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家庭旅馆收留卖淫女 华男判入监4个月

“帮人不慎”惹大麻烦 当事人:我做的对还是错?我不知道

在8月中旬,纽约华埠就有一家按摩院,因涉嫌提供色情服务被关门。 (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23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9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法拉盛华裔夫妇辜建忠(Jian Zhong Gu)和龚爱华(Aihua Gong,音译),因涉嫌运送中国妇女跨州卖淫,被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以共谋跨州卖淫、跨州运送卖淫及利用跨州商务从事非法活动三项罪名起诉。龚爱华日前承认“共谋跨州卖春”罪,被判监禁三个月,辜建忠昨天(8日)被判入监四个月,刑满释放后接受3年狱外监管。

庭审中,检方称,辜建忠夫妻在法拉盛经营一家非法旅馆,许多中国妇女在那里一边当妓女,一边提交难民申请。夫妇俩将该“旅馆”当作中转站,最终将这些妇女送到密歇根州的按摩院卖淫。检方说,辜建忠为她们购买机票,并在密州租下一处公寓给她们住,还在网络上刊登按摩院的广告,招揽顾客。而经警方卧底调查,这家按摩店实为妓院。

法官在宣判前,向双方律师提出许多尖锐的问题:这些中国妇女怎么来到美国的?辜建忠如何建构卖淫链条?或他是偶然被卷入事件中?夫妇俩在其中是什么角色?谁担主要责任?辜建忠曾任主席的江西同乡会与事件的关系?辜建忠刊登的广告内容是什么、有无暗示卖春?这些妇女如何一边卖身一边申请政治庇护?

住宅成中国学生抵美落脚第一站

60岁的辜建忠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着黑色西装,头发剪得很短。获得法官允许后,他站起来,用英文向法官发表了大半个小时的长篇大论,介绍自己小时在中国苦读书,其后在中国担任高级公职人员,1989年来纽约大学读“公共管理”研究生,立志毕业后回国当市长,1989年6.4事件后他决定留在美国。

辜建忠说,他把妻儿接来美国后,为了养家糊口,他做过很多工作,做外卖、开杂货店、开洗衣店、卖人寿保险、做中美贸易、开美甲店、家庭旅馆等。他努力工作、辛苦养家,给孩子们快乐的童年,三个女儿都成长得很好。辜建忠又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谈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谈到美国对中国的帮助,他真心的热爱美国。

他还谈到自己信佛,佛教徒反对邪淫,也谈到他的人生观。1990年他开美甲店的时候,曾有人要求他做色情生意,称这样的生意来钱快、又简单,那时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辜建忠说,1990年底,很多中国学生辗转来到美国,作为纽约江西同乡会的会长,他们家成为很多学生抵美的第一个居住点,有些学生半夜在地铁站迷路了,他立刻去接他们,有些学生在他们家一住就是几年,很多人所用的通信地址都是他们家这个住址。

后来随着更多的中国人到来,辜建忠夫妻就向朋友借钱,开了家庭旅馆,招待来美的中国生意人、学生和游客等,刚开始只收他们200元月租。“有些是中国的政治异见人士,他们的经济很困难,我们都免费给他们住,甚至供应他们吃。”辜建忠说,他和太太都以助人为乐。

辜建忠滔滔不绝的陈述着,说到激动的地方,时不时的哽咽起来,而法官则身体微微前倾、聚精会神的倾听。从家庭旅馆开始,接下来的剧情就让人意外了。

中国贫穷妇女涌来美国 从事按摩业

他说,后来有一组中年妇女从中国过来,他们不懂英文,没有任何一技之长,却涌到美国来,“我不认识她们,但她们知道我,她们到达JFK(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后就给我打电话,要我去接他们。”

辜建忠去机场接来了人,“她们来了之后,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她们一来就找工作,但是原来传统的就业市场、例如制衣厂已经消失,她们大多数就直接去按摩店,法拉盛每个街区几乎都有按摩店,2003年至少有3万名妇女在法拉盛做按摩女。”

辜建忠说,那时他接到很多这样的接机电话,找到工作后她们就消失,有些人用他家的住址做联系地址,或者寄放大件行李在他家,他把地库(Basement)给他们用。对这些无身份群体,“她们没有信用卡,我也用自己的信用卡帮她们刷卡,帮她们存款,这对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像商业决定一样。”

他说,他从未介绍这些住在他旅馆的女性卖淫,当他得知这些妇女(卖淫)被打、被欺负,只能帮她们。有一次,一名妇女辛苦赚的6千元美金被抢,还有的人被打得伤痕累累,他和太太就连夜开车送受害人到法拉盛医院,这名妇女在他家住了一个月疗伤,然后又消失。

“大多数这些妇女,我不知道她们的真名,她们用的是假名。”辜建忠叹气说,在任何情况下,卖淫都是被人们视为一种耻辱,但尽管她们又穷又困难,他还是尊重她们,知道她们要寄钱回国养家,“是中国政府没有对她们提供帮助,令她们不得已从事这样一个危险的职业。”辜建忠说,他们俩夫妇只是帮助这些妇女,“她们信任我们,我们信任她们,我做的对还是错?我不知道。”

辜建忠的代表律师Kafahni Nkrumah恳请法庭从轻处罚,他说,其中一名按摩女利用了辜建忠,该女现在还在密歇根底特律经营卖淫生意。法官感谢辜建忠的陈述,帮助她澄清了一些问题,但鉴于辜建忠的行为已触犯法网,最后判他入监4个月,比量刑建议的18~24个月要轻。辜建忠从明年1月份开始入狱服刑。

当日有6名辜建忠的亲友前来旁听。庭审结束后,一名吕姓女士边走边说“太冤了”,她说,自己认识辜夫妻两人5年,知道两人乐于助人,用自己的身份证给人办证,“结果帮的这个人把他给害了”。

辜建忠的代表律师Kafahni Nkrumah也说:“这个案子很特别,与我以前所代理的所有案件都不同,辜建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他是一个好人,这是好人犯错。”辜建忠本人则告诉记者,自己“帮人不慎,罪有应得”。

案件背景

根据起诉书,辜建忠和龚爱华夫妇,自2014年5月至2016年4月,数次从纽约运送亚裔女子至密歇根的按摩店。探员调查发现,许多无证亚裔女出于极大的经济需求而来到美国,他们常常是欠下巨债而被人偷渡到美国,或者因为家境贫困而偷渡来美,由于没有合法工作身份,其中一些人被迫在打着按摩院幌子的非正规店内卖春,或等电话通知到宾馆给顾客提供性服务。

曾有18个申请过政治庇护的亚裔女性,在填写文件时所用地址都是该夫妇住址,18人中有四人曾因卖淫被拘捕。2014年9月至2015年12月,龚爱华在密歇根一家当地报纸上刊登按摩店的广告,经调查,这家按摩店实为妓院。这些广告均使用辜建忠或龚爱华的信用卡购买。两人还购买了网上的广告。◇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