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的故事(二)

醉八仙图(章翠英 绘)(摄影:大纪元)

  人气: 1327
【字号】    
   标签: tags: , ,

东都题诗 面晤陈抟

钟离权走后,吕洞宾自觉不宜久留终南山,便遵照老师指点到华山修炼。

吕洞宾在华山莲花峰下的羽谷,选择了九岩洞住下来,潜心修炼钟离权授的《长生真诀》。他有时登山临水,啸傲烟霞;有时饮酒赋诗,弹琴舞剑。他结交山中的农夫、樵子、僧人、道士、隐士、剑客,更有异常之人。他在山中不感寂寞,反觉得日月如转轮,过得飞快。

吕洞宾有时还会下山遨游于东西两京。为度有缘白牡丹,他混迹于妓馆,在烟花场中节制自己的情感和色欲,达到坐怀不乱的修行境界。

有一次吕洞宾到了东都洛阳,在一家妓院住下。他看到了妓馆的狎客挥金如土,醉生梦死;流落风尘的妓女吹笙伴唱,强露欢颜;妓馆灯红酒绿,通霄达旦。于是提笔在妓馆的影壁上写下了一首《题东都妓馆壁》的诗:

“一吸鸾笙裂太清,绿衣童子步虚声。玉楼唤醒千年梦,碧桃枝上金鸡鸣。”

座落在邙山脚下的洛阳城里居住着芸芸众生,来来往往,形形色色。但是他们犹如走肉行尸,苦骨列列,依然不觉不悟,挣扎于无穷无尽之苦中。吕洞宾无比感慨。

一天道士陈抟来到华山,住在云台峰下云台观里。陈抟,字图南,亳州(今河南鹿邑)人。他自幼聪慧有奇才,满腹经论,擅长诗文。但总是屡试不第,于是绝望于仕途,便上武当山隐居学道,自号扶摇子。他学得辟榖炼气的道术,能够一睡经月,不饮不食。他精研《周易》,见解独特,被称为“高论骇俗”。其所着《指玄篇》被道教尊为高品。吕洞宾虽年长于陈抟,学道也早道行也深,可他对陈抟钦敬如师,经常拜访请教;陈抟对吕洞宾也相敬如宾如友,无不心印切磋。

吕洞宾还有一把奇特的九龙剑,雌雄合鞘。他常告诉人这把剑的功用有三:一斩色欲,二斩贪嗔,三斩烦恼。他曾仗剑扶杖游关中,遨楚天,临岳阳。(参考文献《九都释道》)#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钟离权站在一旁,看着惊魂未定的吕洞宾,笑着说:“黄梁尚未煮熟,梦境就如此结束了。”
  • 吕洞宾所过十关,关关涉及切身利益,甚至危及其生命,然而凭着正念,他都闯过去了。
  • 吕洞宾有心要度化她,发现她的院子里有口井,就投了几粒米于井中,并对老妇说:“你卖这井水就可致富。”老妇留他多坐一会,他也不答话,就走了。老妇转身一看井中的水都变成了酒。老妇依着吕洞宾的留言,卖了一年的井酒,果然成了大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