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报导

美迪奇家族的宝藏(3)

作者:史多华

《东方三贤士朝圣》,波提且利,1476年,111x134cm,胶彩于木板,乌菲兹美术馆收藏。(章乐/大纪元)

  人气: 73
【字号】    
   标签: tags: , ,

珍贵石材花瓶

和其它的古董一样,珍贵石材的花瓶也是美迪奇家族自始的收藏品,老科西莫的儿子“痛风者皮也洛”于1465年从威尼斯获得了一件华贵的红色石瓶,是整块红髓石琢磨雕刻成的。到了1492年—“伟大罗伦佐”逝世那一年,红色石瓶价值已高达600弗洛林金币。1494年美迪奇家族被逐出佛罗伦斯的时候,这件珍贵花瓶一度遗失,后来又被教宗克里门七世买回。花瓶上刻的罗伦佐名字的几个金色字母,后来也出现在米开朗基罗为圣罗伦佐教堂设计的圣物讲坛上。

有盖红燧石双把瓶。威尼斯金工于佛罗伦斯。1463-1465,红燧石,银镀金,半透明珐琅。(章乐/大纪元)
有盖红燧石双把瓶。威尼斯金工于佛罗伦斯。1463-1465,红燧石,银镀金,半透明珐琅。(章乐/大纪元)
龙形水器,米兰萨拉奇兄弟工作坊。格里松杂色石,金、珐琅、珍珠、红宝石。(史多华翻拍)
龙形水器,米兰萨拉奇兄弟工作坊。格里松杂色石,金、珐琅、珍珠、红宝石。(史多华翻拍)

另外一件收藏在小密室中的龙形器皿,可能是为1589年斐迪南一世和洛琳凯瑟琳结婚时所作,这个张着翅膀形状怪异的龙和装饰在底座的三颗珍珠和三个红宝石,令人猜想它可能出于米兰萨拉奇兄弟的手艺,他们杰出的技艺在意大利宫廷普受好评。

班奇(Massimiliano Soldani Benzi)制作的饰有小爱神的黑色大理石花瓶,1689-1693,黑色大理石,银、铜镀金。碧堤宫藏。(史多华翻拍)
班奇(Massimiliano Soldani Benzi)制作的饰有小爱神的黑色大理石花瓶,1689-1693,黑色大理石,银、铜镀金。碧堤宫藏。(史多华翻拍)

在17世纪末,斐迪南王子向马西米利亚诺‧索达尼.班奇订做了四对黑石花瓶,精致又华美。班奇是一个技艺精湛的巴洛克艺匠,也是柯西摩三世专属的铜牌制作师。这个黑石花瓶的两侧装饰着小爱神亲吻天鹅的造形意味着爱情的表白,很可能是1688年斐迪南和巴伐利亚的维欧兰特结婚时的应景装饰物,虽然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

水壶,佛罗伦斯手工艺,汉斯.多米斯。青金石,金、珐琅、铜镀金,碧堤宫藏。(章乐/大纪元)
水壶,佛罗伦斯手工艺,汉斯.多米斯。青金石,金、珐琅、铜镀金,碧堤宫藏。(章乐/大纪元)

绘画

美迪奇家族在保护艺术家的同时,当然不忘利用他们的才华来树立自己家族的威信。展览中的三幅绘画作品就可说是一种政治的宣传手法。

老柯西摩帮助了道明教会进驻圣马可修道院之后,希望为教堂制作一幅新的祭坛画(retable),但是画中必须表现与美迪奇家族有关的因素。他把这件工作交给了安杰利柯修士。安杰利柯修士也不负所托,在教堂祭坛板画的装饰图组中,绘制了一幅有关美迪奇家的保护圣人的传说﹕《圣柯西摩与圣达缅的安葬》。这两位生于在基利家(Cilicia,今属土耳其)地区的兄弟,在罗马时代的叙利亚一带免费行医,为基督教招收了许多信徒,因而被视为医疗和药剂师的守护神。他们和其他兄弟后来都在戴克里先帝王时期殉道(公元303或310年)。

《圣科西莫和圣达缅与其三位兄弟的安葬》,安杰利柯修士,1438-1440年,佛罗伦斯圣马可美术馆。(章乐/大纪元)
《圣科西莫和圣达缅与其三位兄弟的安葬》,安杰利柯修士,1438-1440年,佛罗伦斯圣马可美术馆。(章乐/大纪元)

兼具金匠、画家和雕刻家身份的安东尼欧.波拉尤洛在1460年为皮也洛一世绘制了一系列《海克利斯功绩》的画作。这个已经基督教化的希腊英雄战胜强敌的事迹,在此用来比喻共和战胜独裁,也在表现美迪奇家族对佛罗伦斯共和的尊重。然而这系列画作大都遗失了,只剩下两幅小的木板画,《海克利斯战胜勒拿九头蛇》就是其一。

《海克利斯与勒拿九头蛇怪》,波拉尤洛(Antonio del Pollaiolo),约1460,胶彩于木板,乌菲兹美术馆藏。(史多华翻拍)
《海克利斯与勒拿九头蛇怪》,波拉尤洛(Antonio del Pollaiolo),约1460,胶彩于木板,乌菲兹美术馆藏。(史多华翻拍)
《东方三贤士朝圣》,波提且利,1476年,111x134cm,胶彩于木板,乌菲兹美术馆收藏。(章乐/大纪元)
《东方三贤士朝圣》,波提且利,1476年,111x134cm,胶彩于木板,乌菲兹美术馆收藏。(章乐/大纪元)

1475年,波拉尤洛的工作伙伴波提且利也受到拉玛(Gaspare Zanobi del Lama,出身卑微的银行家,为美迪奇的追随者)委托,要他为新圣玛利亚教堂的私人豪华礼拜堂绘制一幅《东方三贤士(Mage)的朝圣》。这幅杰作后来在1566年被美迪奇的法兰西斯一世搬到他的宫里了。波提且利在画中借用美迪奇家族中三代精英的形象描写了神圣的宗教场景,并竭尽所能地模仿自然的真实性。因此在各种不同姿态人物中,人们能辨认出跪在圣母玛利亚前面的年长贤士是老科西莫的形象,在前景的中央身穿红袍子的是他的长子皮也洛;其右穿白衣的第三位年轻贤者的形象,可能是早逝的儿子乔凡尼,也可能是皮也洛的儿子朱利安。而右边人群当中,有一个站立作沉思状的黑发年轻人,应是“伟大的罗伦左”。波提且利把自己画在最右边,穿着黄袍自信地目视观众。整个画面色彩鲜艳而和谐,结合了对人物真实自然又人性化的描写,以及布鲁内列斯基风格的建筑和北欧式的风景。

《东方三贤士朝圣》局部,圣母玛利亚前面的年长贤士(Mage)是老科西莫的形象。(章乐/大纪元)
《东方三贤士朝圣》局部,圣母玛利亚前面的年长贤士(Mage)是老科西莫的形象。(章乐/大纪元)
《东方三贤士朝圣》局部,在前景的中央身穿红袍子的是老科西莫的长子“痛风者皮也洛”;其右穿白衣的第三位年轻贤者的形象,可能是早逝的儿子乔凡尼,或皮也洛的儿子朱利安。(章乐/大纪元)
《东方三贤士朝圣》局部,在前景的中央身穿红袍子的是老科西莫的长子“痛风者皮也洛”;其右穿白衣的第三位年轻贤者的形象,可能是早逝的儿子乔凡尼,或皮也洛的儿子朱利安。(章乐/大纪元)
《东方三贤士朝圣》局部。站立作沉思状的黑发年轻人,应是“伟大的罗伦左”;最右边穿着黄袍自信地目视观众的是波提且利本人的自画像。(章乐/大纪元)
《东方三贤士朝圣》局部。站立作沉思状的黑发年轻人,应是“伟大的罗伦左”;最右边穿着黄袍自信地目视观众的是波提且利本人的自画像。(章乐/大纪元)

雕刻

米开朗基罗为瓦洛里所作的雕像《阿波罗》。(章乐/大纪元)
米开朗基罗为瓦洛里所作的雕像《阿波罗》。(章乐/大纪元)

米开朗基罗的这座阿波罗雕像,由于脚下踏着一个圆球状物体,估计原本应该是踩着巨人戈利亚头颅的大卫像。佛罗伦斯人趁1527罗马遭受大掠劫,美迪奇教宗克里门七世落难的时候,再次驱逐美迪奇统治意欲恢复共和制度。米开朗基罗也积极参与,甚至受命担任防御工事总督。然而两年后教宗在查理五世的协助下夺回佛罗伦斯的统治权,他派遣的特使瓦洛里接管佛罗伦斯并开始秋后算账。米开朗基罗不得不谋求和解。他将这尊大卫像修改成阿波罗像(因为大卫像是共和的象征),以便送给瓦洛里。雕像后来被科西莫一世收藏于旧宫,后来又放置在其子法兰西斯一世的房里。雕像并未全部完成,一只手伸向后方,似乎正要取出箭筒中的一只箭。这雕像眼神半闭,身体仍然呈现扭转,但在米开朗基罗许多雕像作品中属于姿态柔和的。这种扭转也是影响矫饰主义艺术家的一个主要特质。例如另一件由姜波隆纳于1575年为法兰西斯一世塑造的青铜阿波罗像,身体夸张的弯曲扭转,就是米开朗基罗影响下的一个显着例子。

姜波隆纳(Giambologna)于1575年为法兰西斯一世塑造的青铜阿波罗像。(史多华翻拍)
姜波隆纳(Giambologna)于1575年为法兰西斯一世塑造的青铜阿波罗像。(史多华翻拍)
《佩瑟斯解救安多美德》Benvenuto Cellini,1545,青铜,90x81x9cm。(章乐/大纪元)
《佩瑟斯解救安多美德》Benvenuto Cellini,1545,青铜,90x81x9cm。(章乐/大纪元)

有一件切里尼(Benvenuto Cellini)的浅浮雕是借用希腊英雄佩瑟斯解救安多美德的故事,比喻佛罗伦斯从野蛮人之手被解救出来。安多美德右手高举,回首仰望,佩瑟斯从天空俯冲下来,正举刀砍向水怪。画面后方的城堡影射梵蒂冈,而日尔曼骑士则令人联想到1527年洗劫罗马的查理五世雇佣军。这幅于 1545年科西莫一世时完成的作品,用意在暗示﹕在美迪奇的统治和保护下佛罗伦斯才能免于野蛮的蹂躏。(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迪奇家族几个世代的收藏,提供了一个十五到十八世纪独一无二的艺术总览,种类包括绘画、古董、石雕、异国物品、雕刻、手饰甚至科学仪器:足以使美迪奇家族‘在记忆中永恒存在…’。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迈进,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阶梯虽然宽广,最后总要归于中道,才能进入知识的窄门。追求智慧的路艰辛而漫长,需日复一日,规律又循序渐进,如同深远而节奏规律的阅览室一样。.....
  • 《创世纪》 工程结束后,米开朗基罗立刻着手教宗灵寝工作,想一口气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开朗基罗和教宗的继承人签署新合约 ,将陵墓修改为挨靠着墙的壁墓,大为缩减原来的规模。接下来三年间,米开朗基罗完全投入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两个奴隶像。
  • 美迪奇,这个与佛罗伦斯的历史紧密交织、对意大利甚至欧洲命运举足轻重、并深入参与西方艺术发展的家族,在欧洲历史上前后维持了三个世纪的辉煌。祖先来自于佛罗伦斯东北的马杰罗地区,以银行和商业起家,最后发展成为当时最有权势的艺术赞助者。从2010九月到2011一月底,巴黎的马约尔博物馆(Musée Maillol)汇集了150件美迪奇家族收藏的著名艺术文物和宝藏,从绘画,雕塑,古董,装饰艺术,到科学,诗歌,音乐,植物学以及书信和手稿等等,见证了当年佛罗伦斯权贵的高雅品味及涉猎的广泛,也为后世保存了珍贵的艺术资产和历史文献。
  • 苗栗市地标新东大桥公共艺术“有容乃大”雕塑,是已故大师杨英风作品,经多年锈蚀严重,县府近日修复完成,让它重现风华。
  • 丽宝文化艺术基金会与英国文化协会合作举办2013年“第二届丽宝国际雕塑双年奖”,让艺术创作者可以藉由雕塑形式竞赛,展现思想与才华。除了首奖新台币70万丰厚奖金外(1US$=30NT$),也提供新一代艺术难得的国际交流平台。
  • (大纪元记者何蔚悉尼报导)闻名于一系列表现民主和自由主题的艺术雕塑创作 - 《天安门屠杀》,《民主女神像》和《西藏自由之路》,并以去叙利亚与自由军并肩战斗轰动中西方世界的旅美雕塑家陈维明,于7月3日在悉尼科技大学向悉尼人士介绍了他赴叙利亚支持人民争取民主、反抗暴政运动的经历。他表示,中叙两国人民遭受暴政压制和对自由民主追求的共性,促使他去支援他们。他认为,做好一个艺术家首先要做好一个人,有独立的人格,走独立的路。
  • (大纪元记者廖素贞台湾云林报导)台湾艺术大学袖珍雕塑展4月10日起至5月2日止在虎尾科技大学艺术中心展出43件作品,作品包涵台湾艺术大学多位雕塑大师的作品,更囊括了日本及韩国的艺术家。现场展示的一双木雕皮鞋,让很多来宾都震撼不已,像一双穿了二、三年的旧皮鞋,皮鞋的颜色、皱折纹路还有车线、松紧带,非常逼真,乍看之下以为是真的皮鞋!
  • (大纪元记者璞玉美国俄勒冈波特兰报导)2013年4月3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开始了在美国俄勒冈波特兰的三场演出的第二场。
  • 1501年,26岁的米开兰基罗回到成为共和政体的佛罗伦斯,此时萨弗纳罗拉已被处以火刑,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于1502年继任行政首长,呈现一番新气象。由于罗马的《圣母悼子像》广受赞誉,米开朗基罗开始崭露头角,大量的工作合同蜂拥而至,其中最重要的,应属新共和国政府委托的重要公共艺术工程,一是代表佛罗伦斯精神的《大卫》雕像(1501- 1503),其次是在维奇欧宫的议事大厅与达芬奇《安加里之战》对垒的壁画《卡西纳之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