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戴经纬:纪念我的母亲

(bertvthul/Pixabay)

人气: 3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3日讯】 我的母亲病逝已有近两年了。两年来,我时常思念着她,却只有在短暂的睡梦中与她相见。每当想起母亲对我深深的爱,她含辛茹苦的平凡人生,逝世前大半年受病痛折磨的样子,我就悲伤不已。

正如我在一首诗中写道:
骨肉分离永不见,
母子相聚一梦里。
茫茫阴阳两难忘,
我向何处话悲伤。

母亲是一个生活于旧社会之间的普通农民。她一生勤劳简朴,性情温良,老实“懦弱”。她与邻里乡亲、亲朋好友相处融洽,遇事让得人。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与别的女人争吵、撒泼骂街、横强霸道的恶妇模样。这种遗风对我们后人影响极大。

在我纪念母亲的一首诗中,尽可概括她平凡的一生:
一根扁担大半生,
一把锄头地万倾。
一双巧手老茧在,
一针一线暖我心。
鸡鸣劳作晚上灶,
含辛茹苦大家庭。
稻米香甜麦穗沉,
粮粟满仓猪又肥。
黄土地里躬耕人,
菜花香处留身处。

母亲出生于旧社会,没有条件上学。但是她能勉强写出自己的名字,并能做一些简单的数学运算。每次上街买东西时,倘若有我在场,她总是问我,她计算的结果否正确。事实上,每次她的运算结果都是正确的。

我总记得,有一天母亲和我在河边散步,她又提及她小时侯的人生经历,我在一旁静静地边走边听。她说,当她还是幼儿的时候,我的外公就被当作青壮抓去当兵。后来,我的外婆改嫁到了徐家,母亲只得跟随她的幺爹长大成人。这样的人生经历,她曾多次对我们几个兄妹讲过。大家都明白这是在告诉我们什么。

大约在我十七八岁时,就要到外地上学了。临行前的一天,母亲为我整理了一大包行李。次日天刚亮,母亲就早早起床为我送行。她特地洗锅烧火,为我煮了几个荷包蛋,碗底放了白糖,蛋汤的表面上飘浮着一层乳白色的爆米花。她双手把它捧到我的桌前,让我趁热吃下。我说让她也吃,她总说她不饿。其实,家里只有几个鸡蛋。在那个贫困的年代,这已是难得的美食,我却独享着这种特别的待遇。这就是伟大的母爱,不用说千言万语,只在这小小的几个鸡蛋中。这样的的荷包蛋,总在我离家时,让我独享,这使我终生难忘。每当想起这些情景,我就悲从中来。

出发时,由于我天生体弱,母亲就让有力气的小弟为我背负行李,让我手提小包。他们把我送到村口,大约走了半公里路。分别时,母亲吃力地把行李从小弟背上转移到我的背上。这时,母亲眼里噙着泪水,一再叮嘱说,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到学校来信。她又特别补充了一句,说如果有人欺负我,千万不要和他们争斗,让得他人不是傻瓜。随后,她又把一叠钞票塞进我的上衣口袋里。我背负行囊,慢步前行,不时地回头。我回头看见母亲不舍地慢步往回走,走几步又停下,也不时地回头张望。彼此消失在蜿蜒的公路上,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对方的身影。这时,我再也噙不住了我的眼泪。

两年前,我离开中国来美国时,特别拜别了我的父母。那时,我的母亲正患着重病。那天,母亲躺在家里的病床上,我和妻子坐到她的病床前。她抓住我们夫妻两人的手,放到她温暖的手掌上。六只手掌重叠在一起,久久不忍放开。我泪流满面地说:“母亲,你好好养病,会好起来的。我就要走了,不能再照顾你了……”她也流着泪,轻轻地点头,用微弱的声音说:“你放心的去,注意安全,一路小心……”还是那几句简单质朴的话,胜过千言万语。又似有千言万语说不出来,有很多很多的事放心不下。彼此心中明白,这一别也许将是永别。大半年后,母亲在病痛折磨中逝世。

后来,我在纪念母亲的一首诗中写道:
母亲上学到村口,
回头不见泪涟涟。
相见时难别更难,
难忘母亲荷包蛋。
母子漫步河边走,
明媚春光不再有。
自古人生伤离别,
苦煞人间有情人。
生老病死谁能免,
何故上帝造众生?
涕零涕零述不尽,
何时梦里会母亲。
须发半白老将去,
哪年清明祭母亲?

作此文,怀念我忠诚善良的母亲,述其辛劳人生,颂其温良品性,赞其伟大的母爱,以励人又励己。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责任编辑:古言

评论
2019-06-13 9: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