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马来西亚人民纷纷卸载 Foodpanda

马国网友抵制Foodpanda,吁删除该App。(撷自网路)

人气: 1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赖意晴台湾综合报导)近日在台湾,食物外送平台突然成为新兴热门产业,其引发的劳资关系、安全等问题也闹得沸沸扬扬。外送平台在国外也引发许多争议,例如在马来西亚,由于Foodpanda日前片面修改叙薪结构,将时薪改为“按件计酬”引发外送员不满,发起抵制行动。当你饥肠辘辘并想要点餐之际会想到哪家外送平台? 在台湾可能会想到Foodpanda、优食(Uber Eats)或是户户送(Deliveroo)。对马来西亚人来说,Foodpanda可能会被踢出选项了 。

科技网站“Mashable”10月9日报导,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Foodpanda于2012年就创立了,但在马来西亚近两年才开始流行,是现在马来西亚最受欢迎的食物外送平台之一。马来西亚同类型的外送平台有“GrabFood”和已经倒闭的“HonestBee”。郊区送餐废“时薪制”,马来西亚新闻网站“Free Malaysia Today”报导,Foodpanda在9月时提出了一项全国性政策,片面改变了叙薪结构。新制废除“时薪制度”,改为依外送员配送的订单数量按件计酬,为了因应新制度,Foodpanda将每笔订单的外送酬劳从马币4.50元(约新台币32.79元)增加到马币7元(约新台币51.17元)。

在过去,旧的薪资给付方式中,外送员可以得到每小时4马币(约新台币29.11元)的时薪,另也会根据外送员的表现在每笔订单予以加给。如果外送员每周工时达60个小时,会得到60马币(约新台币730元)的奖励金。

马来西亚全国约有1万3千名外送员,有超过三成的外送员在马来西亚首都圈巴生谷(Klang Valley)以外工作。Foodpanda总经理达斯(Sayantan Das)说,新的支付方案其实是对外送员有利的,可以让外送员比原先多赚50%,因为他们将会在每小时的接单量上获得报酬。但是外送员们不买账。因为要达到马来西亚规定的最低工资1,100马币(约新台币7962元),外送员每月就至少要接275单,如果以每个月工作30天计算,每天最少要跑9张单。

网路发起抵制行动在Foodpanda发出声明后,推特上开始出现了抵制该公司的标签,像是“#boycottfoodpanda”、“#deletefoodpanda”、“#boikotfoodpanda”等抵制标语。推特网友@XavierNaxa说:“我很少抵制某项服务或产品,但是Foodpanda的管理让我不得不抵制他们。让我们开始抵制Foodpanda,我准备好了,你呢?”另外一位网友po了一个萤幕截图,建议抵制者不仅要卸载Foodpanda应用程序,而且还要对该公司给予低评价。

马来西亚《星报》(The Star)报导,尽管有许多来自外送员和网友的批评,Foodpanda仍会在10月起,于巴生谷以外试行新制度。在吉隆坡市区的外送员则继续适用旧的方案,直到有新的出现为止。达斯在一个记者会上说:“我们相信这个改变会使一切更好,因此我们将坚持这个新的制度。”政府单位反应不一,马国政府机构对于这项争议尚未有共识。

马来西亚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Syed Saddiq)在推特上写到:“身为一个部长,人民选择了我,但如果做不好,我也会受到人民的惩罚。作为一个公司,是有员工和消费者的支持才得以生存,同时也可能被员工和消费者毁之。”“傲慢的态度不是解决之道。本人仅支持公平对待员工和消费者的企业。”赛沙迪在10月1日与大约100名食物外送员见面并讨论当地自由业者在当前经济型态下面临的问题。许多外送员抱怨了不公平待遇、缺乏像是马来西亚雇员公积金(EPF)或社会保险(Socso)的经济保障,甚至当外送员因无法抵达取消订单时,就会有被禁止或是暂停接单的后果。

然而,现任首相马哈地(Mahathir Mohamad)表示,赛沙迪的说法只是他个人观点而已。抵制行为在马来西亚在是合法的,而Foodpanda也明白这一点。此外,Foodpanda似乎不太担心。达斯在记者会上鼓励抵制该公司的外送员去其他平台,从事外送工作。网友也提供其他送餐平台,例如GrabFood、DeliverEat、DahMakan、Mammam、Naked Lunchbox、麦当劳外送、肯德基外送等。目前看来,Foodpanda资方与外送员的战役还没有个明确的结论。◇

有网友说不只要删除App,还要给予低评价,照片显示评分只剩1.1分(满分5分)。
有网友说不只要删除App,还要给予低评价,照片显示评分只剩1.1分(满分5分)。(撷自网路)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