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循环 报应昭然(下)

作者︰静远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二、欺诳他人 害人害己

明朝万历年间,京口人张某的文章颇有名气,但七次考试都未曾入选。于是在文昌阁住宿,希望梦中得到神人指点,对其命运给予启示。

当夜,梦见文昌帝君忿怒地斥责他说:“你不要怨恨世道的艰难、个人际遇的不公。其实,你的命运全是自己造成的。上天对你的惩罚已经到了,还期望考中科举吗?你反省教学十五年来,无功于世人,不知误了多少人家的子弟。

你工于心计,揣测生徒的心意,每日的功课,不过虚假应付;每逢做文章,从不讲解,而是故意用笔在学生作文上圈圈点点,加以批示,以此欺瞒学生的父兄。学生在书塾玩耍嬉笑,毫无顾忌,你只是一味姑息,反而在其父兄面前极力夸奖这些学生。

其家长都以为学生很有长进,对你感激不尽,却不知道被欺骗,俸金还给的很丰厚。现在你吃、穿的都很充足,你却不想一想这些东西是怎样来的。你召集学生来到塾馆里,不仅对孩子们的人品、品德放任不问,更有甚者,还让他们聚众赌博。当老师的人能够这样做吗?理应受到严厉的谴责。”张某不敢答话,惊吓醒来,因此足不出户。

有一天,他的学生急匆匆地跑来报告说:“某学生因为赌博斗殴,被另一学生打死了。”张某因失职被传讼吃官司,蒙受刑罚羞辱,花光了钱财郁悒而死。有的人一边做坏事、不知悔改,一边又企图消灾免祸、有好前程,那怎么可能呢?

对人来讲,若是他偶然有一两件事做错了,还可以用他其它的善行补偿。但如果不立即改过迁善,造成了明知故犯、有心的干坏事,必为天理所不容,是一定要承担后果,其命运可谓自作自受。

(大纪元图片库)
(大纪元图片库)

三、枉害无辜 削减福寿

明朝隆庆年间,湖北荆州掌管狱讼的推官魏剑,去彝陵断一桩人命案。有个叫徐少卿的人,为人正直,平日敬信神佛很虔诚。忽然一天夜里,徐少卿梦见文昌帝君对他说:“明天有一个姓魏的推官要从这里经过,这个人今后前程远大,不久将要到吏部做官,你可以先结识他。”

第二天,天还没亮,徐少卿就出去打听,得知魏剑果然来了。于是急忙穿戴好衣冠前去拜见,表现得非常恭敬、诚恳。

魏剑离去几天以后,徐少卿夜里又作了个梦,梦见文昌帝君对他说:“可惜呀!因为这个魏剑推官滥用职权受贿四百金,使无辜者含冤而死。因此,上帝已取消他今后的一切官位作为惩罚,他的寿命也不会长了。”

于是徐少卿就暗地里注视着这件事。果然,不久魏剑就因母亲去世回家,后被派遣去济南补官,升为户部主事职。一年后,死于京城。家中也日渐衰落了。

由此可见,举头三尺高,一定有神明在监察着人的行为。而不善之人欺骗掩饰的恶行被神明所察见,以至于削减福禄、减除寿算,所以忧愁灾难相继到来,以显示其报应。天地无私,招吉还是招祸都是取决于人的起心动念,若有丝毫差错,果报就会天差地别。

做人应心怀善念,宽厚仁慈,不可见利忘义,为非作歹。职司狱讼,人命关天,略失检点,悔之无及。若发现有人被陷害,就应当为其平反昭雪,怎么能够为了一己之私而枉害无辜,造成冤案,必遭天谴。

古语云︰“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人若想要趋吉避凶,必定要心存天理,相信因果,行善向善,才能前程光明。

(取材于《安士全书》、《太上感应篇例证》)

--转载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吴雨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代的丁谓,年少时就“机敏聪颖,书过目辄不忘”,棋琴书画、诗词音律,无不通晓,多才多艺。他虽然才智过人,却没有用在正路上,为了权利变得邪佞狡诈,为了向上爬和巩固权位,奉承皇帝,做事“多希合上旨,天下目为奸邪”。
  • 清代时,张奉通晓法律诉讼的事,很有口才和文笔,而且又对辖内的田赋及户口了如指掌,他能够使田地很多的人,一下子就变成一无所有而无立锥之地,因此张奉拥有很多土地。
  • 原本是天上的一位星宿下凡人间,却迷于世间,不修德行,舞文坏法,最终落得改变命运,前程尽失的悲惨结局。
  • 稷与契,都是上古时代的名人,是尧舜时分管农业和教育的大臣。稷播种百谷,教民稼穑,是农耕之始祖,后人尊称他为农神或谷神;契负责教化和礼仪,使人们知“五伦”,明礼仪,做到“九族既睦”。
  • 《尚书.尧典》记载,帝尧对契说:“契,百姓不亲,五品不逊,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帝尧任用契为司徒,掌管天下教化,对百姓进行五种伦理道德的教育,并告诉他做好“五伦”教育,在于要宽厚。
  • 刘禹锡是洛阳人,出身于一个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第。刘禹锡耳濡目染,加上天资聪颖,敏而好学,从小就才学过人,气度非凡。是与白居易同时代的唐代著名大诗人和文学家。
  • 白居易,字乐天,他与李白、杜甫在中国诗坛同负盛名,成为享誉世界的文化名人。他一生写下大量反映社会现实、抒发报国之志的诗篇。
  • 周处自新”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很有名的故事。周处是晋代义举阳羡,也就是现在的江苏宜兴人,鄱阳太守周鲂之子。周处年少时纵情肆欲,不拘小节,性情凶悍粗鲁,恣意妄为,简直成了乡中一害,乡亲们都十分怕他,总是躲得远远的,不愿和他交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