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见证六四血腥屠杀 台学者:学生被坦克压烂

人气: 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六四25周年,中国自由派法学家、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谈到,他是六四的见证者,从6月3日晚上到4日清晨,在北京西长安街看到景象;“直到开枪的前一刻,我都不相信中共会用坦克车与机关枪,来对待自己的学生与北京市民。”

在太阳花学运后,中国与台湾交往发生了巨大转变,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创会理事长杨宪宏、中国自由派法学家袁红冰,以及参与318学运学生简年佑,受网路媒体邀请,“谈论太阳花学运后第一个六四纪念日 中国因素下的台湾该亲中?反中?还是有第三条路?”

25年前,当时为北大教授的袁红冰,亲眼目睹那次大屠杀,也救了受伤市民与学生。1989年他全程参与,当时更组织“北京大学教师后援团”,支持学生民主诉求。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有2件事,一个是在4日凌晨,他看到一位学生从天安门广场跑出来,眼看就要越过马路人行道上的铁栏杆,中共坦克车故意飞快地疾驶而来,切了一个弧线,用边缘的履带,把那位学生挤碎在铁栏杆上。

他回忆,当时坦克车轰鸣震耳欲聋,但在那情况依然清晰听到学生身体被辗碎的声音,血就这样并溅在天空上。

另外一个,就在不远处,有一位学生整个身体被坦克车压烂,只剩下两只手握着一把校旗的旗杆。袁红冰说,当时虽然灯光昏暗,还记得旗帜上面写着“陕西师范学院”。这两件事给他的极大的心灵震撼。到现在25年过去了,对于当时的血腥及可怕的场面,袁红冰说,有时夜里作梦都会梦到这样的残酷景象。

他说,从64那天起,自己很清楚知道,绝对不会再和中共暴政有任何的合作,否则就是对不起我自己的学生。当晚的经历,使他深刻体认到,“中国若不进行一次民主革命,中国的前景永远是黯淡。”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创会理事长杨宪宏提到,1989年64时期,自己在台湾作为报社媒体人,当时台湾主要报系、三家电视台,每天都在拨放六四屠杀相关讯息,连现在总统马英九,都曾写文章,也在中正纪念广场表示强烈意见。

杨宪宏批评,当年高唱历史伤痕的政治人物,现在逐一跑到北京逢迎谄媚。这些人都忘了当初批评中共的屠杀,以及所捍卫的价值,现在是“每逢六四,装作若无其事”。尤其近六四的这几天,台湾许多媒体开始谨言盛行,只有少数正直媒体在报导。

杨宪宏说,这不是历史,是血淋淋现实,从那天开始到25年的今天没有停止这种残暴,包含活摘法轮功器官,被牺牲、关押的人,被虐待的人,比过去六四伤亡更多人,只是都被掩盖了。

参与318太阳花学运攻占立法院、台大法律研究所硕一生简年佑提到,过去只从历史课本里了解六四事件,认知到中国暴政独裁政权可怕。台湾相较之下是个民主国家。

不过在这次感受最深,是在324行政院事件里,虽然台湾自诩民主国家,对比中国当时政治状态,马政府还是用过度镇暴手段,镇压和平非暴力抗争运动,因此,开始对六四有更深刻体会。针对国家恶意暴力,中国当时的六四,与台湾现今面临的困境是一样的,台湾正在慢慢失去民主的状态。

针对马总统今年对六四所表述出来内容,对照他实际作为,杨宪宏直言,今年人权联盟在立法院提出临时决议,由尤美女、柯建铭提案,盼在六四25周年,立法院默哀64秒表态支持六四,但在5月30日两次的院会,被国民党党团驳回,杨宪宏认为,这已证明马总统的立场。

袁红冰则认为,马总统今年发表的讲话,等于是与虎谋皮,他认为中共可以进行政治改革,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六四的血,早已让当代中国失去民主改革的机会。

对于中国因素下的台湾,除了亲中、反中的选择之外,还是有第三条路?对于中共的未来。袁红冰说,中共的下场,就是像前苏联一样,通过当代民主大革命,彻底摧毁其暴政。

许多人呼吁中共平反六四,袁红冰说,在亲历六镇压过程的直接感受,他可以断言,一个罪犯不可能会为被害者平反。

中共在面对自己的学生、人民那样的残酷,对维吾尔、西藏人展开灭绝手段,却要在服贸协议向台湾让利,凭什么对台湾让利?这都是骗取台湾放弃自由的主权的伎俩。◇

(责任编辑:韵寰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