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法制人权黑暗年 2019的中国故事

人气 2838

【大纪元2019年12月28日讯】2019年的中国故事,无疑是复杂与沉重的。经济下行的同时,当局对民众的监控日益收紧,进一步侵犯人权。自6月至年末,香港反送中风暴持续不止,强力冲击中共政权,凸显暴政的流氓本性,并且鼓舞着深受压迫的内地百姓。

面对重重困局,中共文宣系统打造了一系列洗脑谎言以及为政府贴金造势之作品,包括诋毁香港抗议的新闻和评论、“14亿护旗手”的网上鼓噪、宣扬70年“为人民谋幸福”的文件,还有所谓碰撞出“感动”的“主旋律”电影等。另一方面,中共外交官在海外展开攻势,利用社媒平台和受访机会推销中共说辞,称“中国没有政治犯”、“人民幸福得很”,更大肆批评英美等西方国家的人权和“干涉内政”,旨在“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显然,中共不允许人们根据实情“讲故事”,而要求“讲好故事”。这二者的区别就在于:内容必须有利于政府,手法当然是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无理狡三分。许多重要事实、大批中国公民的人生就在这一过程中被永远地埋葬了。

这一年,在“我的祖国”,贪官不断被双开,显示腐败难除;实名制、高科技监控引发质疑;大陆猪肉价格居高不下,有白领青年吐槽说,居然舍不得吃一把车厘子。不过,虽然很多人消费降级,甚至合法购买的住宅面临强拆,但权贵阶层之富贵永远升级,秘密当然是你知我知。我们离“红色法拉利”很远,却可能一夜之间变成“李洪元”。权力、金钱、罪恶,抹煞了权利、尊严和真相。

法治成空 人权不保

2019年,大陆发生了许多悲剧和冤案。由于司法黑暗,公民的基本权利被践踏,很多人甚至失去了生命。这些事件清楚地表明,中共政权以人民为敌,操控着法律,为当权者的利益集团服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1.李洪元的“251”

今年11月底、12月初,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因遭诬告而被无理关押251天的内幕曝光,引发轩然大波。华为公司居然有能力左右公安司法部门,涉嫌伪造证据和诬告,令人震惊。然而,司法机关不会追究责任;华为拒绝道歉,态度傲慢;李洪元表示无力挑战华为,他唯一希望能够面见任正非,却难以如愿。此事似乎就此不了了之,“251”这个悲凉的代号将留在一些人的记忆里,也将被另一些人很快遗忘。

李洪元曾对记者表示,“我觉得眼前有座大山。但这座大山,我现在翻不过去。”这座大山到底指什么?华为,还是华为背后的势力?巧的很,中共建政时,宣称要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如今,除了红色特权阶层以外,中国人都很清楚,新的“大山”更加恐怖。

2.何立芳被公检法迫害致死

12月3日,明慧网报导了法轮功学员、青岛即墨市居民何立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涉案责任单位包括即墨市“610”、即墨市政法委、区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大队、北安派出所、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等。

1999年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何立芳因为坚守信仰而饱受骚扰和折磨,他被迫离家出走长达17年,期间其户口被注销,身份证被扣押。2019年5月5日,中共以办理身份证为由将何立芳骗到派出所,将其非法抓捕。5月22日,律师第一次与何立芳会面时,他已经不能行动。7月3日上午,何立芳的家属在电话中被告知,何立芳已经死亡。家属看到遗体时,怀疑他可能被活摘了器官,因为他的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有空洞,也有刀口,神情痛苦,嘴巴张着,鼻子和嘴里有血迹……

此案显示出,法轮功受迫害案是当今中国最大的人权灾难,直接波及数千万信仰者及其家庭。中共“610”、政法委、公检法联合构陷好人,对遵循“真、善、忍”的修炼者实施酷刑、强制洗脑“转化”、甚至活摘器官。20年来,这场镇压行动早已发展为整个国家机器带动的系统化群体灭绝式迫害。学员如果不放弃信仰,就会受到经济、肉体和精神几方面的摧残,被逼上绝路,其家人也被株连。更残忍的是,当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派出所、公安局往往阻挠家属见遗体,还安排火化并全程看管,对人权的侵犯、对生命的亵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3.毒疫苗受害儿童凄惨离世

12月17日,疫苗受害者、陕西凤县5岁女童雷鑫睿离开了人世。她在11个月大时接种了一剂武汉生物出产的A群流脑疫苗,引发颅内感染、导致全身瘫痪、双目失明、意识丧失。雷鑫睿的父母为此找过疫苗接种单位、凤县疾控中心,省、市卫生局,却无一方受理,更无赔偿。2016年,他们带着孩子到北京治病,曾去中共卫计委反映问题,被凤县政府和公安人员半夜强行带回。母亲、父亲和姥姥分别被关进拘留所或被以“寻衅滋事罪”拘留。

凡是看过雷鑫睿的照片的网友,不会忘记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然而,令人无比痛心的是,她什么也看不见,不能行走、跑跳,不能说话、唱歌,最终默默地离去。雷霄说:愿天堂没有疫苗。

今年,去世的毒疫苗受害者不止一人。对于幼小的死者,对于大批受害致残、卧病在床的病童,官方既不过问,也未严厉追责。政府也不理会大批家长的紧急呼吁,迄今仍未设立有效的相关追踪、治疗和补偿机制。相反,众多维权家长受到骚扰和威胁。人命关天,毒疫苗直接危及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更大数量儿童的生命,但是,中共无动于衷,依然在标榜“伟光正”,依然以国库资财压制民声、掩盖罪恶。

4.维权人士遭冤狱 亲属投诉无门

据大纪元记者报导,12月20日,知名人权活动人士黄琦的母亲蒲文清离家下楼,准备为儿申冤,在楼下遭到四名不明身份男子反复拉扯,幸被人扶住才未摔倒。这几人对老人叫骂:“你狗日的反革命家属,你今天去死吧!老子我今天就是要阻拦你。”其中还有人扬言:老子就是代表共产党来的。

黄琦是“六四天网”创办人,他长期为访民、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等弱势群体发声,几次被当局抓捕、判刑。今年7月29日,身患重病的黄琦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家秘密罪”判有期徒刑12年。蒲文清年已87岁,患有肺癌,几年来为救黄琦到处奔走,渴望能与儿子再见一面。但是,她投寄的申诉信全部石沉大海,当局派了许多人看守她,不给她自由。

12月23日,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与王宇、蔺其磊律师等人,从北京赶赴江苏徐州市,于次日向省高院提出控诉,要求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省高院将他们推给高院信访中心,信访中心不收材料、不让进门,又把他们推到江苏省监察局。监察局接听电话中挂断电话。省法院也把一行人拒之门外。

如此荒诞的情节就发生在宣称“依法治国”的今日中国!余文生律师为民请命,曾在法庭上公开指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违法、违宪。一位真正实践法律正义的律师竟被中共当局注销执业证、被非法抓捕、秘密审判,且不允许律师和家属会见。中共怕什么?

中共惧怕有勇气、有良知、识破中共本质的人,它竭尽所能打压这些传播真相、挑战强权的勇者,而且迫害他们的亲属,想要以恐怖制服所有反抗。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法律彻底沦为暴政的工具。

结语

以上事实仅是冰山一角,更多不公和悲情正在中原大地蔓延,带来难以名状的痛楚。要想了解中国,不应听信中共兜售的故事,因为那些章节里的鲜花和光环,碾碎了几代中国人的权利和幸福、还企图淹没苦难中的呐喊和抗争。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黄琦母患病 遭长期软禁 控当局阻聘律师
程晓容:中共“读懂中国”会议要推销什么?
程晓容:华为陷困境 国内丑闻与海外质疑
黄琦87岁母亲险遭黑手 呼吁外界关注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拜登舞弊实锤证据 被指政变
【财商天下】Dominion隐秘金主浮现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重播】彭斯乔州“捍卫参院多数”集会演讲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川普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退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