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士:北京特色 围栏 + 围墙

人气 5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7月25日讯】已经是好久好久没有去天安门和天安门广场了,上次在天安门广场漫步是哪一年,已经记不清了。

不久前和一些老朋友聚会,其中一位算是“老北京人”了,更准确些是“共和国的同龄人”,而且过去还曾经生活在离天安门不远之处的红墙内,惊叹地说,“你们有多久没去过天安门广场了?知道吗?现在天安门广场围了个严严实实,进入广场,要经过至少2道‘安检’,广场上防暴员警和特警的车辆一个角上一辆。当年‘四.五’运动和89年,都没有那么警备,我瞧怎么现在北京的有关部门就那么没有自信了呢?。”我听了也觉得有点新鲜,但已经不觉得奇怪了。当年上下班每天都得骑车穿过天安门广场,夏天晚上偶尔到广场纳凉,就连“相亲”会女朋友,也是“广场上见”,看来那种轻松的场景已经成为了历史和美好的回忆。

最近流行一个段子,其中就有一句“天安门,一个可以仰望而不能靠近的地方”,没有到过北京的人可能闹不明白,而北京人都知道是说什么。北京有很多特色,有传统的,也有新的。北京在变,从一个古老文明有着丰富文化传统且也落后的城市,向先进的国际大都市变。

如果把一个从未到过中国的美国人在他入夜熟睡时“一夜间”突然“空降”在北京,他第二天早上醒来睁开眼时,很可能不会马上看出这是美国的某一个城市还是五千年文明古国中国的首都。许多人说,中国的城市和美国的城市的共同点越来越多,方方块块的高楼大厦和玻璃幕墙……

一篇国外媒体的文章如此调侃:一位老外在北京老城区某处拿着一张过时的北京市地图向路边的一位老太太问地图上的某胡同在哪,老太太说“拆了!拆那。”。不懂中文的老外听了有点纳闷,说“我知道这是在China。”……。这个笑话说的可能过于夸张,China=“拆了”的发音差了去了,但北京拆得已经不成老北京的样子了,却不假。

中国城市在高速扩张发展的同时,拆了的包括了那些不可弥补的自己民族的传统和特色,这是万分可惜的。1949年以后的北京城市建筑和建设,不断受到外来的强势影响,似乎连建筑都与中国对外关系发展道路的变化“与时俱进”。50、60年代的“十大建筑”,如今还“健在”,看看“广电大楼”、“军博”、“北展”、“民族宫”和“北京站”等等,显然是受苏联建筑风格的影响。改革开放后与西方国家大力发展关系了,如今的建筑颇受美国及西方现代建筑的影响。唯独,北京自己固有和传统的东西,得不到发扬光大。不管是受苏联还是美国建筑和设计的影响,在我看来,只要不是自己民族的,不管什么主义的,统统都是“西化”!

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怪外来的影响,北京如今也还有一些具有自己特色的东西,倒也是满城都看得到,也明显区别与外国的大都市,比如说北京特有的“围栏”和“围墙”。

围栏:

北京(街道上)的围栏(杆)总共有多少有多长,可能没有人说的清楚。我敢说,北京的围栏的长度肯定是“世界之最”。不但街道两边有,马路中间也有,以天安门为中心的十里长街及其延长,东至通州,西至石景山,一路的围栏。与东西长安街并行的前三门大街、平安大道,还有南北走向的主要大街干道,以及二环、三环、乃至四环路等等,处处是围栏。围栏已经成为北京城一个“亮丽”的“景观”。如今连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和国家博物馆也都在围栏之内了,甚至不止一圈围栏。过去可以走得很近的人民大会堂,如今只能远处眺望。

这使我联想到,美国的纽约市发生过911恐怖攻击,英国的伦敦市发生过地铁的恐怖攻击,而这2个城市的地铁至今都没有设“安检”。而北京没有发生过恐怖攻击,但却是世界上唯一在所有地铁入口都设立了“安检”的城市。

只要到世界上其它各个国家的首都和主要大城市走走,就能感觉,看不到有多少有围栏的街道,围栏基本是难得一见。有人会说,中国人素质太低,现在车辆太多,中国人太多,北京不建围栏就乱套了,建围栏是不得而已。要说人多和人口密度,纽约恐怕不比北京少,要说车辆,纽约和芝加哥也不比北京少,可是,这2个知名的国际大都市,你很少见公共场合有围栏。有大型公共活动时,员警临时设立围栏甚至“刺马”,但也仅是一时。

围栏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它最简单和基本的作用就是“把人给隔开”。安全问题的解决不是安装围栏就能解决的。不管什么借口和原因,围栏不是一个好东西,当它成为一个城市的景观甚至是标志时,那就很糟糕了。

我还是更喜欢和怀念过去那个没有围栏的北京!

围墙:

北京有了新的绰号“堵都”。有人把北京交通拥堵的“罪过”,甚至雾霾的“责任”都推到了汽车的身上,怪罪于车多。我说怪不得汽车,归罪于汽车对本来就不发达的中国汽车工业也不公平。北京成为“堵都”的原因不在汽车,而在于围墙。

北京车多吗?不算多。与美国任何一个大城市比一比,北京的汽车真不算多。美国人口现在是3.1亿多,拥有的机动车有近3亿辆;美国最大的城市是纽约,人口800万,纽约大都市地区(tri-state area三州相交处)的人口则超过1,500万人,车辆据说超过1千万辆;大洛杉矶和大芝加哥地区情况基本一样。我1986年第一次到美国芝加哥时,听芝加哥人介绍说大芝加哥地区的人口是800万,而汽车的数量那时就超过了500万辆。什么概念?平均2人1.5辆车。据说北京现有机动车的数量是大约500万辆,人口超过1,800万人,这样的话,平均下来也是近4人1辆车,而且还包括了那么多的公车。而从面积上讲,北京行政区的总面积,比美国的哪一个城市都大。美国也堵车,但不象北京那么邪乎,北京现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导致北京堵车的根本原因是北京的围墙太多。该拆的没拆,不该拆的倒是拆了不少。

已经不记得北京的老城墙是何时以及如何开始拆除的了,只记得1971年9月份我第一次从部队回北京探亲,常常骑车从在三里河的家穿过劈柴胡同去西单商场,要经过现在的西二环这块地段,那正是原来老北京城墙的遗址。当时正在修地铁,施工是由当时的“基建工程兵”承担的(全部集体专业变成了北京“城建集团公司”了),采用的施工法不是象现在这样的地下挖掘,而是把城墙给拆了,从地面挖开。每次经过这里,都要下车推着自行车过去,满地的尘土,钢筋水泥浇灌的环线地铁暴露无疑。那时复兴门立交桥正在施工,行人是过不去的,围板挡住了人们的视线。那个时候可能就是北京城墙彻底毁灭的日子。

老北京的城墙是拆掉了,但是北京并没有因为老城墙的消失而少了围墙,而是越来越多了,解放后的比解放前的盖得多。北京城胡同里大大小小的各种四合院的围墙就别说了,过去是王公老爷们的宅邸,现在只要是保留好的,住的仍是当今的达官贵人。

你瞧,故宫的围墙依旧,那是值得保存。中南海的围墙红又高,与北海公园相隔的那座桥上下的高铁栏杆是70年代以后才安上的;大大小小的中央机关、军队大院和北京市政府各单位,哪个没有围墙,就是中央各部委和北京各个区、局机关后来新建了临街办公大楼,也得盖个围墙不可。东长安街上的公安部大楼盖得本来就很雄伟,前面还得加个围墙。

如今遍地开花的“住宅社区”,本来都是楼房,也都盖了围墙,不管是在老城区还是在郊区,哪怕五环、六环外。就所谓的“别墅”区,这些在国外被称为“单家庭房”(singlefamily house)到处都是的建筑,到了中国,即使所在的社区不盖围墙,恐怕业主也会自己加盖了。就是这些形形色色的机关单位大院加住宅社区“小院”的围墙,分割了北京本来应该修建畅通的街道和马路。喏大的北京,长安街一线从大北窑到公主坟(东三环至西三环),有几个街区?有几个十字路口行车是可以左拐的?在国外,大公司总部大多迁往了郊区发展,而在北京本来分布在各个角落的央企总部,如今财大气粗,几乎全都挤进到二环内及附近凑热闹。北京不堵才怪!

北京的围墙大概也算是“世界之最”吧,就不算那个“伟大的墙”长城了。

如果说外国的城市规划和建设体现了开放社会的特点,那么以北京为代表的中国城市规划和建设,可以说还没有摆脱封闭社会的特色。

1990年北京亚运会之后,芝加哥的一位老朋友到北京访问。这位老美每年都自费来北京一两次,因为他喜欢中国,在芝加哥戴利市长(MayorDaley)任职初期还被聘为芝加哥市政府的文化和友好城市办公室的顾问。通过外交途径,我安排他拜访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张百发。他之所以要见张百发是因为张百发是管北京市城建的,他想向北京市政府送一本有关芝加哥城市规划百年历史详细介绍的历史书籍,而且是一本影本,来自于他时任负责芝加哥城市规划的局长朋友。他希望北京从芝加哥市的百年规划中能借鉴点东西,因为芝加哥是世界闻名的在建筑和规划方面做的很好的城市,学建筑的没有不去芝加哥的。会见结束了,书也赠送了,但是,这本书恐怕也早不知塞到哪个抽屉或柜子里了,反正北京城的市政规划和街道建设看不到一点受以芝加哥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城市规划的科学理念的影响。

北京是老城市,罗马、巴黎、伦敦也是。看看罗马,那些历史废墟和老城墙的断垣横壁,依然保存在现代城市的建筑物中,一样协调中看,并不失其美色。巴黎街道的石块路面并没有被现代得水泥柏油所替代,反而让人更感亲切。

如果说北京市的现代化进程无可厚非,那么是不是现代化就一定意味着其独特的文化传统和古城绝景不断甚至迅速地被抛弃和毁灭是必然的或者必要的?如今绝大多数人肯定是持否定看法的。现代化与传统并存共处,是完全做得到的,也是必须的。到过伦敦、巴黎、罗马的中国人都会发现,保持传统和实现现代化并不矛盾。1949年以后,北京古城的逐渐消亡,是中国文明史上乃至世界文明史的一大遗憾。看着今天这个消亡过程还在继续,无可挽回,老北京人和有识之士无限惆怅和悲哀。面对越来越多围栏和围墙的北京,有点“惨不忍睹”。我们要对北京城市的历届当政者和管理者说,落实和坚持城市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吧,否则将来你们一定会背历史的骂名。

围栏加围墙成为北京的新特色,这种特色反映出官与民越离越远,围栏和围墙隔开的是群众,阻碍着群众路线的实践,导致的是封闭的思想。呜呼,围墙和围栏!

2013-07-25于崖畔书屋

附贴一流行段子:

现转帖朋友发来的一个“调侃北京”的段子如下,但声明段子内容不代表本人观点,纯系开心一笑而已。

《调侃北京》

天安门,一个只能仰望不能靠近的地方。
王府井,一个杂牌横行,名牌遍地的金钱屠宰场。
西单,一个外贸尾单,非主流的横行地。
金融街,一个到处是金库和银行的资本胡同。
前门,一个北京人从不去,外地人遍地跑的地方。
新街口,小店里的各种安逸却每年都在赔钱。
金宝街,一个宾士宝马都不好意思停车的地方。
秀水街,一个宰不动老外宰国人的大市场。
簋街,一个到处卖麻辣小龙虾和大闸蟹的24小时大食堂。
国贸CBD,一个每天看高楼大厦的绝佳地盘。
三里屯,一个看白皮鬼和黑猩猩的穷人俱乐部。
工体路,一个十点以后灯火辉煌的噪音聚集地。
动物园,一个没人看动物都去上货的批发地。
中关村,到处是骇客白客的(IT)挨踢人士。
蓝色港湾,发展不起来的世外桃源。
798工厂,到处显示着裸体艺术和后现代主义的哈雷帮。
西直门桥,北京人不会走,外地人不敢上的坑爹坑妈坑车桥。
五道口,国际一夜情学院。
奥运村,无人去的全民健身俱乐部。
望京,被高丽棒子侵占的13区。
通州,早出晚归的超大号睡城。
天通苑,亚洲最大的住宅社区。
五棵松,人际稀少的摆摊场所。
后现代城,五线演员模特歌手聚集区。
怀柔,民房变别墅的城管大队。
菜户营,到处是兼职学生妹的发源地。
东单,马路旁都没床位的协和领地。
传媒大学,煎饼果子满地摆,租房广告满天飞。
南锣鼓巷,自以为很时尚的女优聚集胡同。
花乡桥,到处都是翻新车。
香山,北京最多、全国最少的红叶林。
黄村,高速旁的北京穷人区。
中南海,带城墙的超大游泳池。
北京,一个外国人觉得神秘又现实的帝都。
北京,一个外地人觉得厌恶又向往的帝都。
北京,一个北京人觉得无奈又自豪的帝都。
北京,一个穷人不敢来,富人不想走的帝都。
北京,一个到处是虚情假意让你无法不孤单的帝都,你决定来了嘛!你决定走了嘛!

──转自作者博客

相关新闻
北京接连出大事 安检升级 超市禁售刀具
中国媒体人称“重庆传达薄熙来罪状的中央文件”
英媒:中共当局面对的最致命问题
组图:北京天空惊现巨大日晕 持续约半小时
最热视频
【胡乃文开讲】脾好免疫力就好 中医穴道饮食健脾 护肤又排湿
【新闻看点】美透露制裁新法 北京为何强夺香港
【思想领袖】华为起家与非对称混合战
【新闻第一现场】美不再承认港自治 孟晚舟罪成
【拍案惊奇】孟晚舟翻船 香港悲壮5.27!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