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习近平当前面临的四重困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Alexey NIKOLSKY/SPUTNIK/AFP)

人气: 292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30日讯】从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民主运动两大事件的跌宕起伏中,人们不难发现,中共政局已越来越混乱了,习近平也越发危殆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习没有一个清晰明白的思路,难以决断,只能“以拖待变”,这就无形中给反习势力以上下其手的空间,使形势无可避免地走向恶化。

香港为例。8月18日170多万香港民众冒着滂沱大雨上街和平抗争,感动了全世界,也触动了中南海的部分高层。据报导,第二天早上,北京紧急向在港各机构部门负责人传达习近平的最新表态。习称:“谁惹的麻烦谁自己解决,自己去善后处理,不要再给中央添压力。”

习的这个表态其实是大有问题的。其一,只要习没有明确的、实质性的态度(例如正面回应港人五大诉求),惹麻烦的就有借口一直惹下去,越惹越大,怎么会给你善后?其二,只要习不干净、利索地处理掉这些人,这些人就会“再给中央添压力”,让习来背黑锅。

果然,习的最新表态传达后,仅仅安静了几天(警方没用催泪弹清场),从24日起又故态复发,且变本加厉了,25日警方对抗议者首开真枪并使用水炮车。就是故意制造事端、恶化事态,逼习就范。

这,习又能怨谁呢?

习处境之危险,恐怕习自己也是忧心忡忡的吧。本文对习的现况,有如下四个判断。

第一,习被假情报包围。

中共政治历来是黑箱操作,“情报因素”在其中起的作用极大。习上台以来“打虎”立威,打掉的只能是有限的台上的头面人物,而中共各种错综复杂政治势力的庞大根基,习是不可能一锅端掉的。江曾派系长期经营把持的中共情报系统,实际上习并没有收编过来,反而被反习势力所利用。

例如,根据香港《争鸣》2016年3月号披露,中共十八大以来,由于绝密情报外泄,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曾多次遭到有部署、有针对性的“暴力谋害”。又如,西方媒体不时爆料习近平家族、栗战书家族腐败。由此,中共情报系统反叛的影子不难窥见。然而,包围习近平的“假情报”是全方位的,何止于此。

更严重的是,中共体制严控舆论,没有新闻自由、学术自由、言论自由,更把“假情报”的危害放大了无数倍。习在中美贸易战中出现的误判,外界评论认为是“体制性误判”。

第二,中共暗斗越来越厉害,你死我活。

“斗”是中共邪恶基因之一,陷入其中则不得不“斗”。但表面上还要讲面子,标榜“团结”,所以表现是暗斗。习的上台是斗出来的(胡习联手扳倒薄熙来),能把位置坐下来也是斗出来的(例如打掉周永康和两个军委副主席),现在能不能走出险境更得斗。

目前,中共陷入中美贸易战和香港民主运动两大危机;而10月1日的“七十大庆”和拖了一年多而在年内不得不开的“四中全会”,这时间压力使两大危机更显突出,中共暗斗更加激烈,习早已内外交迫。这从最近的几件事中可一窥端倪。

其一,今年“北戴河会议”甫一结束,8月19日习近平第一个亮相的地点是甘肃敦煌莫高窟,次日则来到张掖市高台县,向西路军死难者敬献花篮。外界注意到,西路军事件是中共党史中的特大冤案(毛泽东借西北回民马家军彪悍骑兵歼灭3万红军精锐以除掉心腹大患张国焘),认为习近平此举是要向外界表示,他目前也处于类似张国焘的地位,被党内其它派系“借美杀人”;奇怪的是,陪同习近平考察的中央官员是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副总理刘鹤、全国政协副主席何立峰,都是习近平的亲信与浙闽旧部,他们与此次考察并无关系,而其他相关的副总理为什么不陪同?照中国问题专家林保华先生的话说,难道中共内斗已经到了“官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其二,8月上旬,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连续复制文革版面,粗体红字刊载习近平语录;前述习近平视察甘肃期间,《人民日报》再次欢呼“人民领袖人民爱”,欢迎人群中竟有人喊出“总书记万岁”。今年年初中共中央曾发布关于抵制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的文件,那么这些是不是属于“低级红”“高级黑”?

离奇的是,就在此际,《人民日报》旗下的两个微信公众号——“人民阅读”和“人民日报出版社”同时发表了题为“邓小平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一篇旧文。虽然文章很快就被删除,但是矛头所向均被外界认为是习近平。外媒认为习近平同时受热捧遇冷箭,说明中共高层政局诡异。

其三,8月23日贸易战突然升级后,美国总统川普26日表示接获两通中国官员要求重启谈判的电话,川普还表示中国政局随时可能有大事发生。中共外交部则表示“没听说过”,不过却遭到川普打脸,透露中共副总理刘鹤与他的团队进行了接触。外界评论认为,习近平不太可能不知道刘鹤打了电话,外交部还这么凶狠打脸,这使中共高层的分裂演变为国际外交问题,凸显“习被鹰派挟持的程度恐怕已经相当恶化了”。(8月29日,川普说“今天安排有不同级别的(美中贸易)会谈”,已委婉证明了中共致电求谈判的真实性。)

第三,习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

胡锦涛执政10年,被江泽民架空,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习引以为戒,一路搏杀,“打虎拍蝇”,风生水起,渐入佳境;但到关键时刻,却未一捣黄龙,反与腐败总教练、与政治敌手江、曾妥协,换取所谓“核心”地位、习“新时代思想”入党章宪法、取消国家主席限任制,使政局急转直下,致习自身于险地,“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

这是因为,名义上的权力不等于实际运用的权力(否则,胡锦涛也不会受制于江泽民了)。中共腐败透顶,“打虎”使习几乎与所有中共政治派系为敌,“拍蝇”使习与整个中共体制为敌。不仅上层官员对习敷衍了事,几乎整个官僚阶层都视习为异己;前者可以“秦岭别墅案”为代表,习的6次批示都无效,只能派中纪委副书记亲自上阵来“政治”解决;后者可以“雷洋案”为典型,习的初衷是严查和严惩明显违法的执法人员,但遭到中共公安系统的抵制,北京公安局4,000多名警察联名给最高层写信,称因雷洋案抓捕他们的“战友”,令他们的“士气”受到打击,“形象”遭到破坏,并 “涨了犯罪分子和敌对势力的志气”,致使此案不了了之。

这里仅讲习、江妥协对习“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的直接影响。其一,王岐山被迫卸任常委职务,虽然随即出任国家副主席、号称“第八常委”,但实际上是被边缘化了(王自称只是个礼仪性职务)。这个后果是巨大的。在前五年,王岐山其实是习的操盘手,走了王,就没人能顶上了,大家都看到了赵乐际与王岐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其二,韩正出任常委,虽然排名最后,但成为了国务院第一副总理,还意外兼任了“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这一职务上届是由人大委员长兼任的)。这个安排现在看来是相当糟糕的。不仅目前的香港事件,韩正脱不了干系;中美贸易协议被搅局,韩与有力焉;而且韩还盯着总理的位置(有外界评论说:韩正能否当总理端看李克强还能撑多久)。韩正还只是一颗明的棋子。

其三,王沪宁出任常委,排名第五,主管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工作。作为“三朝国师”、“中共大脑”,王在政坛上的实际作用远大于中共历史上的陈伯达(曾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三)、胡乔木(仅是政治局委员)等人。习上台后“向左转”的一系列动作和当前的贸易战、香港两大危机,与王所提供的理论框架、战略视野、政策规划、决策选择是密切相关的。外界评论,王是江派对付习的一个软刀子、一枚暗的棋子。在思维上、思路上,习被王牵着走,被牵到沟里了还摸不到北。

总之,从当前局面看,韩正、王沪宁暗有江、曾支撑,明有中共体制力量可资利用,对习的误导和掣肘甚大,相较而言,李克强、栗战书、汪洋、赵乐际就显得没有多大发言权了。就发挥作用而言,李克强比不了温家宝(胡温一体),栗战书赶不上张德江(张在大人委员长和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这两个职务上可是狠狠地玩了一把)。汪洋被扔在政协虚耗,不能尽其用,外界惋惜。

到了如此地步,习政令能出中南海,才是怪事。

第四,中共牵了驴,让习去当拔橛子的人。

中共窃国70年,坏事做绝。民间早有说道:中共“解放”是抢劫,“改革”是分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实就是最恶劣的权贵资本主义,全国资源几乎被几百个权贵家族垄断,两极分化已达到了极限。其实,包括最高层在内,找不到一个真信中共的人,不过都只是利用中共这个体制攫取利益而已。中国这个火药桶随时可能爆炸。

国家到了这个地步,心知肚明的中共即得利益者阶层,早就有了“末日准备”。比如薄熙来就是“裸官”,巨额财富转移到了海外。而近日,中共海外发动的所谓大陆留学生“撑港警”集会上,在加拿大出现了法拉利等豪车队,这些富二代官二代还用脏话骂“穷X”。这也是“末日准备”的一个明证。

中共祸国无穷,人们奋起自救,于是逾3.3亿人次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三退大潮”席卷神州,中共在中国存在的根已被拔掉了,已到了一推就倒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选择了习近平来挽救其之生存,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十八大后废除“九龙治水式”的“九常委制”而改为“七常委制”,习近平能成为“核心”(据说有最后决断权)和成功废除国家主席限任制的深层原因。

这样,就出现了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状态,现在不是中共在维护习近平的权力,而是习近平在维护中共的权力。

在中共历史上,从陈独秀被开除出党到赵紫阳被幽禁十六年,中共绝大多数总书记都没有好下场,而“能生存下来的领导人不是能操纵党的,而是摸透了党的,顺着党的邪劲儿走,能给党加持能量,能帮助党度过危机的。难怪共产党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就是不能与党斗,都是党的驯服工具,最高境界也就是互相利用”。(《九评共产党》语)

现在,习近平和中共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逆转。外界对此也有所觉察,例如2018年3月5日,《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了题为“更强大的习近平,更弱小的共产党?”的评论,文章说,“中国共产党在很大程度上赞同习近平夺取权力,希望他能带领中国(中共)度过接下来的巨大挑战,但共产党这么做是在拿自己的生存冒险。”

其实,对习近平而言,中共这么做是非常卑鄙的。中共牵了驴,却让习去充当那个拔橛子的人,这是置习于万劫不复之地。

如果,习近平一定要当中共的替罪羊,那一定是被权欲冲昏了头。

如果,习近平还想自救,就须心明眼明、果断立决,把名义上的权力变为实际运用的权力,利用这个历史性的机遇,不仅救己而且救国。#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2019.9月号/第7期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9-07 1: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