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民国卫国战争历次大会战纪实:抗战的洪流

卫国战争之淞沪大会战15:急如星火

原作(大陆)徐志耕  编辑(大陆)黄原真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编按:据旅居英国的华裔女作家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披露,卢沟桥事变后,由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内的红色代理人张治中引发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把中国推入无边的战祸之中。该书称:“八月九日,经张治中一手挑选的派驻上海虹桥机场的部队,打死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各一人,然后给一个中国死囚犯穿上中方制服,把他打死在机场大门口,以造成日本人先开火的假象。日本人的表现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张治中以“上海的形势突然告急”为理由,率大批军队在十二日清晨占领上海,定于十三日拂晓向上海日军发起攻击。蒋介石两次去电叫他“不得进攻”要张“再研讨”攻击计划,“不可徒凭一时之愤兴”。张十四日电蒋:“本军决于本日午后五时,对敌开始攻击。”但张治中午后三时就提前下达了总攻击命令。四时,炮兵、步兵一齐进攻。”在以后几天里,张治中不断传播虚假资讯,制造混乱,并不听蒋介石命令,擅自向日军进攻,加速引发了中日全面战争。

急如星火

第9集团军司令官张治中是清晨5点30分接到江防司令刘和鼎关于大队日军在川沙口狮林登陆的报告的。他立即接通了南京的电话,向军政部次长陈诚报告敌情,商定部署。张治中建议11师向罗店堵截日军,抽出正面作战部队作为预备队。这个方案得到了陈诚的同意。

设于南翔附近小村中的第9集团军总司令部,本在江河绿树的清幽之处,可是,敌机和炮兵在这附近狂轰滥炸,早已一片狼藉。通向前线的电话线被敌机炸断了,张治中无法传达命令,只好率领幕僚们冒着炮火到江湾叶家花园第87师的指挥所去了解敌情和部署部队。赶到江湾时,已经是8时30分了,他还没有吃早饭。

刚刚坐定。又传来张华浜和蕴藻浜同时有大部日军登陆的消息。张治中深感形势严峻,他预料战局将有剧变。令他焦虑的事很多,最要紧的是兵力不足,大批的增援部队还没有到来。

目前,日军的大部队企图从上海的北郊对中国军队实行包围,反击登陆之敌和攻击罗店一线的日军成为当务之急,血气方刚的张治中决心亲临第一线指挥。

他把虹口、杨树浦的正面战线即第36师、87师、88师和独立20旅、保安总团及教导总第2团交给第87师师长王敬久指挥,并派出淞沪前敌指挥官。张治中又对部队的任务作了的区分,他命令教导总队2团反攻张华浜之敌,第87师抽出一个旅支援吴淞,并令第98师向宝山、杨行、刘行、罗店一线增援,师长夏楚中同时指挥先到的第11师,阻击从浏河至川沙的登陆日军。

张治中决定到江湾前线去。南翔到江湾只9公里地,可是小汽车刚出门,七八架敌机就在头顶轰炸扫射。卫士和副官劝他先下车隐蔽,等敌机飞过,再上车前进。可是日军的飞机好像看准了目标,对着张治中的小汽车盘旋扫射,弹片在汽车四周飞进。

“走!”集团军司令官打开车门,大步流星地徒步前进,马靴在坑坑洼洼的弹坑和泥路上留下了一路的烟尘。

敌机还是跟踪着,机枪不停地扫射。张治中乘着敌机飞去的间隙冒险前进。走走停停,终于到了江湾叶家花园的第87师师部。

叶家花园在江湾五角场的西北角,是一座占地120亩的私人园林,假山池塘,草木花卉,亭台楼阁,幽雅而精致,相传是上海的五金大王叶澄衷的儿子花费20万两银子修造的。“一﹒二八”战事后,主人将园林捐出兴办医院。现在,人去园空,炮火把精美的花园炸得只剩下断壁残垣,焦木枯花。第87师的指挥部暂时就设在这里。

张治中来不及洗一洗脸,就找到11师师长彭善。

炮弹和炸弹在指挥部四周爆炸,部队无法行动。炸得抬不起头,怎么办呢?彭师长觉得为难。

“不能抬头也得走,我能从南翔冒着轰炸走到江湾,你们就不能从江湾走到罗店吗?”张治中坚决而地说。

受命的部队立即行动。教导总队2团因敌众我寡,与日军艰苦对峙。第88师的一个团在斑藻浜占领了阵地。第11师在罗店以南6公里的地方与先头日军遭遇,仗着人多势众和奋勇拼杀,下午5点钟时将日军驱逐。在击毙的一名日军军官身上搜出一幅军用地图,上面用红蓝笔标出日军进攻重点是罗店、嘉定和浏河。

张治中还要去嘉定和浏河。虽然他又悃又乏,眼中布满了血丝,喉咙都嘶哑了,他没有吃过一餐像样的饭,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5年前,作为第5军军长的张治中曾受蒋命率领第87师、88师和教导总队来上海参加“一﹒二八”抗战。江湾、蕴藻浜、狮子林、川沙口,浏河,当年他守卫的就是这一条战线,这里的每一寸土,都有第5军官兵的血。那一仗,张治中部阵亡官长83人,受伤242人,士兵阵亡1533人,伤2897人。在阵亡烈士的追悼会上,张治中写了一篇祭文,称﹕“此仇未报,衷肠苦煎,誓将北指,长驱出关,收我疆土,扫荡凶残。”多少张英烈的脸,时常在张治中眼前浮现。现在,是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夜深了,他吃了一点粥,便靠在椅子上睡着了。炮声惊醒了他,他要去嘉定和浏河。

清晨赶到太仓,江防司令刘和鼎介绍了浏河一线的防守情况,张治中边听边插话,他讲述了5年前的3月1日,20多艘日舰施放烟幕在浏河沿岸登陆的往事。“那天夜里,浏河陷于敌手。”张治中沉痛地回忆说。

嘉定驻有罗卓英的第18军军部。冒着敌机的轰炸,张治中从太仓赶到了嘉定。

罗卓英感到奇怪:“张总司令为什么跑到我们这里?”

张治中更奇怪了:“罗军长归我指挥,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看看?”

坐下一谈,才知道情况大变。陈诚不当军政部次长了,而当了第15集团军的总司令,负责蕴藻浜以北的防务。

过了两天,顾祝同以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身份代理蒋介石兼任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指挥第8、第9、第15三个集团军进驻南翔,张治中便要参谋起草电稿向蒋介石提出辞去第9集团军总司令的职务。@(待续)

--转载自 黄花岗杂志第二十二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急如星火卢沟桥事变后,由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内的红色代理人张治中引发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把中国推入无边的战祸之中。
  • 翼军总司令张发奎张发奎是自信的,他相信武力万能。他认为中国只要有十个八个像他这样的第4军的“铁军”,就能与列强争雄。确实,1927年是辉煌的。6月,蒋介石指挥的国民革命军到达河南。张发奎的第4军在漯河南岸与东北军隔河对峙,铁桥上机枪密布。张发奎下令以连为单位挺身冲锋,一个连一个连的兵士冒着弹雨踏着尸体奋勇向前,前仆后继的人浪冲锋使守军惊心动魄,竟丢了武器仓皇后退。漯河一战,第 4军威名远扬!
  • B> 血雨江阴中国的海军与辽阔的海洋和漫长的海岸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到1927年,南京政府的中央海军只有50艘舰艇,总排水量34,261吨。此后外患内忧下的10年,虽然组建扩编,办学操练,但发展缓慢,至淞沪抗战前,中央海军共有舰艇57艘,数量上虽然只增加了7艘,但排水量却增加了万吨,达到442,980吨。作为海军部长的陈绍宽,决心一洗1932年淞沪之战时海军只能按兵不动、隔岸观火的耻辱。 日军的攻击目标是中国的4艘主力舰,特别是鲸鱼般的“宁海”号和“平海”号。
  • 豪气长歌 阎海文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让目睹者钦佩和崇敬。日军官兵在他殉国的上海大场为他建墓立碑,墓碑上刻写“支那空军勇士之墓”八个大宇。《每日新闻》报惊叹﹕“中国已非昔日之支那”。东京新宿举办了“中国空军勇士阎海文之友展览会”…
  • 百川归海淞沪抗战的枪炮声,点燃了每一个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大江南北的中国军队,站到了同一条战壕中。热血青年铭记着当时报纸上最激昂的口号:“甯作战死鬼,不当亡国奴!”第23军军长潘文华面对江东父老,在欢送大会上立下遗嘱:“胜则归,败则死”…797团一到上海,立即进入阵地,官兵们第一件事就是写遗嘱。有一天寄出官兵们写给父母妻儿的家信竟达160封。…
  • 大本营“非能打不能打的问题,而是打不打的问题。”军政部常务次长陈诚说,“敌对南翔在所必攻,同时也为我所必守,是则华北战事扩大已无可避免。故日在华北得势,必将利用其快速装备沿平汉路南下直赴武汉,于我不利,不如扩大淞沪战争以牵制之。”陈诚的见解与蒋介石的想法不谋而合。“一定打!”蒋介石数得斩钉截铁。
  • 中国大陆学者所纂写的“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严谨地、忠实地记录了大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浴血守土、报效中华之可歌可泣的光荣历史。本栏转载自黄花岗杂志连载“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淞沪大会战〉之纪实,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国共产党颠倒是非的谎言蒙蔽真实历史、道德纷失的年代,重现大时代刻记的忠贞,涤荡人心,诚殊珍贵。从14集起,为松沪大会战纪实下篇:〈抗战的洪流〉之连载。
  • 当时淞沪战场在素称为十里洋场的上海,四面平旷,无险可守,日军陆海空三军的火力尽量发挥之下,我军等于陷入一座大熔铁炉。因此淞沪大会战,可谓以国军的血肉之躯填入敌人的火海,每小时的死伤辄以千计,双方死伤逾百万,牺牲的壮烈,在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历史上,可谓前所未有。
  • 烈火尖刀8月19日,中国军队的三个王牌师──第36师,87师和88师像三把锋利的尖刀,直插日军据点虹口和汇山码头。第36师是刚刚从西安赶到上海战场的。全体官兵没有顾得上喝水吃饭……,这是一次更大规模的“铁拳行动”,这一仗至关重要,很可能是日军增援部队到来之前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 铁拳行动 前仆后继的攻坚战,从江湾到杨树浦一线全面展开。以第87师、88师两支德式装备的精锐部队,在炮兵、空军等部队配合下,与强大而顽固的日军进行着殊死的搏斗。德国军事顾问分析了战场形势后,提出了一个叫做“铁拳计划”的作战行动方案…按照德国顾问的意见,必须挑选一支精壮勇敢的500人的突击队。28岁的刘宏深少校营长为突击队长。…热血染红了军衣,新婚三月的刘宏深,为了民族的独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