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拜登-哈里斯將打擊宗教自由

人氣 1274

【大紀元2020年10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sh Hammer撰文/寧靜編譯)10月7日晚上進行的副總統辯論中,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完勝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

在辯論即將結束之際,兩位官員又激烈爭論了關於最高法院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懸而未決的問題,以及因她的提名席捲而來的令人不齒的極端反天主教狂潮。

2018年,哈里斯(Harris),在那場精心策劃的惡意中傷事件中充當了主謀,那是針對當時最高法院提名候選人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這次她又企圖在巴雷特即將舉行確認聽證會之前糊弄那些謹慎的選民。

哈里斯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說:「喬‧拜登和我都是有信仰的人,凡是那些關於人們會因自己的信仰而將會受到我們打擊的暗示,那都是對我們的侮辱。」

也許拜登和哈里斯信仰的宗教是不公開的,也許不是。隨意揣測每個人與造物主之間的個人關係是很不合適的。

但是,為了能夠預測他們的政府在未來將對宗教自由問題採取何種立場,我們需要回顧一下他們的歷史表現、過去的論調和當前的綱領,這沒什麼不公平的。對所有的美國人來說,遵照任何公平準則,拜登-哈里斯政府都將對奉行憲法規定的宗教自由起到嚴重阻礙作用。

從理論層面看,沒有比現在更清楚的了,民主黨被進步主義,也就是鄙視宗教的(名不副實的)假博學者操控了。現代左派分子是卡爾‧馬克思那臭名昭著的「大眾鴉片」的政治繼承者,他們猛烈抨擊猶太教-基督教傳統,他們習慣於將宗教視為腐朽的、設立在意圖完全釋放人本性的「啟蒙運動」路上的障礙。

他們不願意承認:聰明的人實際上會相信《聖經》中的真理,事實上也會信奉《聖經》中的神性。

實際上,因為家庭和社區機構固守宗教,例如教會和猶太教堂,民主黨中進步主義者將宗教宣傳為一個不能使他們達到其政治目的,且極具破壞性的阻礙,因為他們希望通過擁有極端自治權利、擴大國家福利和最終解散傳統民族國家來實現全球治理的目標。隨便劃拉一個支持伯尼‧桑德斯參議員的人,你就一定會聽到對那一論調的支持。對於21世紀的左派,這樣的奇談怪論已成了主旋律。

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政府就是一張可以保護你用納稅人的錢支付墮胎費的全國通用門票,只要你想墮胎,整個妊娠期內隨時可以。

拜登,曾在歌舞伎劇院假意仿效已故的馬里奧‧庫莫(Mario Cuomo)(前紐約州州長,天主教徒。作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個人反對墮胎,但是認為州政府沒有權利禁止墮胎,婦女擁有選擇墮胎的自由權利。),即「我個人是反墮胎的,但我支持婦女擁有選擇(墮胎的)權利。」。這個人在這次選舉中已經走得太遠了,以至於他否認了自己數十年來一直支持的《海德修正案》(Hyde Amendment)(反墮胎)——長期以來的聯邦禁令,禁止用納稅人的錢補貼墮胎。

哈里斯一直在鼓吹她所謂的《生殖權利法案》,而該法案將顛覆聯邦制,她還呼籲司法部在有可能強制執行任何州級墮胎限制之前「預先批准」該法案。我們已經走在了蓄意謀殺的路上,這與法院在「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和「計劃生育行動基金會(Planned Parenthood Action Fund)訴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的判決已經相距甚遠了,這兩個案子的判決儘管已經是非法了,但至少還佯裝關注了胎兒健康。

(註:「羅訴韋德案」:明確婦女享有墮胎權,但同時規定州政府可以在一定條件下對人工流產進行規制。「計劃生育行動基金會訴凱西案」:明確在孕婦的整個妊娠期,州政府都可以對墮胎採取合理的限制措施;到了胎兒可在母體外獨立存活的時間點以後,州政府可以禁止墮胎。)

對於良知保護,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政府也將是個災難。

他們將跟隨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領導,奧巴馬多年來無恥地狀告女修道院的修女,試圖脅迫她們違反信仰和鋪貼墮胎藥,他還極具攻擊性地控告那些有信仰的男女——儘管有《第一修正案》和相關的成文法,例如《宗教自由法案》。

因此,將來像Masterpiece Cakeshop的店主、科羅拉多州麵包師傑克·菲利普斯(Jack Phillips,基督徒,因拒絕為同性婚姻設計結婚蛋糕被告)所經歷的法律訴訟等本不該發生的磨難將無處不在。

最近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和紐約市市長比爾‧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就預演了把有宗教信仰的美國人區分出來,定位為完全不同的人。他們通過在全國最大的猶太人社區搞限制令,並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作為掩蓋來達到這個目的。這個可怕的預演已經告訴我們將來會發生什麼了。

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政府還將使聯邦司法機構中——在最高法院及下級法院層面上——充斥著對信仰權懷有強烈敵意,且堅定推行進步主義政治議程的法學家。

多年來,宗教自由一直是相對稀缺的讓保守派法理學得以取勝的堡壘。例如,在2012年「『和散那-塔伯爾』(Hosanna-Tabor)福音派路德教會和學校訴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的「牧師例外」案中,奧巴馬政府以0比9慘敗的事實就是見證。

拜登和哈里斯對大眾刻意隱瞞可能的最高法院提名人名單,這種異乎尋常的怯懦,洩露出一點:他們的提名人一定是激進分子。

顯而易見的真相是,拜登的(可能被擴充的)最高法院的潛在候選人,如帕梅拉‧卡蘭(Pamela Karlan),將會比奧巴馬自己選定的可靠的自由派候選人更左。

儘管川普總統本人過去在道德上也被說長道短過,但川普政府一直是那些擁有宗教信仰傳統主義的美國人的忠實朋友。如果那種進步——真正的進步,(由於)與那些持「進步主義」的假信仰者相反,而卻沒有把握住,那真是太令人遺憾了。

原文Biden-Harris Would Deal a Huge Blow to Religious Libert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喬希‧哈默(Josh Hammer)是一名憲法律師,也是《新聞週刊》的社論編輯,他是BlazeTV的播客,第一自由研究所的顧問,聯合專欄作家。

本文中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監管與自主 疫情下的省思
【名家專欄】歐洲央行失誤 更多舉債於事無補
【名家專欄】美就業率增長 經濟復甦續加快
【名家專欄】警惕社媒審查 核實新聞來源
最熱視頻
皮膚乾燥發癢?一碗銀耳湯解秋燥 潤膚抗老
【新聞看點】FBI斥中共在美獵狐 五中閉幕釋信號
【遠見快評】川普勝選3理由 蓬佩奧突訪越南
【拍案驚奇】大選日極左騷亂?中共鄰國紛投美
【西岸觀察】31%非裔要投票給川普 史無前例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