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为孩子争取正义”的父亲能如愿?

人气 269

【大纪元2018年02月28日讯】这两天,江苏徐州报考事业单位、却以第一名身份“落榜”的女硕士纪元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相比她的遭遇,其父为女儿维权的坎坷经历以及在接受采访时的感言似乎更令人动容。

这位父亲替女儿维权以辞职为代价,并且历经了重重波折。据他回忆,“刚开始就是找人社局讲道理嘛,道理讲不下去,我就去徐州市政府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接待的人不收材料,我就让纪元给徐州市人社局‘局长信箱’写信”;“后来纪元给徐州市人社局事业处打电话”;“跑了能跑的部门了,结果却感觉是一个迷宫”。于是,这位父亲只能选择走上“民告官”之路。

在收到“一审判决确认徐州市人社局取消纪元聘用资格行为违法,但不会撤销这个决定”的结果之后,纪元的父亲仍表示“一定会上诉”。对“徐州市政府方面对相关人员做出了处罚决定”,他也表示“不认可”,认为“处理这些干部和纪元是否得到公正待遇没有任何关系”。他坚定的对记者说,“为孩子去争取正义,而不是让她忍气吞声”。

“为孩子去争取正义”这话,或许不只是一位中国父亲的心声。但问题是,能将此信念付诸行动,并坚持努力下去的中国父亲为何却十分少见?这大抵不是因为父母们不爱自己的孩子,而只是由于身在一党治下的中国父母们普遍对现实绝境感到束手无策而已。要知道,在一个以权力、独裁为中心的时代,孩子无爹可拼,似乎就意味着他的前途已被阻隔。

更何况,纪元的父亲所面对的不是孩子找工作,而是她要走仕途。摆在今天,进事业单位跟入朝为官似乎就是一个道理。“朝里无人莫做官”若放在如今这个买官卖官猖獗的腐败乱世,则更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此外,在行贿受贿、请客送礼的腐败乱象早已普遍存在于各领域的境况下,找工作又岂有特殊和例外?

不少中国人或早已深谙,在中共大搞钱权交易的境况下,那些有关系的或有权贵可攀附的,即便没有学历,也能谋到一份旱涝保收的职位;即使无所事事、没活可干,也照样能几十年如一日的吃着空饷。而如今,徐州女硕士求职被拒的悲剧,却让我们看到因没关系、无门路、不攀附权贵所导致的另一种结局,那就是即便考了第一,能力超群,也只能当一回“编制外人员”。

由于纪元是以“专业不符”为名被拒,因此有媒体站在“正义”的立场,对中国的招考专业划分标准口诛笔伐。一篇文章指出,“如果严格抠字眼,将‘中国语言文学’理解为专业而非大类,符合报考条件的人可能压根就不存在”;“目前公务员及事业单位招考,专业分类并无统一标准”;“同一省份中的不同地级市又有着自己的标准”;因此“近年来,类似因专业名称问题而引发的招录争议,并非个案”;“‘各自为政’为招考部门扩充的自由裁量空间对于招考公平性的伤害,不能不引起警惕”。

如果这些都符合事实,我们似乎更应该质问,这种奇葩的标准为何能在中国存在这么多年?每一次的招考若是参照这种漏洞百出、且会伤害公平的标准,又是如何让各级政府单位准确无误的选拔出人才的?如果不公的招考并非个案,法律为何没能发挥效力,司法审判又为何屡屡不让人信服?

答案其实已十分明显。在一个权力凌驾法律,司法被沦为政治奴仆的一党专制社会,又会有哪个政府部门、国家单位害怕被监督、查办?又会有哪一种公然挑战法律权威的政治行为害怕遭到司法审判?如今,在维权路上屡屡受挫的中国父亲仍要坚持诉诸法律,为自己的女儿争取正义,也就更令人感到扼腕与悲悯。

任何形式的“民告官”要想胜诉,都必须以特权当道让位于秉公执法为前提。一个中国父亲要想让自己的女儿拥有公平的竞争环境,就必须翘首以待,特权垄断就业等各类市场,独占高薪、稳定工作等各类资源的局面被打破。

然而,若将这种希望寄托于中共的自觉自愿,那恐怕就是白日做梦。因为打破市场被垄断、资源被独占这一局面的惟一方式,只能是彻底推翻独裁、解体专制,让特权无所依托。只有实现了权力制衡、司法独立,社会大群才有争取公平、正义的可能。#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中国各地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流失严重
中国面临求职难 大学生争当保姆
郑州女硕士从事业单位辞职到火锅店
颜丹:“985”、“211”可遏制“拼爹”?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韭菜轮流当 今年到你家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全面反击恶势力窃国
【思想领袖】约翰逊:拜登撒谎 媒体视而不见
【新闻大家谈】鲍威尔独立 川普变阵 大戏开演
【微视频】川普律师团出招 共和党的最后防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