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年金改革不能等 台民团吁建永续制度

台湾社会福利总盟理事长吴玉琴(左1)表示,年金制度如果不改革,就无法永续存在。(年金改革大联盟提供)

人气: 403
【字号】    

【大纪元2015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庄丽存台北报导)财政问题面临恶化、足以动摇国本的年金改革,至今尚未找到解决方法,改革一延再延,最快面临破产的是军人退抚基金,而教师退抚基金、劳保基金也将相继跟进,年轻人将面临负担日益加重的窘境。为此,年金改革大联盟日前曾提出四大诉求,要求各党总统候选人公开表态,呼吁“选前不加码”、“选后不回避”、“召开协商平台”、“讨论公开透明”。

审计部统计,103(2014)年度的中央与地方政府潜藏负债超过新台币18兆元,若再不调整劳保、劳退与公务人员退抚基金,恐将相继破产。2019年军人退休保险部分将面临破产,劳工部分则是在2027年,公务人员部分约在2030年,至于2008年才开办的国民年金制度,也可能在2046年面临破产。

究竟各种年金要如何改革,台湾社会福利总盟理事长吴玉琴表示,改革在2012年由前行政院长江宜桦领军,召集成立行政院年金改革小组,横跨铨叙部及行政院,铨叙部主管军公教退抚基金,行政院主管劳保、国保两大族群,农保目前是用税收在支应老农津贴。

军公教保障高 濒破产就该改革

吴玉琴提到,由于问题很复杂,当时行政院提出的改革版本被国民党立委挡下。如果要改革,大家觉得应从最不公平的军公教改起,不是仇视,是军公教长期以来保障过度,如果面临破产本就该改革。

吴玉琴强调,在各国制度来讲,没有退休的年金所得替代率是100%的,工作跟退休后领的钱差不多,而台湾军公教是退休得早又领得长,所得替代率又高,本来就该改革。

吴玉琴说,不是谴责公务人员,而是这个制度不合理,应该做调整,例如减少给付、延后请领退休的年龄等,也就是说不能55岁退休就开始请领,应该60至65岁才开始请领较合理。

劳农国保皆遇永续经营问题

在劳保方面,吴玉琴表示,劳保年金也有破产疑虑,劳保的所得替代率偏低,劳保有一千多万被保险人,人口非常庞大,面对的问题是未来人口老化、缴费的人少,制度的设计须让以后的人领得到年金、退休金。

吴玉琴认为,年金制度在设计上要考量能够永续,例如提高保费、增加收入,延后退休、给付的额度减少等,但由于劳保的所得替代率约50%,若要减少给付空间会比较小,如果提高保费大家会有意见,因此,改革会有一定难度。

吴玉琴接着说,国保(国民年金、国保基金)有300多万被保险人,但缴费率很低,长期下来约五成左右,因为保障偏低,不过至少是新的保险,目前还没有财务的亏损、破产危机,只是缴费率太低也是另一隐忧。

农保更惨,吴玉琴坦言,农保是完全由国家的税收在支应,所以1年要花500多亿,没有落日,只有愈来愈多,若整个制度没有一并处理,做长期规划,国家的财政会非常危险。其实现在的问题是,很怕选前总统候选人加码,政治人物太容易用现金引诱或开支票来吸引选票,现在整个制度非常不好,若再加码恐会雪上加霜,所以年金改革大联盟呼吁不要加码,选后也应认真面对这个问题。

排除批评抹黑 理性改革不分蓝绿

吴玉琴说,希望年金制度永续经营,不分蓝绿,不只现在老人能领到,以后年轻人也领得到,所以须理性对话,而不是仇视性地批评或抹黑,改革一定会很痛,因为提出的版本不可能每个人都满意,但如果不改革,年金就无法永续存在。

吴玉琴提到,军公教的所得替代率应调降,在国际趋势中,六至七成的所得替代率算是比较合理的范围,由于台湾年金制度太复杂,军公教制度怎样拉到所得替代率60%至70%,这部分要精算,所得替代率一定要调降。

至于劳工方面,吴玉琴认为,尽量到65岁以后再请领退休金,保费是否要再增加也是个问题,所以有很多问题会回到精算跟财务的估算,这些需要很多专业介入协助,否则改革一定会有很大的阻力。◇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