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习近平年关忙拆弹 北京爆百亿大雷

人气 2485

【大纪元2020年12月01日讯】11月27日,中共银保监会官员刘福寿在当天一场财经年会上表示,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上获实质性进展,截止11月中旬,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已完全归零,“互联网金融风险大幅压降”。但此伏彼起,北京地区的长租公寓市场爆雷正在连锁发酵。

11月30日据陆媒报导,继总部位于北京的蛋壳公寓爆雷并蔓延深圳、上海、成都等多个城市后,自如公寓的北京总部也因“违约门”遭到业主房东群聚维权。

长租公寓按说是个单纯的中介平台,为什么会爆雷?答案可借用这两个新闻标题:《揭秘自如“杠杆扩张术”:租房贷款,借ABS“跑马圈地”》,以及《“信贷+长租”暗藏金融风险!租户莫名其妙背上贷款》。

再简单总结一下长租公寓的这个经营模式:租客的信用被长租公寓平台利用,房租变贷款,而资本游戏并不止于此,长租公寓平台再将这部分租房贷款做成ABS资产证券化产品(即蚂蚁花呗、借呗的无限加杠杆)反复融资。以报导过的为例,如果公寓有12万间,按照3000元╱间╱月计算,一个月就是3.6亿元,一年租金40多亿。拿出3年到5年的未到期租金证券化,一次性就能套现150亿元到220亿元。

当长租公寓变成了金融游戏,官方数据,蛋壳公寓共有40万间左右的房源,自如公寓房源规模全国突破100万间,原本中介属性的长租公司摇身一变就成了金融公司,生生把租房生意做成了金融生意,也埋下了金融隐患。换句话说,就算没有疫情的影响,长租公寓行业──像是罩在房地产外壳下的资本游戏,迟早还是会出事。

而长租公寓也如同P2P等互联网金融,从野蛮生长到频频爆雷的重要原因,首先都是地方政府支持发展甚至背书,并在监管层面上给予了极其宽松的环境。例如2007年首家P2P在上海成立,2013年左右开始大规模兴起,2014年进入行业“爆雷年”,直到2016年才是P2P的“监管元年”。现在P2P平台清零,谁来为全国受害者8000亿坏账买单?

公开信息显示,几年前习近平“房住不炒”的总方针推出以后,不少大资本便开始盯上了原先分散经营的城市租房市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各种长租公寓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2018年8月,北京市住建委会同市公安局、市工商局、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等部门,开通了12345打击“黑中介”投诉举报热线,开通第一天接到投诉举报达50多条,主要反映都是长租公寓平台的欺诈纠纷,租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协议,签完协议之后才知道背上了贷款,“报了警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这一次蛋壳正式爆雷,微博禁搜“蛋壳”,还有消息传出,一些地方中院已经下发关于蛋壳相关的不立案通知。

曾有资深业者表示,“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是因为一旦大规模的长租公寓资金链出现断裂,将会出现房东驱赶承租人的情况,这些租户将处于无房可住的窘境中。更大的窘境是,原以为只是租个房,没想到背上了“贷款”,该项业务会与个人信用挂钩,如有违约,会记入到失信记录中。这是对市场消费者而言。

在金融系统方面,租客如果没有能力继续支付贷款,那就触发ABS等金融衍生产品风险,最终传导到金融机构。而长租公寓发行ABS,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高房价,“房住不炒”就是个高级口号。

中国金融难民有一句话说:“党管一切,如果想要监管,那是分分钟钟的事”。在一个毫无诚信,又监管腐败的金融环境,所谓系统风险都是民众的血本无归。P2P诈骗全国中产民众倾家荡产。北京长租公寓爆雷事件显示,租客大多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工作已经够难找,最难的还是在北京找不到一个可以安睡的地方。

而业界估计,或高达100 亿资金缺口的蛋壳公寓恐怕无人能救。讽刺的是,近来同样陷“违约门”而自顾不暇的自如公寓,却受北京市住建委邀约,成为蛋壳的接盘者之一。这也可见北京金融监管水平。北京自如还是全国长租公寓行业老大,一旦爆雷,灾情规模将是十数个北京蛋壳,是灭顶之灾。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陈思敏:北戴河无波 官媒风满楼
陈思敏:习近平与互联网大会
鼎家长租公寓爆仓 外界惧中国长租公寓爆仓潮
大陆互联网金融平台今年五千多家爆雷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巴二千飞弹袭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时事军事】B-21轰炸机明年首飞 飞龙-2凑热闹
【财商天下】脑力赌未来 美团败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