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偷建社会信用制度?学者:国际应关注

图为2019年7月7日,香港九龙举行反送中大游行,参加民众挤爆街道。 (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人气: 1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对于中共是否借着装设海康威视监视器,悄悄建立香港社会信用制度,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说,若要建立社会信用制度,最重要是靠电子监视系统,才有办法很仔细、很精确地对个人的行为进行评分。香港本来就已经在中国(中共)社会信用制度涵盖范围内,相关硬体建设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国际社会包括香港政府、香港立法会尤应关注此事。

虽然港府13日声称,《广东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二〇一八至二〇二〇年)》只适用于广东省,不会在香港施行社会信用体系,但19日媒体却打脸港府。报导指出,香港政府总部和添马公园周围装设56只监视器,其中有33只是海康威视监视器,疑似具备人脸辨识、数位追踪功能。而海康威视因支援中共开发新疆的监控技术被美国列入黑名单。

曾建元指出,广东省政府表示大湾区社会信用制度要覆盖香港与澳门地区,广东省政府把公权力伸展到香港特别行政区,已违反一国两制精神。北京政府也宣布,2020年社会信用制度要全面覆盖中国,包括台湾都在预定覆盖范围内。而香港监视器的装设若跟社会信用制度、政府监控系统联系的话,将会侵害人民的隐私权、人权,一定要有法律的授权,才可以允许香港政府这么做。

曾建元表示,关于隐私权的侵害,除了必须有法律授权,也要在比例原则范围之内,才能够对个人的隐私、个人信用资料进行搜集。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怎么可以容许国家的公权力对任何个人隐私、信用、名誉等资料进行搜集?如果没有法律授权,这些监视器都是非法装置,香港政府也有责任进行拆除。

港警与元朗黑社会挂钩?

香港元朗西铁站白衣人暴打市民事件,有人说是政府、乡村势力、黑社会、黑警联手策划。曾建元表示,这都是推测之词,从现有新闻资料来看,元朗当地是一个传统社会,当地社会受到地方帮会、头人的影响很深;元朗当地人进入警界的也很多,所以跟警察人际、社会关系交错。元朗黑社会的暴动,警察袖手旁观,外界猜测一定是黑社会与警察有某种默契,但层次是不是高到香港特首布局安排,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曾建元指出,暴动发生当时,暴徒无差别地在路上随便打人,引起一般市民正当防卫反击,很容易发生大规模冲突。暴动事后追究时,可能导致政府动用警察,或进一步请求中共军队支援,对港府或北京政府控制香港形成有利局面,不免让人联想黑社会的行动,是为政府接下来的镇压进行布局。

至于是否中共在背后策划?曾建元表示,很难说。中共跟台湾、香港黑社会的联络蛮密切。共产党对台港社会的渗透,不论白道、黑道,只要有任何社会的缝隙,它都会想办法培养势力。真正黑社会没有道义,只有利益,为这利益违法犯禁,甚至不惜伤害人命、财产。黑社会只忠于黑社会团体,并不受更高的道德价值或法律约束,他们重视的是帮规、内部利益,当然很容易受共产党利用。

曾建元指出,中共是最大的黑社会,中共党政组织不是民主社团,由下而上服从老大、上级,跟黑社会没两样。中共收买香港黑社会可能性蛮大的,再加上香港黑社会过去在港英政府殖民时期,常常就是港英政府的打手,有权力的人寻求利益互换、寻求保护的对象,或香港黑帮电影所呈现跟警察勾结等,已形成黑社会传统。元朗事件背后应当是有更大的政治企图,才会放纵黑社会在市街上随便攻击民众。

港警察已变成公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子公司标下港警新一代指挥及通讯系统,中共企图将香港警队与中国(中共)一体化,一旦中港监控系统连线接轨,曾建元表示,恐怕对香港反送中示威人士、异议人士不妙。香港主权移交大陆二十几年,香港警察都要轮番调到中国内地公安大学跟中国公安警察一起进行在职训练,香港警察文化必然会受到中共警察文化污染。

曾建元说,他也听过传闻,香港警察跟中共公安、武警联合训练场所在新疆,香港警察已经不是电影中所看到的英国王家警察的样子。警察握有公权力、拥有武器,中共警察的权力甚至比法院法官、检察官还大,香港警察如果(接受民主法制)训练不够,很容易就会受到污染。

曾建元表示,台湾过去戒严时期,学生运动、群众运动,警察几乎没动用过催泪弹。台湾用催泪弹是在中坜事件(1977年)时,那已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现在香港警察动用催泪弹对付手无寸铁的群众,这在台湾已远远超越警察勤务动用合法暴力的界线。从占中运动、雨伞运动到反送中,香港警察动辄开枪、放催泪弹、打击群众毫不手软的德性,香港警察早已经变成(大陆)公安了。#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