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谈“梦”,兼及我的“梦”(下)

人气 275
标签: ,

【大纪元2015年10月07日讯】人活到多老才叫长寿?长寿的极限就是所谓“尽其天年”,即活满“上天”给自己的年龄。古今中外的许多哲学家和科学家推算出人的“天年”大致是120岁。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极限年龄和其生长期有关,寿命应当是其生长期的5至7倍,为100到140岁。美国科学家海尔•弗利克则认为,人的细胞分裂到50次时就会出现衰老和死亡,而正常细胞分裂的周期大约是2.4年左右。照此计算,人的寿命应为120岁左右。中国《尚书》也说:“一曰寿,百二十岁也”。这当然是对人类“整体”寿命的估算,“个体”的人应该有所差别,不可能完全相同。但活到120岁左右,才能叫做活到了应该活到的岁数,也就是才算“尽其天年”,这应该是有点科学文化知识的人的共识。

至于个体的人究竟能不能“尽其天年”?这一方面取决于“先天”的基因,另一方面取决于“后天”的努力。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在“后天”的某些方面下功夫,对于“先天”的基因和“后天”的另外一些方面,却完全无能为力。那是“上天”和政府管理的领域。这真应了民间“阎王叫你三更死,你无法活到五更天”的说法。

对于长寿,人们经常是矛盾的。许多人因病而四处求医找药,但也不断有人轻生而自杀,它反映了人们对于长寿的矛盾。“生不如死”和“好死不如赖活着”就是对这一矛盾最好的概括。

我在这个问题上同样有矛盾。最近几年,在碰到难以克服的困难或十分不如意的时候,我恨不得马上死掉。这种心态是过去没有的。但更多的时候却是希望多活几年。我曾幻想科学家发明一种可以自动控制生命的设备,人在“尽其天年”之前,不想活了,按下设备的某个按钮便死了,想再活过来,就托请家人按下另一个按钮。这当然是痴心妄想,但却反映了我的某种真实的心态。这种心态大概是所谓回避矛盾和害怕困难吧。

也是近些日子,我滋生着越来越严重的对死的恐惧。惧怕自己死,更惧怕老妻先我而去。这种心态也是过去没有的。这是否“暗示”我的生命真的临近尽头了?我不知道。妻子经常问我恐惧什么?我实在难以清楚回答。我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大的坏事,当然不怕下地狱受折磨,我也没有做过什么大的善事,因而也没有上天堂享福的奢望。我最怕的其实是孤独。试设想一下,如果妻子先我而去,把我一个人留在世上,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有,更不用说其他了。如何打发这漫长的日日夜夜?如果我先妻子而去,一个离开了躯壳的鬼魂,在虚无缥缈的浩瀚宇宙中飘来飘去,永远见不到亲人和朋友,甚至无法听到他们的声音。这种孤独谁能忍受?想到这些,我能不恐惧吗?

老人的孤独和寂寞,不是身历其境的人是很难理解的。我的儿子以为像我这样的老人,只要有较好的居住条件,吃得比较满意,有花不完的零用钱,就是莫大的幸福了。他们奇怪我何以总是愁眉不展,总是“杞人忧天”。我没有责备他们的意思,我过去也是这样想我的父母的。只是老了才逐渐懂得他们的心态,老人最需要的不仅仅是物质生活的满足,更需要精神生活的充实,或许这才是古代老人津津乐道的所谓“天伦之乐”的真谛。

面对这些矛盾和忧郁,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

综上所述,概括我的一生,无论过去或现在,我的所谓“”,都是无可奈何的听天由命!呜呼!(全文完)

责任编辑:王曦

相关新闻
苏轼惊梦回文茶诗 茶禅一味
人的命运是以前定好的吗?(82)句纺三梦
“生死一线间 我与光构成的生命体对话”
王海峰:黄帝梦游的华胥国是什么地方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华裔女导演一夜失宠 被控“辱华”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西游义趣】之三:唐僧宝象国逢难
【财商天下】抵制美国制裁 中共哪来的底气?
【未解之谜】外星人引发的绝密“泽塔行动”
且吃茶──读《儒林外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