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关乐:柏林墙的影子怎么被拖得那么长?

关乐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1月25日讯】慢拖紧赶,左挑右选,中共三中全会开幕日,最终选择了11月9日,这个柏林墙倒塌二十四周年纪念日。怎么又这么巧?天在灭它。人算怎么能跳得出天的算盘呢!遗憾的是,对于中共岌岌可危的命运,西方不少人还浑然不觉,没看出来,有的尽管有所察觉,或者感到其局势不妙,却也还照样忙在与中共“共同富裕”的道路上,帮着它苟延残喘呢。其中,包括某些曾参与和支持推倒柏林墙的人。

据看中国报导,德国合唱团“向中国下跪”(如果非这样说,准确些,应该说是“向中共下跪”)被连番炮轰:德国历史最悠久(已有七百年历史)、享誉世界的童声合唱团“德勒斯登圣十字合唱团”(Dresdner Kreuzchor),受邀参与第十五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校园行活动(该团自一九九二年开始国际巡演以来,首度造访中国)。从十月三十日起,巡演北京、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在其经纪商建议下,因担心中方刁难,自动取消了原订曲目中的一首十八世纪赞颂自由的歌曲“思想是自由的(Die Gedanken sindfrei)”,而这首无法在中国自由呈现的歌曲,却正是其拿手曲目。一九四二年,反希特勒的自由派人士罗伯特.修尔(Robert Scholl)被囚禁在狱中时,他的女儿苏菲就在监狱墙外用笛子哀伤地吹奏过这首歌曲。德国媒体指出,没有任何一首歌曲可以像这首一样,表达德国人对自由的渴望、对极权恐怖的唾弃与追求自决的向往。

因此,德勒斯登圣十字合唱团这趟原被看好的中国首行,成了在国内被强烈指责让文化屈服于政治的范例。在北京演出后,在德国国内被连番炮轰,激烈的抨击甚至来自德国音乐委员会本身,认为该团负责人“向中国下跪,屈服于威权”。德音秘书长赫普纳(Hoeppner)更公开表示,“自由是不容许谈判的,在文化领域更应该坚持如此”。德国“世界报”指责该团没有坚持,反而在行前就决定拿掉这首歌曲,根本是“背叛自己原有的价值”,科普的决定只有让该团形象受损,毫无正面意义。

然而,因接受那个经纪人建议而成为被抨击焦点的合唱团团长彼得.科普(Peter Kopp),却认为自己遭不公平指控。不管彼得.科普团长有意无意,自觉与否,使他感到委屈的原因无非三条:

一条是衡量标准变了,道德标准下滑了,为人做事的原则底线降低了。正所谓:

酒不醉人人自醉,
花不迷人人自迷。
醉在酒中不觉醉,
迷在花丛不知迷。

针对此事,有人山寨了一把那首西方名诗:

民主人权贵,
自由价最高。
再给添五毛,
三者皆可抛!

这诗可能损了点儿,太刻薄,但也不失尖锐,因为问题本来就是非常尖锐的。“民主”、“人权”、“自由”,本来神圣不可侵犯,于今好像全贬值了,甚或也都可以典当,可以变现了,而且价格都可以随行就市了。

另一条是“给钱给谁都推磨”似乎业已成为一条约定俗成、心照不宣的国际交往潜规则:反正现在大家都这样,也就别管那么多,别再那么较真了。由于被取消的歌曲“思想是自由的(Die Gedanken sind frei)”本身与“自由”关系特别直接,引起的批评更猛烈、更尖锐、更集中,而问题并不限于德勒斯登圣十字合唱团一家。此前,据大纪元报导,十月十二号到二十六号,分别在中国北京、成都、深圳和沈阳四个城市举行的第一届德国电影节放映了十几部德国影片中,德国最著名的、代表德国历史性招牌的两部电影(一九七九年拍摄,一九八零年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影片《铁皮鼓》,二零零七年摄制,德国第三次获得奥斯卡大奖,描述东德共产党社会秘密警察对民众监视迫害的影片《他人的生活》),也因被“中国(中共)严格的新闻审查”而未能上映。电影节因而蒙上阴影,再次成为德文媒体的第一关注焦点。

可是,问题也正在这儿。大家都这样,并构不成正当的理由。“法不责众”,那只是人对过于糟糕的局面无计可施、无可奈何的绝望妄说,它并不是主的话,主也没有认可。圣者有云“人不治天治”。

第三条是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校园行活动和电影节这类文化活动不是孤立的,而不外是所谓中(共)德全面交流的一部分,并且只是从属部分。而这种整体布局框架的设计理念,实际上是邪恶的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那套东西,历史唯物论那套东西,即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服从经济基础的歪理邪说,它也正是柏林墙的理论基础和设计理念。从这个意义上说,这表明柏林墙的阴影还在起著作用,柏林墙的碎渣无形之中已潜移默化为人们的“脑血栓”。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其实,问题并非德国独有,这在西方相当普遍。今年四月,奥斯卡获奖影片《被解救的姜戈》在上映后被叫停,删减部分镜头后于五月份复映。大陆目前已经成为好莱坞电影的最大海外市场。仅在去年,美国电影在大陆的票房飙升了36%,达27亿美元。媒体指,瞅着利润丰厚的大陆市场,好莱坞也涎水难抑,也不得不向中共文化审查部门低头和屈膝,包括《钢铁侠》等在大陆上映时都进行了内容上的阉割性删减。

可见,柏林墙倒掉了,它在某些人们头脑中留下的阴影还残存着,并且被中共巧妙地在市场中拖长了、放大了、加黑了。反过来说,在天灭中共这个人类公害的今天,助天灭魔,是全球的责任。对西方而言,尤其是前红色国度的人,也面临这一个学习九评、从新认识共产党这个邪灵,彻底看清中共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点问题,也有个自我救赎的问题,有个自我反省、向善归正的问题。

说穿了,有意无意也好,半推半就也好,那些西人之所以上了中共的圈套,“一片倒”在了这个大淫妇的床上,无非就是因为贪心掉到钱眼里了,同时原有的反共神圣同盟在无形之中被它分化瓦解了,被各个击破了,因而在中共的”贪战”中当了俘虏。

但是,也并非都随大溜了。据大纪元近日报导,10月29日,芝加哥大学人类学杰出名誉退休教授马歇尔.萨林斯(Marshall Sahlins)在美国百年老字号周刊《国家》杂志上发表了万言文章,揭露孔子学院受中共政治局领导对所在西方大学的学术话语进行控制,而美国大学成为同谋,但是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遭遇抵制。孔子学院禁止谈论天安门屠杀、被列入黑名单的作家、人权、监禁异议人士、民主运动、货币操纵、环境污染和维吾尔自治运动等话题。最近,中共政府领导人明确禁止在中国大学课堂讨论七个话题,包括普世价值、新闻自由、中共的历史错误,这是让地方官员“了解西方思想理论构成的危险”的指示的一部分。通常,这些话题也不能在孔子学院自由探究。而加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的公立中小学,拒绝了孔子学院的课堂计划。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因为孔子学院跟教师的合同禁止法轮功信仰而被投诉到安省人权法庭,最终跟孔子学院解除合作。

其实,西方有些人不光被钱迷住了,也被中共唬住了。到底谁怕谁呀?中共这个政教合一的邪教加流氓,手里没有真理,以普世价值为敌,因为它最怕普世价值。事实上,它之所以残酷镇压法轮功,完全是出于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恐惧。同样,它在同西方的所谓交流中之所以设置那么多限制,完全是出于对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的恐惧。西方对于自己的这些根本,无论是被动放弃,还是自动放弃,都不仅是助纣为虐,也无异于自宫、自杀。而若真的正常发挥这一优势,中共它真的害怕,真的没辙。柏林墙就这么倒的。怎么就忘了呢?而今天在灭它,除恶救善,为了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西方也该醒了。

评论
2013-11-25 1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