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纽约人】只画美国国旗的艺术家

人气 1152

【大纪元2020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报导)纽约的史坦顿岛有位意大利裔画家楼贝多(Scott LoBaido)。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他只画美国国旗

他不仅在自己的画廊里画,而且到美国的五十个州去画。在学校、消防局、警察局的墙上画,在汽车上、游艇上,甚至在被飓风摧毁的残垣断壁上画。他被美国媒体称为“国旗男”(Flag Man)。

10月1日中午,楼贝多带了他的一幅新作来到曼哈顿第五大道的川普大厦前。中午十二点,他揭开了画布,露出了里面的画。这回他的画却不是国旗,而是一幅拳击赛场的场景,站在画面最中心的那个胜利者是美国总统川普。这幅画的名字叫做《右钩拳》。

“这幅画我是根据一张著名的照片画的,拳王阿里对战利斯顿一仗,阿里把他打翻在地。这是一张标志性照片,我照着它画的。”楼贝多对《大纪元》说,“我在上面叠加上了唐纳德·川普的脸,那个被打倒在地的人代表安提法(Antifa)。”

史坦顿画家楼贝多(Scott LoBaido)和他的新作《右钩拳》。(受访者提供)

他接着说,《右钩拳》中的“右”在英语中也是“正确”、“正义”的意思,所以这幅画也代表着“正义战胜邪恶”的意思。

楼贝多表示,他之所以这个时候在川普大厦前揭幕这幅新作,就是想提醒美国人:“大选要来了,你需要正确地投票。你是想投给一个被那些纵火、暴力破坏文化的极左分子操控的无政府主义,还是投给代表法律与秩序的川普呢?”

楼贝多的曾祖父母在上个世纪初从意大利来到美国,落脚在史坦顿岛。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家和所有的移民一样一无所有,他们为了创造美好生活而来美国。楼贝多的祖父参加过二战,叔父参加过越南战争。他一直记得小时候在奶奶家院子中看到的那面美国国旗

“祖父母的日子很艰苦,事情不总是那么好,但是他们一直在前院中挂着一面美国国旗,我永远不能忘记,那时候我们在奶奶的院子里玩耍,抬头就看见那面美丽的在风中猎猎作响的国旗。”

奶奶告诉他“你可以出去享受,怎么玩都行,但是你不能忘记你为什么拥有这个生活,都是因为那面美国国旗”,奶奶的话深深地印刻在他的心中。

当楼贝多成长为一名职业画家的时候,他发现“整个艺术世界都是仇恨美国的”,他对此大惑不解并很反感。而且,史坦顿岛的艺术界不接受他,画展也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那个时候我发现了我的使命,我说,‘我不需要这个艺术世界,我要自己把我的艺术带给人们,我要让美国国旗再次流行起来,让她代表的美好重新闪光’。那面旗帜代表着伟大,代表着为让美国成为一个自由国家而牺牲的人们。”

楼贝多画的三维美国国旗。(受访者提供)

楼贝多对很多媒体说过他画国旗的心路历程。实际上,他这个画国旗的念头起源于1993年纽约发生的一起恐怖袭击。那年世贸中心地下车库发生爆炸事件,导致六人死亡。虽然这事很快被人遗忘了,但是楼贝多却记住了。

“我发现,有人仇恨我们,仇恨我们代表的东西,这件事融入我的大脑。”后来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当他成为一名有建树的艺术家之后,他看到了对美国的仇恨无处不在。“我看到了美国人,虽然不是全部,把一切不好都归罪于美国,他们不尊重我们的退伍军人,升国旗都成了禁忌或者不那么时髦的事情了。”

就像什么东西重重撞击到了他的心一样,他一下子就觉醒了,决定利用自己的天赋来弘扬美国国旗代表的美。

“我要到处去画,专门画巨型的国旗,那时候有些公共场地、房子或者有些地方是我不应该画的,我也画了,一些人或者艺术批评家叫我纳粹、法西斯……”

一直到2001年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发生时,美国人才一下子意识到了国旗代表的“美国的一切”的重要性。

“我去过卢浮宫,看过蒙娜丽莎,坐在大卫的雕像前感叹过大师的作品,但是在我的眼里,最伟大、最美丽、最吸引人的艺术作品就是星条旗。”楼贝多说,“这不是我创作出来的大师作品,我只是她的提倡者、复制者,我想尽可能地把她发扬光大,直到生命的结束。”

2013年楼贝多在俄亥俄州飓风后的废墟上画国旗。(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2006年,楼贝多把他那辆旧的雪弗兰汽车外壳用红色、白色和蓝色涂成了一面国旗之后,就踏上了周游美国50个州的旅程。2011年他第二次巡回,2015年他做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全国巡演。有时候他也和别人合作,对方是那位在911恐袭中参加过一线救援,并后来在洋基体育场以一首“上帝保佑美国”(God Bless America)的、为悲伤的美国人带来希望的“唱歌的警察”罗德里格兹(Daniel Rodriguez),两人一个歌唱,一个作画。

他们俩经常站在露天或者室内的舞台上,当“上帝保佑美国”的前奏一起,楼贝多就开始在画布上动手了。只见他右手拿着各种颜色的颜料桶,蓝色、红色、白色是必不可少的,有时候还有灰色、天蓝色或者橙色,因为他画的是在不同光影下呈现出不同颜色的美国国旗。

他的左手先用画笔沾上一种颜色从左到右画上几条线条,然后就开始涂抹颜色,刚开始观众看不出来那是国旗,但当歌曲快要接近尾声时,楼贝多就放下手中的颜料桶,双手直接在画面上作画。最后一步,他会从画布中间撕下表面的一块画布或者画纸,露出里面的早就画好的一层内容,而那往往是当时活动的主题。

如果是为911一线救援人员的基金会捐款,那么露出来的就是世贸中心的双子塔;如果是挺川集会,那么里面就是川普的大照片;有一次他们纪念2012年在阿富汗牺牲的美国陆军特种兵斯特林·怀亚特(Sterling Wyatt)的时候,国旗包围的就是这个21岁为国捐躯的小伙子的照片。当时,怀亚特的妈妈激动得泪流满面。

楼贝多给消防局画的国旗。(受访者提供)

2010年,楼贝多在休士顿画出了一幅世界上最大的三D美国国旗,面积达15万平方英尺,从空中看,这面国旗延绵了3.5英亩。

“美国是一个世界熔炉,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民族的人都在成群结队地往这里跑,他们都是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由’,美国的自由。”楼贝多说。“可以,你可以来这里,我们欢迎你。但是,你需要参与。我们会帮助你立稳脚跟,然后就看你自己了。”

他说,“自由”就意味着,所有人都一样,没有人会把现成的送给你,你需要奋斗,实现你的美国梦。“我也在实践着我的美国梦,这是一场艰难的挣扎,尤其是艺术界,就因为我不屈服于左派的意识形态,他们将我拒之门外。那么我就走我自己的路,我奋斗成功了,我热爱奋斗,因为这就是美国……不管你是开个热狗摊,还是做一个宇航员,这就是美国。”

就像刚刚过去的美国总统电视辩论会,虽然充满战火硝烟,但是楼贝多认为,这是一场完美的辩论会,因为两个人都表现了他们自己。

“我说这是个完美的辩论会,唐纳德·川普就是唐纳德·川普,乔·拜登就是乔·拜登……当然华莱士没有像喜欢拜登一样喜欢川普,但是川普就喜欢这样,你越恨川普,他就越激烈地打击你,那也是我的那幅画表现的。”

但是,自从上个世纪末,楼贝多就看到了美国的“政治正确”的危害,美国正在“分崩离析”。他说,上届政府在世界各地“为美国的‘错误行为’而道歉”、“二十来岁的白人青年在烧国旗”、“美国的成年人让那些孩子摧毁我们的城市”……这些事情都让他感到难过。

“你可以为任何事而战斗,我是第一个支持你抗议的人,无论我同意你还是不同意你。”楼贝多说,“但是你无论抗议什么,你的手里都应该拿一面美国国旗,因为正是这面国旗代表的美国给了你表达意见的权利。”

“但是你如果去破坏她,打砸抢烧警察和无辜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而这就是目前这个国家的走向,……一些脑中被植入了社会主义议程的人正在把整个美国往下拖。”

早些时候,当楼贝多看到市长白思豪去川普大厦前绘画BLM(黑命贵)字符后,他也跑到史坦顿岛警局前画了一道蓝色标志,表示他对警察的支持。但是他马上收到了交通局的一张禁令,禁止他表达对警察的支持。这个事件让楼贝多登上了纽约报纸头条,就像他在2016年选举前在自己门前竖起一个巨大的T字来支持川普一样,引起争议。

在上一次选举之前,楼贝多就坚信川普会赢。因为他早就看到,虽然美国有很多向往社会主义的人,但是从他三次周游美国的经历中,他看到欢迎他的国旗画的人还是绝大多数。

“在美国各州,我和人们吃饭、喝酒、交谈,美国人都是辛勤工作的人……一个煤矿工人,每天工作十小时,他要的就是扶养他的孩子,让他们受教育,然后支付房贷……我到处走,在各地都生活过,我听过人们的心声,他们讨厌社会主义,他们会选川普的。”

楼贝多说,2016年是这样的情况,现在同样是这样的情况。因为在川普执政的几年里,爱国主义又回来了。现在,更多的人喜欢把他画的国旗挂在自己家里或者办公室的墙上。

“我现在的画供不应求,你看我的国旗,是三维的,她从那个墙上突出出来,好像在飘动着,显现出九种不同的颜色,那是红色和蓝色的阴影,她抓住了你的眼球和很多孩子的注意力,我希望年轻人参与到爱国主义的运动中来。”

楼贝多说,大选即将来临,11月3日那天,他将穿上最好的西装,打上领带,到投票点去排队。他要为美国总统川普投上一票,请总统再为美国人民工作四年,“让美国更加伟大”。

今年疫情中楼贝多给皇后区艾姆赫斯特医院门前绘制的Thank You字样,感谢一线医护人员。(大纪元)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疫情中的纽约人】蓝制服人的心声
【疫情中的纽约人】挑战民主党的拉丁女子
【疫情中的纽约人】越南难民的美国梦
【疫情中的纽约人】收养两中国女儿的母亲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老朋友玩低级红?普京默克尔暗怼习
【新闻看点 】重返人权理事会 美将与中共对决
【时事纵横】谈民主说通胀 习李讲话同遭质疑
【财商天下】中共放开电价 通胀老虎出笼
【横河观点】民资禁涉媒体 财新背后财团是谁?
【微视频】总裁被控为中共造假 IMF为恒大背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