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拜登-哈里斯将打击宗教自由

人气 1274

【大纪元2020年10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sh Hammer撰文/宁静编译)10月7日晚上进行的副总统辩论中,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完胜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

在辩论即将结束之际,两位官员又激烈争论了关于最高法院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悬而未决的问题,以及因她的提名席卷而来的令人不齿的极端反天主教狂潮。

2018年,哈里斯(Harris),在那场精心策划的恶意中伤事件中充当了主谋,那是针对当时最高法院提名候选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这次她又企图在巴雷特即将举行确认听证会之前糊弄那些谨慎的选民。

哈里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说:“乔‧拜登和我都是有信仰的人,凡是那些关于人们会因自己的信仰而将会受到我们打击的暗示,那都是对我们的侮辱。”

也许拜登和哈里斯信仰的宗教是不公开的,也许不是。随意揣测每个人与造物主之间的个人关系是很不合适的。

但是,为了能够预测他们的政府在未来将对宗教自由问题采取何种立场,我们需要回顾一下他们的历史表现、过去的论调和当前的纲领,这没什么不公平的。对所有的美国人来说,遵照任何公平准则,拜登-哈里斯政府都将对奉行宪法规定的宗教自由起到严重阻碍作用。

从理论层面看,没有比现在更清楚的了,民主党被进步主义,也就是鄙视宗教的(名不副实的)假博学者操控了。现代左派分子是卡尔‧马克思那臭名昭著的“大众鸦片”的政治继承者,他们猛烈抨击犹太教-基督教传统,他们习惯于将宗教视为腐朽的、设立在意图完全释放人本性的“启蒙运动”路上的障碍。

他们不愿意承认:聪明的人实际上会相信《圣经》中的真理,事实上也会信奉《圣经》中的神性。

实际上,因为家庭和社区机构固守宗教,例如教会和犹太教堂,民主党中进步主义者将宗教宣传为一个不能使他们达到其政治目的,且极具破坏性的阻碍,因为他们希望通过拥有极端自治权利、扩大国家福利和最终解散传统民族国家来实现全球治理的目标。随便划拉一个支持伯尼‧桑德斯参议员的人,你就一定会听到对那一论调的支持。对于21世纪的左派,这样的奇谈怪论已成了主旋律。

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政府就是一张可以保护你用纳税人的钱支付堕胎费的全国通用门票,只要你想堕胎,整个妊娠期内随时可以。

拜登,曾在歌舞伎剧院假意仿效已故的马里奥‧库莫(Mario Cuomo)(前纽约州州长,天主教徒。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个人反对堕胎,但是认为州政府没有权利禁止堕胎,妇女拥有选择堕胎的自由权利。),即“我个人是反堕胎的,但我支持妇女拥有选择(堕胎的)权利。”。这个人在这次选举中已经走得太远了,以至于他否认了自己数十年来一直支持的《海德修正案》(Hyde Amendment)(反堕胎)——长期以来的联邦禁令,禁止用纳税人的钱补贴堕胎。

哈里斯一直在鼓吹她所谓的《生殖权利法案》,而该法案将颠覆联邦制,她还呼吁司法部在有可能强制执行任何州级堕胎限制之前“预先批准”该法案。我们已经走在了蓄意谋杀的路上,这与法院在“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和“计划生育行动基金会(Planned Parenthood Action Fund)诉凯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的判决已经相距甚远了,这两个案子的判决尽管已经是非法了,但至少还佯装关注了胎儿健康。

(注:“罗诉韦德案”:明确妇女享有堕胎权,但同时规定州政府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对人工流产进行规制。“计划生育行动基金会诉凯西案”:明确在孕妇的整个妊娠期,州政府都可以对堕胎采取合理的限制措施;到了胎儿可在母体外独立存活的时间点以后,州政府可以禁止堕胎。)

对于良知保护,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政府也将是个灾难。

他们将跟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领导,奥巴马多年来无耻地状告女修道院的修女,试图胁迫她们违反信仰和铺贴堕胎药,他还极具攻击性地控告那些有信仰的男女——尽管有《第一修正案》和相关的成文法,例如《宗教自由法案》。

因此,将来像Masterpiece Cakeshop的店主、科罗拉多州面包师杰克·菲利普斯(Jack Phillips,基督徒,因拒绝为同性婚姻设计结婚蛋糕被告)所经历的法律诉讼等本不该发生的磨难将无处不在。

最近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和纽约市市长比尔‧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就预演了把有宗教信仰的美国人区分出来,定位为完全不同的人。他们通过在全国最大的犹太人社区搞限制令,并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作为掩盖来达到这个目的。这个可怕的预演已经告诉我们将来会发生什么了。

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政府还将使联邦司法机构中——在最高法院及下级法院层面上——充斥着对信仰权怀有强烈敌意,且坚定推行进步主义政治议程的法学家。

多年来,宗教自由一直是相对稀缺的让保守派法理学得以取胜的堡垒。例如,在2012年“‘和散那-塔伯尔’(Hosanna-Tabor)福音派路德教会和学校诉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的“牧师例外”案中,奥巴马政府以0比9惨败的事实就是见证。

拜登和哈里斯对大众刻意隐瞒可能的最高法院提名人名单,这种异乎寻常的怯懦,泄露出一点:他们的提名人一定是激进分子。

显而易见的真相是,拜登的(可能被扩充的)最高法院的潜在候选人,如帕梅拉‧卡兰(Pamela Karlan),将会比奥巴马自己选定的可靠的自由派候选人更左。

尽管川普总统本人过去在道德上也被说长道短过,但川普政府一直是那些拥有宗教信仰传统主义的美国人的忠实朋友。如果那种进步——真正的进步,(由于)与那些持“进步主义”的假信仰者相反,而却没有把握住,那真是太令人遗憾了。

原文Biden-Harris Would Deal a Huge Blow to Religious Liber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乔希‧哈默(Josh Hammer)是一名宪法律师,也是《新闻周刊》的社论编辑,他是BlazeTV的播客,第一自由研究所的顾问,联合专栏作家。

本文中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监管与自主 疫情下的省思
【名家专栏】欧洲央行失误 更多举债于事无补
【名家专栏】美就业率增长 经济复苏续加快
【名家专栏】警惕社媒审查 核实新闻来源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胡编花式叼盘改了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