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元璞:香港占中,谁会成为最终的祭品?

元璞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06日讯】香港普选的“雨伞运动”受到国际上广泛密切的关注。到目前为止,对占中事件,北京最高层基本是静观其变的姿态,这和传闻中的张德江的“必要时结束一国两制”刺耳高调,“可以对香港全面实行戒严”的强势表态,形成鲜明对比。如此看,对香港情势的处理,想来是无法绕开中共高层鏖战的影响。毕竟,今天的香港,不是“六四”时的北京。

1989年前的中国大陆,邓小平以平反冤假错案和“拨乱反正”两招,来恢复文革后中国在社会、经济和政治上的巨大混乱。这使后来的“改革开放”有了可能。为了自我生存,中共的这些表面“退让”,使社会暂时得以松绑,中国大陆文化、思想界才进入相对活跃期,以致后来发生民主墙和学生运动。

今天,互联网使国人不再习惯于封闭,翻过红墙、了解真相已经成为生活必须。经历了六四屠杀、婴儿毒奶粉、汶川地震和空气特供等等大事件的国人,对这个政党其实已无幻想。而作为世界商业和金融中心的香港,从国际地位和地缘上说,亦不同于中国大陆哪个重要的直辖市。可以这样说,今天的香港,已经成为全世界检验中共本质的一块试金石。

“必要时结束一国两制,甚至可以在香港全面实行戒严”——这是香港人最为担忧的黑暗前景。那么,中共到底敢不敢这么做?我们不妨先想清另一个问题:中共究竟需不需要香港?中共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这可能是张德江和梁振英故意忽略的一个问题。他们要的,只是自己势力对香港的控制。

从面子上说,中共耗资42亿美元,办了奥运史上投资之最的2008年北京奥运,意图博取世界认可,同时希望赢得面子。这是中共的所谓“国家形象战略”,费多大劲,花多少钱都不在乎,目的在于改善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印象,极力对外表现“共产党是民主、友好的”假象。同时,北京奥运兴奋之后,大陆经济日渐危机,又需要一个可以借力支撑危局的“金库”。香港的倒掉,毋庸置疑会加速中共的灭亡。这点,其实全世界都知道。

此时,举世瞩目下,梁振英却在香港大施中共厚黑术,颇令人诧异。以警察加暴徒,冲击赤手空拳之学子少年、市民妇孺,竟射催泪弹、喷辣椒水以对,不可谓脸皮不厚。中共一直试图染红香港,如今单方改变中英谈判收回香港时的承诺导致港人抗命、倾城发声,其反而本末倒置,转斥“学生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法,不可谓内心不黑。尤其纠集黑帮打手,冲击学生、市民,进而收买、唆使地下党员、特务和几十年发展的各种势力上街谩骂、抹黑学生,还冒充市民攻击警察,这些伎俩更显出中共厚黑术“厚而硬,黑而亮”的精华。

就在梁振英们暗自得意之际,他们的种种丑行,却让全世界最终得出了“中共就是一条中山狼”的结论。

对中共日渐虚弱的经济,借用《时代》杂志的话说,“如果北京将香港变成另外一个匍匐在独裁下的中国城市,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将会失去”。

香港之所以这么成功,真正理由就是,它不是中国大陆。在经济领域和金融领域尤其如此。

在大陆,资本流动是受限制的,国家控制银行领域,而监管制度又是薄弱和武断的。香港的金融监管则是一流的,资本流动也是世界上最自由的,法治镌刻于一个坚固独立的司法体系当中。作为国际商业中心,香港这些特征成为大陆难以逾越的一个优势。全世界的银行都驻在香港,全球各大采购公司也精心编织了一个高效的供、产流通配套网络,使之成为一个“无国界制造”中心。虽然有人放言上海可能会取代它成为亚洲最大金融中心,但现实中这仍很渺茫,因为上海一直无法跟香港的大机构、监管制度和自由经济构架竞争。

香港的所有这些,其实都与香港人享有的公民自由完全交织在一起,而这正是这个无法取代的自由港的核心支柱。如果北京以蛮力砍掉这根支柱,压制人民的自由,或干预司法,外国金融机构必将因为无法保证营运回报而被迫撤离,转而寻找更加值得信任的投资环境,那么,香港的经济基础就将随时面临崩解,中共政权也将受到冲击。仅从上面两方面来说,“香港倒掉”,应该不是北京新权威愿意看到的。

众所周知,张德江和梁振英是江泽民派系人马,并非习近平派系所属。江派在大陆制造“昆明血案”、两会恶性案件和股灾金融斗等动作,燃起四处烽火之后,再看当前香港当局对学生和平占中的“六四”式弹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有人要在香港再点一把火。

不过,香港不是北京,“雨伞学运”不是六四事件,今天的民意也不同于80年代末期老百姓的心声。在中共生存危机已然坐实并日益凸显的大环境下,张德江和梁振英们所为如果导致香港出大事,很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多米诺效应,同时,他们也等于把自己放在了烤肉架上。无论事态往哪个方向发展,这两人最终可能都难逃一劫。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 劳拉

评论
2014-10-07 1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