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劭文律师专栏】

专业人士也该咨询律师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1月18日讯】一位客户成功经营他的企业,我开始为他服务后,他总是会介绍身边不错的专业人士给我认识,让我们得以交流、互相介绍生意。去年初,他介绍了一位在知名投资机构服务的资深财务顾问给我,我与这位女士交换名片后,仅电子邮件往来一次。前几天,她来电帮她的客户询问几个有关跨海财产继承的问题。

问题主要在于外籍人士在美国的投资账户要如何安排继承比较方便,会否有遗产税等等。我向她说明用遗嘱(last will)和用生前信托(living trusts),对这位外籍人士的主要差异。谈到这里,这位财务顾问表示她自己有成立生前信托,但她觉得将财产移入生前信托很费事,因此她后来不管那生前信托,而是把她多数财产(特别是房地产)自己保留10%所有权,将其余的90%送给子女。

我听了赶紧纠正她的错误认知:首先,将房地产这种增值率偏快的财产赠与给孩子,不管是全数或部分赠与,将来子女卖出房产时,赠与的部分失去增值税基准调升(stepped-up in basis)的省税优惠,既然增值税(capital gain)的联邦和地方合计税率常超过35%,这损失相当可观。其次,当您让孩子直接持有产权,那么这些财产都不能避开子女离婚配偶和其他债主的追讨。最后,有些财产转入信托并不费工夫,有些则要花点心神,但是在您有生之年花点时间将财产移入信托,绝对会比在过世后,让不熟悉您财务的子女花更多时间将财产移入遗产账户,来得省事和省钱多了。

这位资深财务顾问听了很是震惊,她好懊悔自己数年来靠着过于自信的误解做了错误的决定。若她当初有耐心咨询像我这样的专业领域律师,她如今就不用担心造成孩子缴大笔增值税,还可能让家产外流。

这事告诉我们,若连一个聪颖且对财务和税务有专业认识的人,都能误会税务规划和资产保护的重要策略,那么咨询专业律师来学习正确法律知识是每个人都应做的功课。

◆ 笔者王劭文出生于台湾台北,台湾大学法律学院及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并获领纽约大学华格纳公共服务研究所最高等奖学金,主攻美国医保政策。领有纽约州律师执照,从事耆老保健及资产规划服务,联络请洽718-844-8560或kneal@kimneal-law.com。

责任编辑:孙秀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