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学生:如果因为怕不站出来 香港就完了

10月19日晚,港人在中环爱丁堡广场举行“国际人道救援祈祷会”,为在反送中运动中受伤、离世的人祷告。图为钟同学和李同学。(梁珍/大纪元)

人气: 27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10月19日晚7时,港人在中环爱丁堡广场举行“国际人道救援祈祷会”,为在反送中运动中受伤、离世的人祷告。集会现场气氛肃穆,人们身着黑衣,由牧师带领进行祈祷和分享,播放反送中运动的整合片段,并以多国语言朗读香港民众向国际社会发出的人道救援宣言。

李同学和钟同学一起来参加活动今日的活动,她们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李同学表示自己走出来参加集会和游行,是觉得可能今次不出来,香港人永远都走不出来了。

“6月9号是我第一次出来游行,因为见到林郑做了些这样的事:她想推卸(搞出)《逃犯条例》的责任,又想继续当行政长官,就是不想理会我们香港人,觉得她自己‘搞得掂’(能处理),所以我们才走出来(抗议)。”李同学说道,“在6.12 之后,我们完全不会想到警察去打人,做了一件完全回不了头的事。警察是要保护社区法治、维护社区安全的,现在(他们这这样做),搞到我们(社会)全乱了。”

李同学对警方的暴力表示愤怒,她说:“我们香港人肯站出来,是因为不想每一个香港人都受到伤害,已经有不同的人(受到伤害了)。(警察对示威者)射眼,射头,射胸口(时)说是射肩膀,根本上他们就想推卸责任,也就是说他们开枪是合法,没射到任何人;就算是射到(人)的,也都不会有一个很严重的责任,林郑跟其他的警务高层,都说他们这样开枪是合法的。但香港法律讲了,开枪是不可以,就算是很恶劣的情况下,都不可以伤害别人的生命。”

“警察现在用不适当的方式使用催泪弹、催泪烟。我食(吸入)过催泪弹跟胡椒喷雾,也见过水炮车,催泪弹的说明书都讲了,是(要向)高空射,不可以向人射,但他们竟然近距离、5厘米(近)去射(人),这根本上就有生命安全危险的。”她说道,“他(警察)现在不理(示威者)多少岁,都是这样去做,是完全没道理的,那我就希望,可以有更多香港人站出来,就算没法站出来也不要紧,他们有这个心去支持香港就行了。”

李同学更对林郑推出的《反蒙面法》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戴口罩不是犯法的事,(人们)有病戴口罩,有什么不对呢?明星戴口罩都是为保护自己安全,那我们戴口罩也是为保护我们自己的安全。警察戴防毒面罩去释放催泪弹,他们也是在保护自己的安全,那林郑为什么不说他们(警方)是犯法,只会说我们是犯法,是暴徒呢?”

钟同学对此也表示赞同,她说:“是啊,我觉得整件事太荒谬,(政府)又整天出(台)一些很无理的法,例如《反蒙面法》,那应该去说警方,警方都整日蒙着面这样丢催泪烟,他们肩膀上面还没有编号,我们(因而)不可以投诉他;那我们蒙面都是保护自己,我们有权这么做。”

对于近日曝光的15岁女孩陈彦霖死亡事件和警方针对年轻人,特别是对女孩子的暴力行为会否感到害怕,李同学表示不会怕,“我觉得男女平等,他们(警方)特意针对女孩,可能是觉得(女孩子)柔弱。其实根本上,那个从心里面发出来的自信跟声音,是不会分任何年纪的。”

有人说中学生未成年,很多东西没考虑清楚,对此,记者询问了她们的看法。

李同学表示,完全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觉得人长到11、12岁,你开始到了青春期,你的头脑就会懂得判断对与错。可能说有反叛期,其实说反叛期,是他们根本上不想听到我们现在的心声。其实我们完全不想反叛的,只不过不懂得如何去表达。”

她语带坚决地说道,“现在我们站出来,都是经过很多思考的:我们准备好了,我们站得出来,可能就回不了家,可能会没命。但为什么我们还要站出来,就是因为香港现在搞成这样,我们不站出来的话,(国际上)就再没人会继续支持。如果每个人都是怕的话,那香港就玩完(没救)了。”

对于中共的残暴、杀人,李同学更表示出香港人的勇气,“不管它多残暴,我们还是要站出来。因为,如果我们不站出来,就没有人会战胜、或者没有人会对抗这残暴。如果只有1个、2个人,那肯定会输。我觉得团结就是力量。”

钟同学也说,“大家真的不要怕,如果你是支持这个‘反送中’,那大家一定要站出来,因为如果每人都不站出来,那我们就守不住香港,我们需要维护正义。”

钟同学表示,开始时不敢出来,到10月1日警察开枪杀人,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出来说话。“那时警察已经开始不理我们的生命安危,在乱放催泪烟,乱抓人。他们开枪杀人,我觉得真是很不可思议,我觉得很气愤。就算他们(抗议者)有多么错,都不需要开枪。我觉得不需要使用这么大的武力去攻击。”

她们表示,父母支持她们来参加今日的集会。

19日的集会是寻求国际人道救援,呼唤良知一起去对抗黑暗,李同学表示,香港非常需要国际社会的救援。“因为中国(中共)的势力强大,我们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城市,是完全不够力量去对抗。我们现在是向不同的国家,不可以说是求救,我们只是寻求那些有良知,或者是移民去那里的香港人,那些撑香港的人来帮助我们,从而有更大的力量去对抗中共。”

她继续说道,“其他的社会看到香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懂得分析的,不会盲目地去撑警察。我希望他们在讨论民主法案,去讲这件事的时候,会更加体谅香港人的心,会用公道的方法去回答我们香港人的诉求。”

两位同学都希望美国可以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并对此有信心。

最后,她们更表示有信心香港会赢,只要大家有勇气站出来,什么都是可能的。

1176856320
2019年10月19日,香港,港民聚集在爱丁堡广场,以手机灯海发出求救信息。(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晚上8时10分,集会现场的人海以电筒发出“SOS”求救信号,在《愿荣光归香港》的歌声中结束了祈祷会。

责任编辑:李玲

评论
2019-10-20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