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哈萨克男宁死不愿被遣返新疆说明什么

超100万的维吾尔人及其他少数民族成员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图为被关押的维吾尔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人气: 38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4日讯】近年来,中共对新疆人民实施疯狂的高压,将上百万人关进再教育营进行迫害,因此招致了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在这种压力下,中共前一阵故伎重演,自编自导,又是邀请外国媒体,又是组织外交人员,去新疆再教育营进行所谓的参观,企图以此洗白自己的恶行恶名。但近日被海外媒体广泛报导的“宁死不进新疆再教育营 哈萨克男机场割喉求救”的新闻却犹如一记耳光,狠狠打了中共的脸!

2月8日,自称为自由记者的阿札特(Erkin Azat)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片段。在这个短片中,一个名为沙曼(Qalymbek Shahman)的中国籍哈萨克族男子在乌兹别克机场向各国元首求救,表明自己宁死也不愿被遣返会中国并再被关进新疆的“再教育营”。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沙曼的朋友介绍说,当时沙曼离开中国逃到了乌兹别克的首都塔什干并试图寻求政治庇护,他没想到乌兹别克政府的安全局人员接到上级通知,要在三小时之内把他遣返回中国。乌兹别克警方打算在机场将沙曼交给中共大使馆人员,并强制没收了他的手机等可以与外界通联的工具。

沙曼知道自己一旦被遣返回中国,很有可能会直接被送进再教育营。于是,被困在机场禁区内的他只好冒险找机会向机场的清洁人员借手机,并偷录下了这段特殊的求救影片。

他在视频中请求各国政府帮助自己免于被遣返回中国,他声明自己宁死也不愿再回到中国被关进新疆再教育营。他说,如果自己真的要被中共人员带走,他将“割掉自己的脖子”。然后他在镜头前展示了自己颈部疑似曾经被割破过而留下的疤痕。

沙曼在影片中声称,自己出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敏县一个农民家庭,是个商人。他表示,自己现在想去哈萨克,“因为中国的人权记录令人无法忍受。”“当我在新疆的时候,每隔50到100公尺就会检查我的身份证……让我非常焦虑,我再也受不了了。”

从沙曼的叙述里可知,他并没被关进过再教育营,但对里面的恐怖内幕显然是了解的。关键是,虽然他没有被关进过再教育营,没有经受过里面的非人折磨,但在大墙之外所遭受的种种不公已经让他“再也受不了了”。由此不难想像,如果他被关进再教育营,那样的境遇就更受不了了。所以当他逃到乌兹别克后,当地警方要将他遣返新疆时,他才会拼尽全力向国际社会呼救,才会说出如果自己真的要被中共人员带走,他将“割掉自己的脖子”这样决绝的话。

试想,是怎样的黑暗和恐惧才会让一个逃离新疆的人变得如此决绝,以至于宁死也不愿再回到那里,宁死也不愿被关进那里的再教育营?!在这个意义上,沙曼的呼救再有力不过的揭露和控诉了中共在新疆的倒行逆施,让中共欺骗宣传又一次不攻自破。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2-14 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