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立教育历史系列(三)

【名家专栏】约翰·杜威如何利用“公共教育”破坏自由

文/亚历克斯·纽曼(Alex Newman)翻译/陈霆

人气 575

这是探究美国公立教育起源系列文章的第三部分。

当人本主义者约翰·杜威(John Dewey)和他的追随者开始接掌运行了数十年、试图转向集体主义的政府教育体系时,这台缺乏经验的机器才刚起步。然而,到了杜威1952年离开人世时,它已是一部运作良好的集体主义机器,它超越了以往所能想像的任何力量,有效地抹灭了美国的宗教以及知识与政治的遗产。

杜威常被誉为“进步主义”教育(“progressive” education)之父,如今,美国有超过85%的孩子都身处在这种教育中。尽管杜威并不孤单,他站在集体主义者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和霍拉斯·曼恩(Horace Mann)的肩膀上,如同本系列文章早些时候所记述的。但杜威的教育理念确实深刻影响了美国乃至全世界,因此获得了大量的称许或批评。

就像之前的曼恩与欧文,当杜威将传教士般的热情投入“教育改革”事业时,心中也有不可告人的动机。对后人与历史学家来说幸运的是,杜威是一名多产的作家,他似乎能永无止境的快速写出一篇篇论文、研究报告、宣言与文章。因此,杜威的观点与目标绝不是一个谜。

杜威想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实际上,他希望它看起来更像苏联。为此,他相信对教育和社会进行全面变革势在必行,正如他在1904年发表的《教育中理论与实践的关系》(The Relation of Theory to Practice in Education)中所论述的,“改变了构成教育的概念”必定会带来“新的社会秩序”。

与绝大部分参与政府接管教育的关键人物一样,杜威拒绝了基督教,甚至拒绝了上帝的存在。(稍后我们会进一步讨论他的信仰)他还否定了当时定义美国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亦即保护天赋人权、财产私有制与自由市场的价值观。

取而代之的是,杜威无所不用其极地切断美国和西方基督教教育的根柢。 这个过程,是由威尔斯共产主义者欧文开始的,虽然他在印第安纳州的公社失败了,但当曼恩引入了受欧文启发的普鲁士教育模式时,排斥基督教的计划也正式在马萨诸塞州扎根。 但这仅仅是开始。

当杜威和他的追随者施展他们的影响力后,这个计划在美国达到了顶峰。造成这个国家绝大多数的高中生强烈反对圣经的世界观,且大多数年轻人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者。

除此之外,根据《国家教育进展评测》收集联邦数据显示,这样的教育体制导致美国高中生在阅读与数学领域达到“精通”程度的不到三分之一。

利用教育让集体主义取代自由

杜威来自佛蒙特州的伯灵顿市,有趣的是,就像从伯灵顿市展开政治生涯的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样,杜威也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者。但是,早在桑德斯前往仍以屠杀折磨异议人士的苏联度蜜月之前,杜威也前往布尔什维克(Bolshevik)统治下的莫斯科朝圣。

(译注:伯尼·桑德斯为现任联邦参议员,曾以民主党人身份角逐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1988年,他带着新婚妻子前往苏联访问,后来他在著作《白宫里的局外人》中自称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蜜月”。)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呼吁应由政府控制教育,苏联理所当然也遵从了这个想法。 数十年前,另一个共产主义者欧文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而在杜威接手后,他用比桑德斯更大的热情,热切地提倡州政府应对教育全面控制。

在极左杂志《新共和》上,杜威撰写有关苏联将共产主义推行至人民的文章,对这种所谓的“教育”体制特别满意。在1929年出版的著作《对苏俄和世界革命的印象》(Impressions of Soviet Russia and the Revolutionary World)中,他也赞扬了向苏联儿童灌输“集体主义思想”的方式。

尽管杜威喜欢苏联的极权主义和其背后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但他在晚年时曾公开批评斯大林(Stalin)和斯大林主义(Stalinism)。相比之下,爱德华·贝拉米(Edward Bellamy)在1888年出版的《向后看》(Looking Backward)一书里,勾勒出杜威心中的美国共产主义模型,书中想像了2000年时一个集体主义的美好幻想,那时美国的私有财产都将被政府国有化。

杜威的社会主义观点并不是秘密。 在他的著作《自由主义与社会行动》中,他写道:“现在唯一可长久维持的社会组织,是以互相帮助的方式,来控制新的生产力。”在1935年的作品中,他也写道:“有组织的社会计划是社会行动的唯一方法,借此自由主义可以实现其宣称的目标。”

几乎与所有20世纪的极权主义者一样,杜威知道要实现他的乌托邦集体主义愿景,儿童教育非常主要。“在分享社会意识的过程里,教育是一种调节”,他声称,“在社会意识的基础上,调整个人行为是社会重建唯一确定的方法。”

排除三种基础技能,提倡集体主义

杜威在1898年发表的重要文章《初等教育理论》(The Primary Education Fetich)中强烈反对儿童时期过分重视阅读、写作和算术。文中指出,传统教育培养出信仰上帝与自由,且具读写能力、能独立思考的个人主义者;很显然地,这并不利于集体主义的乌托邦。

杜威认为,在珍贵的童年时期,教育的主要重点应该是社会化和强调集体主义。杜威特别想要扬弃小学阶段的读写学习,于是专注于灌输孩子“思想和行动的习惯”,认为这有助于让孩子有效地参与集体生活。

杜威是个精明的人,他知道思想自由并信仰基督教的老师、纳税者与那个时代的美国家长们,一旦了解他的企图后,势必不可能支持他激进的教育理念与政治抱负。“改变必须逐步实现”,他在同一篇文章解释,“过分强势推行会招致强烈的反应,减损最后的成功。”

于是,杜威没有直接将想法宣扬给美国民众,反倒是转向了洛克斐勒(Rockefeller)的石油王朝。该集团通过“普通教育董事会”(General Education Board),向杜威提供了不可思议的巨额捐款以进行“教育改革”。这个所谓的“慈善” 机构,给了杜威数百万美元去创立实验学校,来验证他对教育的想法——创造一个快速生产阅读障碍者的集体主义学校。

杜威在其1916年至关重要的著作《民主与教育》(Democracy and Education)中指出,他所设想的教育制度将是“实现必要转型的过程”。因此,他着手控制教育体系。

没能如愿成为中小学教育学者的杜威为了取得学校系统的掌控权,先在洛克斐勒资助的芝加哥大学取得领导地位。后来,他去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师范学院。

从象牙塔的顶端,杜威训练了一大批教师与追随者投入毫无戒备的美国,以发扬他的愿景。这个方法有效的让他成为美国“进步主义公共教育系统之父,而他的思想也成为主流。

杜威在教育界的另一项“成就”,就是让一项庸俗的阅读教学法复活。这种教学方法在1840年代曼恩领导下的波士顿已遭受怀疑。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长篇故事“美国当前文盲危机的根源”,将成为本系列文章未来的主题。

杜威对美国宗教观点的影响,也许比他对教育和政治的观点更为重大深远。杜威自称为人文主义者,他在宗教方面的公开声明,将无神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融合在一起。他在这方面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也将是本系列中即将讨论的主题。

为了公平对待杜威、欧文、曼恩,以及政府接管教育背后更鲜为人知的人物们。他们没有20世纪的后见之明。 可以这么说, 当时的他们不知道实行集体主义,会导致上亿人的死亡和大规模屠杀。如今,我们应该能了解更多。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亚历克斯·纽曼(Alex Newman)是屡获殊荣的国际新闻工作者、教育家、作家和顾问,并与人合著了《教育者的罪行:乌托邦人如何利用公立学校摧毁美国儿童》。他还担任自由前哨媒体(Liberty Sentinel Media)的执行长, 并为美国和国外的各种刊物撰写文章。

原文How John Dewey Used Public ‘Education’ to Subvert Liberty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茉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公立学校的起源:集体主义与失败
【名家专栏】霍拉斯·曼恩如何摧毁传统教育与美国
【名家专栏】意大利:中共入侵欧洲滩头堡
石铭: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仍在遭受中共残酷迫害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拜登无实权?习赞打土豪
【探索时分】从未被敌机击落过的战机F-15
【直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珍言真语】白兵:“大重构”欲掌控世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