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华为2012年在美国听证关键问题上欺骗

人气 2431

【大纪元2018年12月26日讯】在集团副董事长兼CFO孟晚舟获保释后,原本在庭审期间一直不作声的华为公司,近来也开始主动发声。12月25日最新消息是,华为董事长梁华表示,华为将会严格遵守包括联合国、美国和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

但有别于华为当局这几次对外回应的软调性,在华为内部也好,中共喉舌媒体方面也好,自孟晚舟案发后,孟案以及华为被质疑的安全问题,显然都被有意无意导向是中美贸易战和5G之争的“牺牲品”。

而从外媒报导可知,早在2007年华为的业务模式已被美国国会及情报机构关注。2011年2月起,美国国会开始对华为和中兴进行调查,以确定它们的产品和服务是否威胁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此外,澳洲政府曾在2012年以“国安理由”,禁止华为涉入总价490亿澳币的全国宽频网路铺设计划。2014年2月,华为也曾遭到印度政府组成跨部会小组进行调查,原因是华为涉嫌窃听印度国营电话公司BSNL(Bharat Sanchar Nigam Ltd.)。

还有更多更早的例子。那时候既没有中美贸易战也没有开始5G商用,而且对于华为产品的国安忧虑,不只是来自于美国,也包括于澳洲、印度等多个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2011年起针对华为展开的调查中,作为调查的一部分,2012年9月1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召开了一场题为“中国通信企业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听证会,时任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丁少华、中兴通讯北美洲和欧洲部高级副总裁朱进云作为代表出席听证会接受质询。

这是华为第一次在美国国会参加此类听证会,从海内外报导可知,当时美国议员追问的一个重点,也是调查的关键问题是,为什么民营企业设有党委?党委成员是谁?党委是否参与公司决策?

当时丁少华在会上回应说:“华为公司党委是根据中国公司法的规定设立的,就连沃尔玛等外资企业一样设有党委。党委组织的功能主要体现为提供员工关怀,敦促员工遵守职业道德等方面,绝不参与企业管理与决策。”

华为承认设立中共党委,但在公司官网上的相关介绍中却遍寻不着,而在“管理层信息╱监事会”中会发现,监事会成员周代琪,其头衔除了常务监事,还有“首席道德遵从官、道德遵从委员会主任”。

公开报导显示,如《昆明日报》12月20日报导,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会见华为公司党委书记周代琪一行,双方就深化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而今年诸如此类报导不少,即周代琪以华为党委书记身份拜会了多地官员,除此还有央企高层,如西部机场集团、陕西省地方电力集团、中陕核集团、广州港集团。周代琪去年也见了中国电科、中国能建(能源建设集团)等,都是重量级中央企业。

在有限时间及范围搜寻之下,周代琪至少从2009年起就以华为党委书记身份公开活动,拜会各省市高层的频率不可谓不密集,且所到之处不是商谈重大合作事宜,就是签署合作协定。特别的案例还有,2017年6月30日,陕西省市级公安机关领导干部培训班在深圳华为总部举行,华为公司党委书记周代琪出席开班仪式。

新浪网站2017年“盘点成立党委的互联网公司”中写道,早在2007年,华为党委就已下辖300余个党支部,并拥有12,000多名党员。

在周代琪之前的华为党委书记是陈珠芳,公开资料显示,陈珠芳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该校是教育部直属、中央直管副部级高校。1995年陈珠芳到华为当上第一任人力资源部长,后改任华为公司党委书记。陈珠芳被指是一辈子搞党政工作的人。目前被推广到整个公司的所谓“全员导师制”,在华为内部这一做法最早来自于华为的研发体系──中研部(中央研究部)党支部设立的以党员为主的“思想导师”制度,华为第一批思想导师,是任正非委托陈珠芳去“两弹一星”基地请来了一批退休的科技人员。华为中研部成立于1994年10月前后。

根据这些公开资料,华为早在1994年设立党委系统,只是现在以“道德遵从委员会”称谓,这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就很说明诚信问题。同时现任华为党委书记周代琪的公开报导表明,丁少华当年在美国听证上的“党委组织的功能主要体现为提供员工关怀,敦促员工遵守职业道德等方面,绝不参与企业管理与决策”的说词,无疑是在国会山当众扯大谎。这也说明,华为高层其实心知肚明,美国等各国对于华为的各种疑问,基于同样的原因,那就是无法信任中共。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美议员关注中兴华为设备流入国防设备供应链
澳媒揭露华为公司向澳洲政客大献殷勤
颜丹:从“华为手机挡子弹”说起
【新闻看点】当中共监视器 华为欧洲连遭重挫
最热视频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拍案惊奇】美净网全面清共 美军机夜临广东
【西岸观察】美最大退休基金华裔高管闪辞
【十字路口】武汉疫情惊人 战狼放软6大因素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一网打尽式舆情维稳揭秘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黑手伸向中产阶级?北京民宅被强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