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百忍”的故事

作者 : 林广
font print 人气: 124
【字号】    
   标签: tags:

邻村有位姓张的老人,向人讲述了他家往上第十六代祖先“张百忍”的故事。

这位“张百忍”,家住省城,是一名医生。他除了行医,另外还经营着车马运输,布匹绸缎,金银珠宝等许多生意。他的各种店铺占据着西关整个一条街的两边,是家大富豪,钱财广盛。而他也是富而有德,乐善好施,最能救济穷人。是一位品行高尚之人。

张百忍之所以被人称作“张百忍”,是因为他在生活中最能忍受常人难忍之事。他曾发愿要在他有生之年忍够一百件人所不能忍之事。而事实上,他也在生活中实践着自己的诺言,遇事忍让,不与人争,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多年来,已经忍够了九十九件在别人看来难以忍受的事,再差一件,便满够百数,功德圆满了。

他的这种善行和义举,被当地一位高人获悉,那高人对他说,你的德行感动了上天,你将面临一道“坎”,若能跨过去,后福无穷。

张百忍听了,也并未太在意,心里想,为善助人是我的本分,我已经成功经历过那么多的磨折,难道还有什么事是我所不能忍受的吗?

这一天,张百忍的孙子要结婚娶妻。所以请了许多显贵豪绅和亲朋好友来他家做客,并大摆宴席盛情款待他们。

时至中午,家人来报,说门上有位老叫花非要进来,挡也挡不住。张百忍听了便说:“你们别难为他,好好地给他饭菜,让他吃饱了离去。”

家人出去后,接着又进来对他说,这个老叫花好不晓事,给他饭菜也不吃,说非要进来和大家一起坐在席上吃。

张百忍一听,虽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答应了,让家人去请这位叫花子进来坐席。

那老叫花进来了,一身百衲衣,又脏又破。左手端着一只碗,右手提着一根木棍。只见他走到张百忍的跟前说:“谢谢员外的雅量。听说贵府令孙今日大喜,老叫花专程前来道喜。”

张百忍赶紧抱拳:“多谢多谢。”

“只是老叫花还有个不情之请,可否让我和你家最尊贵的客人坐在一个席上用饭?”

张百忍听了,心中稍稍有些犹豫,但随即便痛快答应了。

他领着老叫花来到客厅主席旁,双手抱拳团团一揖说:“各位贵客嘉宾,今日家孙完婚,大家盛情前来祝贺,张某不胜感激。我身边这位老人刚刚才到,说是要和大家同席用餐,请各位不要见怪,勉为其难腾出下位让他坐下吧。”

谁知那位乞丐听了张百忍的话说:“不是下位,我要坐上席主位。”

张百忍说:“这位老人家,你为什么非要坐在上位呢?须知这里坐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哪。”

那老叫花一听便说:“亏你还被人称作大善人,竟然有这等强的分别心。衣着光鲜,并不代表道德高尚;穿戴破旧,不能就认为品行低劣。你做事可要三思而后行呀。”

张百忍听了乞丐的话,心中一动,心说这乞丐说的对。我既然声称要忍够百件难事,怎么今天这么一件小事就做不好呢。

想到这里,他便赶紧抱拳向乞丐陪罪,又转身对众宾客再三道歉说明,请大家一定看在他的面子上,别计较这位老人。

于是大家也再未说什么,就让这位乞丐坐了上席。

谁知这位乞丐在用餐期间伸着筷子在各个菜盘里翻过来挑过去,东搛一片菜,西夹一块肉,自己不好好吃,弄得大家也吃不好。

张百忍看他这样,心里越发告诫自己:他越是胡闹,我越要忍耐。酒席过后,众宾客纷纷告辞离去。可那老乞丐仍然坐在桌前不走。

张百忍走上前去对那乞丐说:“老人家,现在你相必已酒足饭饱了,可否请您挪挪身子到院里走走,让他们收拾桌子。我看天色已晚,莫若今夜就在我家住下,和厨房的师傅们睡在一处,你看可好?”

那乞丐说:“不好!虽然我是一个讨饭之人,可你也不能就让我睡在厨下那么差劲的地方吧,总得选个好一点的地方才对。”

“那你想睡在什么地方?”
“我嘛,我要睡在你家最好最舒服的房中。”

“行行行,那你就睡在客房里吧。”

“客房我不睡,客房冷冷清清,我不习惯。”

“我家客房那可是最好的房间。再没有比它更好的了。”

“有。你家孙儿今晚的新房肯定布置收拾得最好最舒适了,我就睡那里,让你家新郎到别处睡去。”

“什么?你你你……”

老乞丐此语一出,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大家都想,这老叫花也太放肆了。今日大喜的日子,他竟敢说出这种话来。

不料那乞丐却一脸严肃地说:“我可不是说笑,是真的。”

张百忍听了,脸上挂不住不说,心里可真就有点忍不住了:“老人家,我尊你是一位老人,所以事事礼让,想不到你竟然说出这等无礼的话来,你叫我如何对你。”

“我只说睡在新房之中,并没什么企图。你干嘛就对我老头子急。看来你这‘张百忍’之名也是虚假不实的了。快些早早改名为‘张不忍’算了。”

张百忍见这乞丐如此说,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在地上转来转去,内心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过一会儿,他终于咬一咬牙,对那乞丐说:“好吧,我就让你睡在新房当中。只不过我同意,家里人不一定同意,特别是一对新人还要同意。”

那乞丐说:“那就要看你的能耐大小了。”

张百忍只得硬着头皮去劝说家人和新婚的孙儿孙媳。

等他来到后面如此这般把事情对大家一说,孙儿首先就炸了:“不行!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绝对不行!”

其他人也认为这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传出去名声实在不好听。

张百忍赶紧劝说大家:“我观那老乞丐有些来历。不过他年事已高,谅他也不会胡来。况且他自说只是要睡在新房中,绝不会去做有违礼数的事。我们可在新房外布置些人手守着,如果里面有什么异动,孙媳妇儿你一叫,大家立刻进去抢救,料也无事。”

孙儿孙媳听了,认为从道理上说,爷爷的话不错。况且爷爷一生善良,重信守义,被尊为德高望重、家教严谨之人。我们做儿孙的,应该继承他的这些优美品德。他所说的防范措施安排,想想倒也周密,不妨就答应了吧。就让爷爷完成心愿,了却他的百忍之愿吧。

说通了家人,张百忍就来到前厅去见乞丐,对他说了情况,并请他去新房就寝。那老叫花笑了一笑,摇摇摆摆地跟在张百忍身后,来到新房当中就睡下了。

张百忍的孙儿提心吊胆,整整一夜都在担惊受怕。好在一夜无事,不觉天就亮了。

张百忍急忙和孙儿等家人一起来到新房门外。孙媳妇儿早就在房中等候着,等他们刚一叫,她就打开了房门。

几个人往炕上一看,只见那乞丐仍然在一边蒙头睡着,声息全无,一动也不动。

新郎悄悄问媳妇儿:“昨晚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新媳妇说:“可吓死我了。昨晚我连一眼也没眨,一直坐到了天亮。幸好这老叫花自从睡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身子。”

张百忍听了,才出了一口长气,心说总算过去了。

于是上前喊了几声,打算让这乞丐起床后吃早饭,然后打发他走路。

不料连喊之下,那乞丐并不应声,也不动。张百忍只得伸手去掀他的被子,可是一掀之下,竟然被下面一道射出来的金光刺得连眼睛也睁不开了。

定睛看时,不由大吃一惊,只见被子下面炕上睡着的哪里是什么乞丐,竟然是一尊用黄金铸就的塑像!

再仔细看时,发现这塑像和庙里供着的太白金星一模一样。金身的胸前还有字,却是一副对联:一勤天下无难事,百忍堂中有太和。

张百忍这才明白,原来这老叫花却是巡天御使太白金星下凡前来考验我的。

哇,这件事一下子传遍了整个省城,乃至周边地区。

人们在极度佩服张百忍的同时,也深深感受到了神的伟大恩泽,相信了善恶有报的真实不虚和行善积德的美好意义。

张百忍也很高兴,他一如既往的坚持奉行着高尚的品德,更加坚定不移地遵循实践着真诚忍让的诺言。他将那尊太白金星的金身修了一座大殿供在里面,又另铸了一口大钟,上面请人详细撰文镌刻了这件事的始末因由,悬挂起来。

这口钟,即被叫做“太和钟”,大殿被称作“太和殿”。张百忍也因此广受人们的敬仰爱戴。“张百忍”的名字也在当地世代流传。他的后人们,世代铭记着祖先忍让为先的做人准则,享受着因此而带来的快乐幸福。

时至今日,流散在各地的张家子孙,每逢过年,必定家家都在主房门口写着一副相同的对联:

一勤天下无难事
百忍堂中有太和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熹字元晦,号晦庵、考亭先生,南宋时徽州婺源(今江西省婺源)人。十九岁进士及第,曾任荆湖南路安抚使,仕至宝文阁待制,力主抗金,恤民省赋,不畏权贵。他学识渊博,对儒学、史学、文学、佛学、道学等都有研究,著作颇丰,以弘扬道统思想为己任,强化“三纲五常”,一生热心于教育,无论身在何地都孜孜不倦地授徒讲学,是孔子、孟子以来的儒家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世称朱子。
  • 尧治国,推行的是天地之大道。而天地不言,其大道世人不明,又如何遵行?于是帝尧把推算制定历法作为国家最重要的头等大事,把不易被世人觉察的天道规律变成能够遵从躬行历法节令,让历法节令融入人们的言行视听之中,成为人人自觉遵行的心法约束。
  • 子胥,春秋末期楚国人,吴国大夫、军事家、谋略家。
  • 郁氏将近山脚的时候,听到附近传来一阵哭泣声,郁氏让轿夫停下来,派人寻找,结果......
  • 冰,号启玄子,曾任唐代太仆令,又称“王太仆”,相传在世时间有八十余年。王冰弱龄慕道,笃好养生,酷嗜医学,在其著作《玄珠密语》中提到:“余少精悟道,苦志文儒……乃专心问道,执志求贤,得遇玄朱,乃师事之。”他自号启玄子,就是因“起问于玄珠子”之故。王冰最大的成就,一是注释《黄帝内经.素问》,再来是补入其中已遗失的篇章——七篇大论。
  • (shown)神韵三大艺术团目前均在北美地区演巡回演出,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大环境下,继2012年神韵北美各大城市频现观众场场爆满、高价票走俏的舞台艺术奇迹后,2013年神韵在北美演出票房连创爆满佳绩。
  • 《尚书.尧典》记述帝尧治国,非常简略。主要记载了帝尧制定历法节令及其选贤任能、公开选拔考察帝位继承人的两件事迹。记述虽简,然其治国大义却赫然昭示其中,垂教后世数千年而不衰。
  • 代的王安石写过一篇文章《同学一首别子固》,内容是讲:江南有一位贤人,姓曾名巩,字子固。他不是现在一般人所说的那种贤人。我敬慕他,并和他交朋友。淮南有一位贤人,姓孙名侔,字正之,他也不是现在一般人所说的那种贤人。我敬慕他,也和他交朋友。
  • 朝末年,大明朝开国军师刘伯温的好友宇文谅,在少年时就品学兼优、修养有素。到青年时出落得仪表不俗、俊秀文雅,犹如天上的金童临凡、前朝的的潘安转世。非但如此,尤为突出的是才华出众、德昭日月。最令人佩服的是他不欺暗室、守身如玉,全人名节、守口如瓶。称得上是一个出奇的真君子,超群的大丈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