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天奇:中共十九大存变数 常委或七变五

人气: 442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0日讯】习近平十八大上台以来,屡屡打破中共潜规则。随着2016年底“习核心”确立,习在中共十九大上进一步突破常规的可能性也进一步增加。2017年伊始,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制存在的变数即成为舆论话题。中南海最新释放的高层人事信号之一是,政治局常委人数或七变五

1月7日,美国之音援引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的话说,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本身“人数可能会增加到九人,也可能减少到五人,或者就完全被取消了。我们无法确定”。

1月3日,亲北京的港媒《星岛日报》发表社论称,“习核心”已经扫清了政治障碍,将强势掌控十九大高层人事主导权。外界传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将由七人变成五人,“七上八下(67岁续任,68岁退休)”的潜规则即将改变,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可能连任等,并非空穴来风,也是十九大的看点。

习阵营为王岐山的留任进行舆论造势已久。中共中央办公厅官员去年10月底明确向外表示,所谓“七上八下”的规定,只是民间说法,不足为信。官方如此表态,意味着习的最密切政治盟友王岐山在十九大留任应无悬念。

习近平上位以来,通过成立逾十个中央领导小组,集中掌控权力。近年来,习阵营不断释放废除常委制、建立总统制的信号。2016年7月7日,微博账号“反腐动态A”发表文章《“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公开否定江泽民当年为架空胡锦涛而设置的九常委制,释放废除常委制信号。

赵紫阳前智囊吴国光认为,这实际上是习近平的策略,“就是说,你不让我按照我的政治局常委安排、得到对我有利的方案,那我就把这个桌子掀了,就没有政治局常委这一说了。”

对于习近平而言,在不能一步到位取消常委制的情况下,首先要确保十九大对政治局常委人选的主导权,其次是逐步推进取消常委制。

去年6月底以来至今,习近平至少五次直接点名现任政治局常委。六中全会通过的政治生活准则与监督条例,相当于在中共内部制度层面上废除了“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习对现任常委的震慑与权力限制,形同变相废除常委制。

而习阵营最新放风的将十九大常委人数七变五,很可能是习逐步废除常委制的又一举措。

自1982年以来,中共十二届政治局常委人数为六人;十三届常委人数为五人;十四、十五届常委人数均为七人;十六、十七届常委人数均为九人;十八届常委人数均为七人。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十六大上发动政变,留任军委主席,并将心腹悉数塞入常委,常委人数由七变九,胡锦涛、温家宝被彻底架空;到十七大,常委人数仍为九人,江派常委人数仍占多数。

十八大前夕,重庆事件爆发,江派政变密谋曝光。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从九人减至七人,此前由江派常委把持的政法委书记被踢出常委;另外,国家副主席一职不再设为常委。

既然十八大上常委人数已九变七,十九大上常委人数进一步由七变五亦未尝不可,而常委人数为五人在中共历史上早有先例。或许,常委人数逐步由九变七,再七变五甚至更少,乃至取消,是胡锦涛、习近平十八大前早已默契定下的方案。毕竟,胡锦涛当政十年,深受被江派常委架空之痛。

对于已确立“核心”地位、掌控高层人事主导权的习而言,常委人数减少由七变五,更有利于习将亲信人马部署进政治局常委,并阻止江派绑架中共体制按惯例将接班梯队人选塞进常委;防止十八大上江泽民心腹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被塞入常委的一幕重演。

目前的七名政治局常委中,习近平是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中共总书记;李克强是国务院总理;张德江是人大委员长;刘云山是分管意识形态的书记处书记;王岐山是中纪委书记;张高丽是国务院常委副总理。

如果习近平在十九大果真将常委人数由七变五,那么哪两个职位被剔出常委会,将是最大的看点。现在,根据以往的迹象做一些猜测。

可能性之一:参考十八大模式,管意识形态的书记处书记与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退出常委会。

中共政法委系统被称为“刀把子”、文宣系统被称为“笔杆子”,长期被江派操控并用于架空、对抗胡锦涛、习近平,深度涉入江派政变阴谋。中共十八大上,政法委“刀把子”被踢出常委会。十九大上,分管意识形态的书记处书记会步政法委书记后尘被踢出常委会吗?

与之呼应的是,文宣系统已是习、王的重点清洗目标之一。掌控“笔杆子”是习、王部署一系列政治大动作的前提条件。十九大上,习将分管意识形态的书记处书记踢出常委会,加强垂直领导“笔杆子”,很可能是习的一个优先考虑方案。

继续参照十八大上国家副主席不再列入常委会,十九大上另一个被踢出常委会的可能是剩下的一个副职──国务院常务副总理。

实际上,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通过成立各种领导小组,直接参与各种行政事务决策。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张高丽沦为七常委中的“打工仔”,已被边缘化。另外,习如果推进总统制,将会逐步加强掌控行政权力,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的角色会被进一步弱化,降格退出常委会是势所必然。

值得关注的是,现在分管意识形态的书记处书记是江派常委刘云山,国务院常委副总理是江派常委张高丽。按照中共潜规则,现任常委可提名常委接替人选。若“笔杆子”与国务院常务副总理被定下不再入常委会,意味着刘云山与张高丽将丧失十九届常委的提名权。

可能性之二:参考“五人小组”模式设置五常委。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王岐山展开多轮巡视的同时,要求地方建立“五人小组”听取巡视汇报制度。“五人小组”成员的标配是“省委书记、省长、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部长”。陆媒报导公开称,“五人小组”成员在省一级权力结构中对决策影响最大。

如果按照“五人小组”,在中央层级常委会中,中共总书记、国务院总理、中纪委书记已在“五人小组”中有对应位置,差别在于专职副书记、组织部长尚未在常委层级有对应关系。

近期,习近平的陕西帮亲信、现任中组部长赵乐际在十九大“黑马”入常的消息不断。如果赵乐际入常,继续分管组织人事,则与“五人小组”中的组织部长角色对应上。

另外,中南海2016年底通过港媒放风称,将把习近平的最高权力位置从总书记换成主席,把中共总书记的头衔退回到中央书记处的总书记。在这种变动模式下,习的现任“大内”总管、中办主任栗战书在十九大将以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头衔入常。中央书记处总书记将与“五人小组”中专职副书记的角色对应上。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设立深改组、监察委等小组或机构,大多从中央到地方对应设置。习、王在地方省委设立“五人小组”,是否已为政治局常委五人模式埋下伏笔,目前不得而知。

按“五人小组”模式设置政治局五常委,将把人大委员长与政协主席排除在政治局常委会之外,这将意味着政治局常委会更具有中共政党机构色彩,习或将在政治局常委会之外,与人大、政协等另外组成国家性质的权力机构。习将党权与国家权力切割,将是具有政治变局性质的大动作。

常委制按“五人小组”模式设置会冲击大、阻力大、变数多,是否有这种可能性,值得关注。如果仍旧维持七人常委制,一种可能的折中模式为,“五人小组”角色再加上人大委员长与政协主席组成七人常委制。

可能性之三:折中模式,政协主席不再入常,书记处书记与常务副总理二者去一。

中共人大系统作为名义上最高的权力机构,在习近平以后的施政决策、人事任命、权力机构设置等有关政经变局大动作中起着关键作用。考虑到这点,习应该会继续让人大委员长保留在常委会,并安排亲信人员接掌。

而政协主席则很可能被安排退出常委会,让名义上的政协系统民主党派体现一点“在野”色彩,作为习部署政治变局的一个先行试水动作。十八大以来与政协相关的两个变化,预示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首先,2015年4月与7月,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分别审议通过《统一战线工作条例》,决定设立“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领导小组”;5月份,中共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召开,除了习近平和俞正声外,并无其他常委参会,习近平发表讲话。目前,统战领导小组组长未见公开报导。但习的上述三大动作显示其已加强直接掌控中共统战系统,这意味着政协及政协主席对统战工作的领导权已被削弱或移交给习。

其次,中共十七届政治局中,政协副主席王刚是政治局成员之一。而在十八大上,政协副主席杜青林未入局,中共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则按惯例入局。显示十八大之初,政协已有被降格的迹象。

按照这种态势,中共十九大上,政协主席很有可能只入局,不再入常。

如果常委七变五,除了政协主席外,书记处书记与常务副总理按照前面的分析,可能二者去一。如果书记处书记保留,此前许多迹象显示习的亲信栗战书将接替刘云山入常。如果书记处书记不保留,栗战书则很可能如放风的消息所言,接任中纪委书记,而王岐山出任人大委员长。

中国时局发展至今,习江斗中,习已取得压倒性态势,习将强势掌控十九大的人事布局,江泽民、曾庆红再也掀不起大风浪。离中共十九大还有九个月的时间,常委制模式及其人选仍存在变数,各种消息料将被更密集地释放。十九大常委人选最终结果将预示或者说决定习当局未来一段时间的政治走向,其与中国政经变局之间的关联性将是最重要的看点。#

音频视频: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预测之四 常委或七变五 哪两人出局?

(大纪元2017年1月9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7-01-10 1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