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思想被改造很悲哀 财新网发文隐喻

人气: 4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7日讯】9月22日,大陆财新网名著的启示》栏目再度发表米琴撰写“《驯悍记》:成功的思想改造”一文,作为系列文章,该文一如既往隐喻了当下的中国社会。

《驯悍记》是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著名的喜剧,“自清末传入中国后,多次被排练并上演”,该喜剧共有五幕,包含两个并列的故事,不过,丈夫驯服倔强妻子的过程,是全剧的重点。

这个脾气很坏、凶悍泼辣的妻子叫凯瑟丽娜,因为这样的性格,所以也没有男人愿意娶她。后来,“主要是为了钱”的阔少爷彼特鲁乔通过花言巧语求婚成功,而在获得夫权后,为了打掉凯瑟丽娜的傲气和倔强的性格,他不断打击她的自尊心,让其丢尽颜面,并在精神和肉体上折磨她。按照米琴的说法,这个“驯悍”过程类似于极权社会“大洋国”对逆反者的思想改造,而那是通过更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来进行的。

强权之下,“悍妇”为了生存,只好屈服。凯瑟丽娜最终习惯于绝对服从,甚至还到了可以黑白不分、睁眼说瞎话的程度。于是,她成了向其她妻子说教的“模范典型”。全剧以她在“讲用会”上的长篇发言告终:“你的丈夫就是你的主人、你的生命、你的所有者、你的头脑、你的君王”;“一个女人对待她的丈夫,应当像臣子对待君王一 样忠心恭顺”。凯瑟丽娜的这番话,实际上把专制丈夫和独裁君主联系起来了。

由此,米琴联想到了文革,并称,在文革中,也有类似由官方树立的模范典型在群众大会上介绍经验体会,对大家进行教育的“讲用会”。

而经历过文革的人都清楚,彼时毛和中共对中国人的精神洗脑和肉体迫害更是无以复加,任何异议者的下场都极为悲惨。其结果是,中国文化菁英或是被迫害致死,或是脊梁被打断,而这样的后果一直延续到今天:中国人对中共莫名的恐惧已深入骨髓,中国知识份子中犬儒主义盛行。这样的社会不可怕吗?

在文章最后,米琴提到有一种观点认为彼特鲁乔和凯瑟丽娜是所有莎剧描写的夫妻中最幸福的一对儿,因为他们没有矛盾争执,关系特别和谐稳定。但米琴话锋一转讽刺道:这也正是《美丽新世界》中那个恐怖社会所追求的“幸福”。

《美丽新世界》是二十世纪最经典的反乌托邦文学之一,作者是英国作家赫胥黎。这是怎样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书中写道:2503年,一个婴儿养育室里。护士们在地板上摆了一堆图书和鲜花,然后把一群长得一模一样的、8个月大的婴儿放到了地板上。婴儿们看到图书和鲜花,飞快的爬过去,拿起来玩耍。这时候,长官一声令下,护士长启动电路装置,一时间,刺耳的警报响起,地板被通上了电,触电的婴儿们在痛苦中痉挛并尖叫不已。过了一会儿,护士长关上了电闸。

“这样的试验大约重复200次左右,”长官微笑着对参观者说:“这些孩子们就会对图书和花朵形成本能的憎恨,他们的条件反射就这样被限定了。”

是的,“限定”正是这个美丽新世界的最为关键的词语。在这个新世界中,人从受精开始就被“限定”了。精子和卵子在试管里被调制好,不健康的胚胎被“限定”出局,健康胎儿在孵化器里长大。然后从婴儿养育室开始,孩子们一路被“限定”的厌恶书籍和自然、厌恶独处、厌恶家庭、厌恶宗教和艺术,同时被“限定”的热爱集体、热爱消费、热爱滥交。

当然,这个世界也有阶级、有社会分工,人类经基因控制孵化,被分为五个阶级,分别从事劳心、劳力、创造、统治等不同性质的社会活动,每个人在自己的社会活动中都“幸福的生活着”。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受着控制的社会,人类已经沦为垄断基因公司和政治人物手中的玩偶。

在这样的世界中,人们失去了个人情感,失去了爱情,失去了痛苦、激情和经历危险的感觉,更为可怕的是,人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失去了创造力,失去了自由意志。幸福的人们“被幸福”着,统治者们达到了彻底操控人们的目地,就像凯瑟丽娜,像曾经和当今的无数中国人一样。

这样的社会无疑是个恐怖的社会,曾经的毛时代和江时代的中国人虽然没有达到如此地步,但对权力的驯服、对暴力的恐惧,在自由意志上的缺乏,与之并没有什么两样。或许,财新网刊发此文除了再一次否定文革、否定江时代的暴力统治外,更是在引发人们思考:我们到底该追求怎样的幸福?显然,不是被洗脑,不是失去自由思考的空间,也不是日日生活在恐惧中。而拥有这样的幸福的前提是中国社会发生彻底的改变。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9-27 10: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