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班长的故事

作者:馨然
在常人中,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坏,争争斗斗何时了?万事皆有因缘啊!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顺应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Fotolia)
  人气: 294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今年六十岁,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现已退休在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回忆起在大法中受益的许多往事,感慨万千。今天我和大家讲一个我在工作时期与工厂车间班长之间的故事。

从技术主力到班组里的“刺头”

我原是一名中型企业的工人。在大陆,工厂倒闭转型是常有的事。我单位因经济不景气,转型与一个大型汽车厂合作,为该厂做汽车保险杠。我单位新安装一套生产线,我所在车间的任务,是为保险杠喷涂油漆。因生产线是半自动化,而喷涂保险杠的过程都是手工操作。这就要求要有一批技术较高的喷漆工。

为达到技术要求,我单位特从台湾请来一位有经验的技术人员,进行现场指导、传授喷漆技术。单位又从车间中选定三名员工,现场向台湾技术人员学习,作为将来喷漆车间的技术主力。我就是这三名被选定的员工之一。经过一段时间的传授学习,我被确认为是三名喷漆工中技术最好的一个。台湾技术人员在要走之前对单位领导说,以后喷漆方面的技术工作可以由我担当。

汽车总厂要求我们单位拿出一百个保险杠的样品送去检验。合格后正式投产,如不合格将会有很大麻烦。领导决定这一百个样品的喷漆工作全部由我一人完成。我认真用心地喷涂了这一百个保险杠。经实践检验,保险杠全部合格,单位正式投产。我的喷漆技术也因此而被领导和大家认可。

我被选定为喷漆车间的第一任喷漆班长,也是喷漆主力。我任劳任怨,早来晚走,一心扑在工作上,也因此而被公认是最负责、最肯干的班长。

随着单位效益的提高,规模的扩大,人员的增加,单位的腐败现象也随之而来。领导不再重视工作态度与技术能力,而更重视的是人际关系。这样我这个小小的喷漆班长也就被排挤掉了,并被调离喷漆班,去了另外一个班。这卸磨杀驴的现象在当今社会是常见的事。

新去的那个班组的班长是个大嗓门,说话高分贝。靠着和主任的关系好就有些趾高气扬,在我这个落魄的班长面前更显得意忘形。我气炸了肺,怨恨冲天,工作态度也就彻底改变了。

这个班长没有技术能力,是靠关系当上的,因此同事们也都不服。我因是老班长,又有技术基础,班里的同事对我都很信服,和我关系很好。我借此有利条件,想尽办法去为难班长。工作休息时,我有意挑逗同事冷漠她,让她难看。干活时我总是走在最后边,逃避责任挑最轻的活干。平时我还注意收集班长和主任之间工作失职或不正的行为,以便找机会报复。

有一天车间搞卫生。班长喊大家都出去干活。等大家都出去后我才慢腾腾地走出来。班长按人分配,包块干活。早到的同事已经都干了很多了,我才走出来到班长那领活。一看,只剩下一块最不好干的地方让我去干。我炸了,指着班长喊:“你欺负我,凭什么让我干这块?”班长说,按先后顺序排的,你最后出来,只能是这块。我嚷道:“排什么顺序?班里多少人你不知道吗?谁该干哪你不知道吗?你长脑袋干啥的?”班长一看我来势凶猛,转身去了办公室找主任去了。

我一看机会来了,这下可以大闹一场了。我想好了我收集到的他们的事情,准备当众羞辱他们。随后我也去了办公室。一进屋我就冲着主任说:“我今天就说说班长的事。”主任知道我早已憋足了劲,今天就是找茬来了,他很心虚。我刚说了个开头,他马上就赔着笑脸对我说:“大姐,别着急,什么事好好说。”然后突然转过脸去对班长大声指责:“你为什么给大姐安排这样的工作?你怎么干的工作?”接着一顿数落。班长满以为主任会为她作主,没想到等着她的是一顿批评。她像座泥塑木雕一样呆在那里。

从此她那高分贝的大嗓门,在我面前低了八度。我这个当初最肯干的班长,成了车间最难摆弄的“刺头”。因此也在我和班长各自心中结下了怨恨。

我变了 班长也变了

生活的艰难、工作的失意、疲惫的争斗,深感世态炎凉,不知何时我已疾病缠身。尤其是心脏病、肾炎更为严重。心脏病犯病时就会突然不省人事,我觉得人生好像无路了。就在这时经人介绍我修炼了法轮功。

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所有的这些病状都离我而去,我整个换了一个人。不但我的身体和精神大有好转,更主要的是我的心态和世界观有了一个根本的转变。师父说:“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1]师父还说:“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我仔细回味我的人生,思索周围的人和事,真是觉得师父说得太好了。在常人中,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坏,争争斗斗何时了?万事皆有因缘啊!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顺应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我改变了对班长的态度。

工作时我不再慢腾腾地落在最后,而是默默地走在前面;休息时我不再与同事们含沙射影的起哄,讽刺挖苦班长了;班里环境需要维护时,我默不作声的、静静的自己就去做了。初期同事们都觉得很奇怪,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不是我了?特别是班长觉得很诧异,怀疑我又有什么鬼主意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有一次班组里有一个同事在休息室里耍笑戏弄我。要是在以前我会反唇相讥,斗个上下高低,这次我笑着说:我修炼了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不会和你争的。我这一说这个同事更来劲了,嘲笑侮辱的话更多了。我一直微笑着、静静地听着。最后那个同事说:你可真的变了,真变好了。这一切班长都默默地观察着、思索着,她也觉得我变了。

我变了,班长也变了。她不是变好了,而是变得开始给我找茬、刁难了。以前见到我这个“刺头”,她躲都来不及,现在她要为难我了。我想也许是因为我以前对她的伤害太重了,我应该理解她呀!

早晨到单位开始工作时,班长喊着大家干活,却直接冲着我喊。我应声而去,认真去干。本来是大家一起干的活,出现问题时,她又直接冲着我说没干好。我静静地听着。

一次她喊干活,可这时我正在换穿工作鞋,没能立即去干。她过来抢过我手里的鞋,一下子扔到车间的一个水池边。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大家不知道我究竟能忍到什么程度?如果把我这个“刺头”逼急了,真要是一场大战,班长就得“灭火”。我平静地走到水池边,取回自己的鞋干活去了。师父说:“常人把一些摩擦、一点事情看得很大,活着就为一口气,不能忍,逼急了什么事都敢干。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得很大的东西,你看得就很小、很小,太小了。”[2]

“刺头”成了不是班长的“班长”

这件事对班长触动很大,她对我又有变化了。

班长本人经常脱岗,而员工们也经常是消极怠工,这在大陆已是习以为常的事了。她脱岗回来时发现,很多时候真的是只有我认认真真地在工作。有一次她脱岗出去喝酒,回来后急急忙忙地到班组查岗,发现班组里只是我一个人在干活,而且我累得满头大汗。她很尴尬,不好意思地说:“你、你、你累了!我、我、有点事。”我忙轻声地说:“没事的,你也快休息一下吧!你脸色有点红,休息一下就好了。”她感动了。

我因为以前当过班长,对全车间的许多工位有过一些接触。对哪些工位怎样管理,哪些工位怎样工作,有一定的了解。有时班长忙或有事不在时,我就默默地补充上去。这样我这个“刺头”,又成了不是班长的“班长”。

班长和我之间的怨恨,渐渐地化开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集团出于小人妒嫉,利用手中权力,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地迫害。我无端地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这在单位里成了爆炸性新闻,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被绑架?大家都在相互询问。这时班长站了出来,到领导办公室为我鸣不平:法轮功是好的!馨然是好人!她是最好的人!她亲口讲述了我修炼法轮功的前后变化,和我们之间矛盾的转化过程。当我从看守所回单位上班时,班长以热辣辣的目光、高分贝的大嗓门、急切切地说:“你可回来了,可想死我了!我到处说:法轮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那一刻我被感动了……

再后来,我在单位上班,全单位从领导到同事们,对我修炼法轮功,无一人反对、无一人迫害、无一人举报。只要不影响工作,在单位任何地方都是我讲法轮功真相的场所。

由于公安、国保经常地骚扰,我被迫离开了单位。不但是我,就连我的家人、孩子也被骚扰,孩子也被迫离开了学校。我们过上了流离失所的艰难生活。几年过去了,由于中共的迫害,我们的生活陷入艰难的困境。

“共产党害你,我帮你!”

有一天走在街上,突然一个高分贝的大嗓门,喊着我的名字。一个人向我走来,噢,是班长!到跟前她急切切地说:“我可看见你了,这几年你好吗?我可惦记你了!”我向她讲了中共对我和我家人的迫害,特别是我的孩子高中毕业,正面临着考大学,却因公安的骚扰,离开了学校,不能参加复习,也不能保证考上大学。她一听急了:“孩子没学校上学怎么考大学?共产党太坏了,怎么能这么迫害你这样的好人?共产党害你,我帮你。我帮你求人找学校,让孩子上学。”随后她又关切地说:“电视上说你们法轮功上天安门自杀,我一看就是假的。我对我认识的人说:“电视上都是骗人,法轮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我流泪了……

又是几年过去了,又是在街上,我俩相遇了。她又是急切关心地问:“孩子怎样了?你好吗?”我告诉她,是因为她的帮助,孩子考上了如意的大学,现在很好。我也因为得到很多好心人帮助,现在已走出了困境。她高兴地笑起来,用她那高分贝的大嗓门说:“我记住你说的话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高兴地告诉我:“我们夫妻以前两地生活,现在我丈夫的工作也调回本地了。”我说:“是啊!天佑善人呀!”我们说着、笑着,忘记了这是在喧嚣闹市的街头,尽情倾诉着我们的心声。

我们挥手告别,她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我和班长的故事讲完了,但又好像没完。像这样的故事在法轮功学员的群体中,成千上万、浩如烟海!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岁月的洗礼,冲淡了许多往事。但班长那高分贝的大嗓门,热辣辣的目光却依稀浮现在我的眼前:“法轮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首!

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愿所有的世人明真相,得善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7年5月8日晚,美国神韵世界艺术团在德国柏林波茨坦广场剧院(Theater am Potsdamer Platz)进行了今年的首场演出。神传文化的洗礼令观众耳目一新,并收获身心灵的愉悦,剧院中掌声不绝于耳。
  • 她,一生坎坷,屡遭魔难;她,喜欢求神问卦,一直想搞明白自己的命运,又不甘被命运束缚。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本书,刹那间,一直迷惑不解的人生问题都得到了解答。从此,一条新的人生之路在她面前开启。是怎样一本书,让她的生命再造呢?
  • 谈到外星生命的电影题材, 虽然早在美国登月、发展太空计划时,就偶有出现,但是首度掀起全球瞩目风潮的,应属1982年轰动一时并造成热门话题的电影——《E.T. 外星人》(E.T. the Extra Terrestrial)。导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Allan Spielberg)把具神秘色彩的外星人以温馨的方式包装,除了满足观众的好奇,再加上科幻、悬疑、关怀等文艺特质呈现,创造了相当高的票房。
  • 第四届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粤菜金奖得主罗子昭。(罗子昭提供)
    做菜如做人,要做好菜、须先做好人!它是真正的人生道理。你的心是善良的、平静的、祥和的,那么你做出的菜一定是舒展的、通透的,而且明亮的。
  • 《推背图》的四十四图,连同下文将要解析的李淳风的《藏头诗》和刘伯温的《烧饼歌》,可以说是在中国历史上流传广泛的预言中,描述圣人救世圣迹着墨较多的预言。这些描述比较晦涩难懂,超越了常规的逻辑性,然而很神奇的是,竟然与西方《圣经.启示录》中的描述惊人相似。本集先对《推背图》四十四图加以简单解析。其他的在后文中继续…
  • 许州的官吏韩常(人名)执法很严,喜好杀人,派人押送囚犯到汴京。有的囚犯在路上逃走。监管的小吏害怕因丢失囚犯而获罪,打算把剩下的、没有逃走的囚犯全部杀掉灭口,来掩盖有人逃走的事实。高昌福察觉了监官的小吏的意图,阻止了对囚犯灭口的阴谋,使十分之七、八的囚犯幸免于被杀害。于是,其他小吏怨恨高昌福,打算陷害他。
  • 许多老夫老妻都拥有一首特别的歌——姑且叫它“我们的歌”,会让他们想起婚姻中的大事或时间点,比如初次见面、婚礼,或是因战乱分开的岁月,密友和其它至亲之间也如此。关于“我们的歌”的强大力量,一直流传着很多轶事,还有相关的电影——正是这些歌,让失智症患者想起了自己是谁,重新产生了亲情交流。
  • 人情绪一紧张就容易胃痛,或一直有便意,或大肠急躁症,不是便秘就是腹泻;压力大就拼命吃东西,用吃来缓解压力;当忧愁、思虑、悲伤或沮丧时就吃不下;这些因情绪引起的肠胃反应,最贴切的写照就是:你的心情,小肠知道;柔肠若寸断,自己要负责。
  • 女儿上高三时,我看了一遍《转法轮》这本书后觉得真好,就想推荐给女儿看。当时我有两个顾虑:她们从小受恶党灌输无神论,学习的课本里就有污蔑、诽谤大法的谬论,大法的真相她能相信吗?另外,大法书表面虽浅显,内涵却高深,而且修炼要吃苦,蜜罐里泡大的她能接受吗?出乎我的意料是,女儿看书后立刻走入了大法修炼。真是天大的洪福降我家!
  •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即为各宗族共同的命运的记录。此共同之记录,构成了各宗族融合为中华民族,更由中华民族,为共御外侮以保障其生存而造成中国国家悠久的历史。这一部悠久的历史,基于中华民族固有的德性,复发扬中华民族崇高的文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