种短时间存在的偶然。因此,我们都十分好奇,且想一探究竟,到底是谁会对这些“白衣天使”充满了非伤害不可的愤怒和仇怨?

或许前不久发生的一起医生因手术纠纷被患者持刀捅伤后死亡的案例可以为我们拨云见日。而事实上,类似的“患者杀医”事件在中国大陆衍生的时间由来已久,且数量惊人。根据大陆某医疗网站的统计数据,2010年中国大陆医院的医患冲突案件高达17,243件,比5年前增加了7,000多件。另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2012年中国大陆共发生11起恶性伤医案件,涉及8个省市,造成35人伤亡,其中7人死亡,28人受伤。由此可见,医生与患者之间不可调和的恶劣关系是导致医生受伤、甚至被杀身亡的直接原因。

众所周知,人有生老病死,医患关系是一种不可回避的社会关系。按照常理,二者理应彼此尊重、相互信任,尤其对患者来说,医生更是救人扶危、救死扶伤的重要角色。从这个角度来看,患者在医生面前,很明显处在一种无力的弱势立场之上。他们总是会对眼前的这位精通医理、能治病救人的专业人士充满了极大的期待。既然是学有所成的医者,既然是被权威部门认定为具有从医资格的专业人士,无论是给病人开错了药方,还是手术中出现或轻或重的事故,都应该被定义为“失职”。更何况有些医疗事故的确是由于医生自身的疏忽大意和轻视、怠慢的态度所导致,就更加应该追究其“失职”、“失责”的过失行为。

这些要求并非是对圣人提出的高标准、高要求,而是对医生职责本分的一种客观描述。事实上,选择面对鲜活生命的医生,其本身就已经与一般的普通人有着极大的不同。古时的从医者常常告诫自己,大夫若不认真对待病人的生命,就与杀人犯无异。因此,人为制造医疗事故的医生不管是从专业技能,还是从行医态度上来说,都应该首先承认错误,勇于承担自身无法成功救治病人的责任,同时妥善的处理医患关系、实现真诚的沟通与抚慰,并尽量的弥补患者在事故中所遭受的损失。中国人历来认为“有因有果”,如果医生在第一次面对病患的时候,就本着一丝不苟、尊重生命的态度,那么出现事故的可能性就会降至最低。如果在不慎或不幸的酿造了医疗事故后,能同样本着尊重生命的态度做好一切后续的工作和安排,那么,医疗纠纷的发生率,甚至纠纷恶化,出现伤人事件的几率也会降到最低。

照此分析下来,我们就能发现,一切问题得以善解的源头在从医人员,尤其是在医生自己身上。不得不说,怀着仁心的医者仍然大有人在。只是立足于中共治下的听命于官方授意的各大公立医院,从医者大多有着身不由己的苦衷。他们身处在一切以实现经济利益为先,而非从专业技能以及职业操守、道德意识上来评判的考核系统之中,不甘落于人后的某种竞争意识或某种事业的进取心促使他们必须完全遵守、适应、同化着一种“赚钱大于治病”的畸形规则和心态。可见,真正的罪魁祸首只在于规则的制定者,而非制度下的求生者。

因此,如果说医生真的是受害者,那么加害于医生的并非是我们表面看到的那些持刀行凶的患者,他们的方式尽管极端,但遭受不公与巨大损失的境遇也让我们看到了“事出有因”的一面;而真正的加害者、只图私利、不计后果的邪恶之徒便是将医生沦为牟利工具、将病患沦为洗劫对像的独裁者。对于这些独裁专制的规则制定者来说,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根本不会考虑医生与病患在利益的驱使下将会演绎出怎样的悲剧。

如此,无论安装多么先进的监控设备,终究也无法遏制由制度酿造的悲剧。患者遭遇了不公却被推卸责任、遭受了损失却不被重视,甚至被漠视。于是,心里充满仇怨的他们便只能将矛头指向医生。试问,在绝望的情境下、在拚死复仇的决心下,有谁还会在意是否被摄像头监控?有谁还会惧怕杀人后“以命抵命”的后果?可想而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大抵就是这个状态吧!

评论
2013-11-10 2: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