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80)

80 投稿有悟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4日讯】80 投稿有悟

“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我自幼接受的思想教育内容之一。它成了我一生中为人处世的重要准则。每当我受到别人的帮助﹐总想给予相应的回报。深恐如不这样做会受到世人的谴责﹐骂我“忘恩负义”。我的回报方式﹐除了物质的以外﹐还往往写感谢信﹐或写文章在报上发表﹐这种投稿的录用率是很高的。因为他们反映了社会的良好风貌﹐有助于爱国主义的思想教育。

于是﹐来到澳洲以后﹐当我这个对澳洲毫无贡献的新移民受到社会保障部门的全面关怀的时候﹐我就十分感激﹐于是本着自己的传统习惯﹐写了一篇文章投给中文报纸﹐并且很快地在显着的位置上登了出来。我的朋友们看到了都为我高兴﹐称赞澳洲政府的爱民政策。我的文章还起了抛砖引玉的作用﹐有人便也采取了我的模式﹐来了大量文章﹐接二连三发表于报端﹐后来者居上了。不久﹐又有朋友对我说﹐澳洲是英语社会﹐中文读者寥若晨星﹐为要扩大影响﹐不如将我的中文文章译成英文﹐投给英文报纸。我想此言有理﹐便将上述文章译成英文﹐交给了我的英语老师﹐由他略加润色﹐寄给了当地最有声望的“年代报”﹐老师说我的文章很有情感﹐他从未见过如此歌颂澳洲社会和人民的文章。然而稿子寄去后却毫无反应。老师几次打电话查询﹐编辑先生的回答总是﹕“待研究后给予回复。”三个月过去了﹐不见回音﹐看来也没有希望了。老师心有不服﹐便又打印一份﹐寄给了另一家颇有声望的报纸“先驱太阳报”﹐谁知又是石沉大海﹗老师又打印了一份寄给一家地方免费小报﹐以为这回应该刊用了。但是又是石沉大海﹗究竟为什么﹖我十分纳闷。后来﹐移民教育中心的内部刊物“接触”向我的英语老师征稿﹐老师便第四次地将我的文章打印一份寄了去。不久﹐文章登出来了。还附有照片﹐我和老师自然都很高兴。但是仔细一看﹐它只是我的原文的摘录﹐将原稿的二千多字缩短成三百余字的短文﹐将原文中所有感人的细节描述全部删去。只留下干巴巴的几条筋﹐简单告诉读者﹐我学习英语的经过。对此﹐我起初百思不解﹐及至后来反复思考﹐又和熟悉澳洲风土人情的孩子们共同探讨﹐又同我的英语老师进行了研究﹐这才明白了其中道理。首先﹐这里的报纸都是私人办的﹐都不是政府为自己歌功颂德的御用工具。他们不须要这样的文章。其次﹐我所受到的政府有关部门和群众的帮助都是应该的。社会保障部按照法律办事。每日每时大量存在﹐司空见惯﹐不值得写文章歌颂。“接触”杂志只能把此事当作内部消息告诉读者。中文报纸全部采用了我的稿子﹐那是因为它可向海外传递祖国同胞在澳洲的消息﹐将大家的心都连起来﹐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英文报刊是没有这个“义务”的。

让我明白了英文报纸不采用我的稿件的原因﹐这比什么都好。因为这是我走出了思想误区。有助于纠正我的偏激观点。过去﹐我一向以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报纸都是资产阶级政府愚弄人民的工具﹐都以营利为宗旨﹐广告特多。现在看来﹐这个观点并非十分公正。孩子们订有英文报纸﹐我从来不看﹐现在开始注意了。渐渐地﹐我发现这报纸极注重信息报道。广告确实不少﹐但广告本身不也是信息吗﹗对民间的“小事”也报道得很认真﹐如有儿童失踪﹐报纸电台便充分动员起来﹐追踪报道每天寻找的情况﹐引起全社会的关注﹐牵动着千家万户人们的心。这时﹐报纸起到沟通人民思想感情的作用﹐无形中促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在报道官方消息方面﹐抓住当局的某些缺点错误便揪住不放﹐如联邦政府有三名部长被发现谎报差旅费﹐报纸电台便大张旗鼓跟踪追击﹐彻底暴光﹐直到三位部长身败名裂﹐丢掉乌纱帽为止。由此可见﹐报纸对政府起到监督作用。对于国家领袖﹐报纸的批评也是无所畏惧的。现任联邦政府总理曾提出一个法案﹐让住养老院的老人交纳高额押金﹐法案一提出就遭到各界人士的抨击。这时报纸登出一幅漫画﹐画面上一位老太太用拐杖将总理打翻在地﹐并指着他的鼻子吼道﹕“告诉你﹐我不但不缴押金﹐我还要早晨喝上等的中国茶﹐你得供应我﹗”人民和领袖之间的主仆关系跃然纸上。淋漓尽致﹐最后﹐总理不得不收回成命。联想到在有些国家主仆颠倒﹐能不感慨之至吗﹗

总之﹐澳洲人办的报纸既不是统治阶级的御用工具﹐也不是唯利是图的私人摇钱树﹐它们本扎于人民之间﹐为人民服务﹐独立自主﹐不为任何权力所左右﹐这才是报纸应有的本分。以上是我近来投稿所悟出的道理。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和李岩从孟加拉的电信总局出来,感到一身轻松。我刚刚在那里做了一次技术讲座,孟方电信总局局长,邮电部计划司司长和项目招标委员会的主席都亲自来听我的讲座。看得出来他们对我提出的一些通信网发展规划和解决方案非常感兴趣。我几乎对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都给与了满意的解答
  • “ 我 们 俩 又 碰 到 一 起 了 , 好 象 我 们 是 有 缘 的 。 ” 这 是 那 天 上 午 我 来 到 图 书 馆 时 对 司 马 芬 说 的 头 一 句 话 。 她 则 回 答 说 : “ 不 是 有 缘 , 而 是 我 向 组 织 要 求 把 你 分 派 来 的 。 你 不 喜 欢 和 我 一 起 工 作 吗 ? ”
  • 从北京开会回来,在司马芬的办公桌对面一坐下,她就心花怒放地冲着我说
  • 在“文革”期间,几乎所有有“海外关系”的人都被认为是“里通外国”,背上“特嫌”的沉重包袱。现在“文革”结束了,人民政府需要外汇了,于是有海外关系的人又吃香了。
  • 从广播里听到这样一条消息:在那个冬天的早晨,沈阳市区车水马龙,成千上万的人骑着自行车去上班。忽然有人发现,在贴近市府大楼的街墙边,立放着许许多多的花圈,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看上去有一百多个。这气氛不由人不想起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那年清明节,北京市民以悼念周恩来为由,汇集在天安门广场,用花圈的海洋向当权者举行政治示威,尽管招来了血腥的镇压,但却导致了四人帮的覆灭。难道今天在沈阳又出现了什么事吗?不像。因为这里只有花圈,没有人。是哪位显赫人物逝世了?也不像。因为花圈放的不是地方-它们面对的是一排低矮简陋的平房,好奇的人凑近一看,那花圈上的挽带上写着:“关峻山同志千古”,这关峻山是何许人也?一打听,原来他是马路对面那家小饭铺的老板-个体户。昨天晚上,关峻山在一场殴斗中被人用刀子捅死了,送花圈的都是个体户。
  • 长期的阶级斗争,给人们的心灵造成很大的创伤,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怨气。
  • 儿子结婚后一年﹐生有一子,取名杰力就住到别处去,他夫妇俩每逢周末总要带着儿子来看望我们。到时候我们全家老小就进行快活的聚餐,或者一起去逛公园,或者到商店去买东西,我们可以在现有的条件下寻求欢乐。
  • 大纪元12月1日讯】(中央社记者邹明智巴黎三十日专电)法国历来小说家作品流传最广的大文豪大仲马在出生二百年后,今天荣获法国总统席哈克亲自将他的骨灰迎入万神殿(Pantheon),成为法兰西大革命以来第七十位先贤获得全国顶礼膜拜的殊荣。大仲马(AlexandreDumas)的灵柩由四名配戴长剑全副武装的仪队骑兵护送,灵柩上盖着绣有“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名言的锦旗,席哈克总统必恭必敬地向这位被称为法兰西共和体制守护神致最敬礼,同时也弥补他生前因奴隶的后裔遭到歧视的不平等待遇。
  • “文革”期间,御用音乐家编了一首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首歌成为当时在中国最流行的歌,自文革中期一直被“广大群众”有口无心地唱了五六年!
  • 在一次一年一度的例行体检中,医生表示由于我的冠心病和高血压较严重﹐因而必须停止工作,住院治疗。但是医院里没有床位,我只好在家中休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