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记录全是他人的”访民揭信访网站造假

人气 1054

【大纪元2020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近日,江苏南通访民瞿华从国家信访局网站进入其丈夫张金山的信访账号,发现里面数十条信访记录都是他人的,而他丈夫本人的信访记录却未见登记。她特别拍下视频,要让大家见证国家信访局是如何弄虚作假。

国家信访局投诉账号张冠李戴

瞿华向大纪元记者表示,“12月14日张金山去了国家信访局登记,然后来了讯息回复,要他去崇川区政府反映。”

12月17日,瞿华拿着丈夫的手机进入查看他的信访记录与答复书,赫然发现惊人的这一幕,怎么内容都是别人的,跟张金山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他们去了几次南通市信访局的记录一个也没有。

瞿华表示,“我觉得这东西弄虚作假,后面几十条资讯都是别人的。我就将它拍录视频发到维权群里,提醒访民们也注意是否也有类似事情发生。”

她从微信小程式打开国家信访局,以张金山的身份证号登入,这是实名的个人信访账户,按常理说,里面登记的应该是个人的每一次信访记录,以及答复内容。

瞿华点开张金山最近一次(10月9日)在网上投诉开发区管委会街道官员“滥用职权”、“非法监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事情。然后在最后点击查看其它信访资讯的时候,发现居然有几十条来访国家信访局、来访江苏省信访局以及崇川区信访局的信访资讯。张金山是属于南通开发区管委会的,显然这些讯息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说,“我从上到下都看过,没有一个信件是给张金山的,都是给陈吉云和余志兰的。而且张金山在2018年8月17日住房没有被违法强拆之前,根本就没有去过国家信访局。这里面却出现了2015年到2017年的上访国家信访局的讯息,和张金山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张金山在2020年走访南通市信访、江苏省信访局,以及2020年12月14日、16日走访国家信访局的讯息却没有任何的记录。

瞿华表示,“国家信访局如此混乱的将别人的信访讯息和答复记录在张金山的投诉件里面。而张金山的信访登记讯息和答复又都去了哪里?这些是国家信访局的官员人为弄虚作假,还是渎职造成的?”

瞿华的投诉账号里面虽然没有出现别人的资料,但是她12月13日、14日、15日的信访记录都没有。她说,“我问窗口,为什么信访记录手机不显示?他说这不需要你们看到,我们工作人员看得到。他肯定是撒谎。”

瞿华表示,“正常是连写信去信访部门都会登记上的,去街道都登记出来了,为什么我们去省信访局、是信访局都看不到呢?这不正常呀!显然把我们的信访记录动了手脚。”

她还表示,“之前国家信访局窝案就是地方官员用钱买通国家信访官员,然后把他们地方的信访案件销号。所以我们地方就在传是江苏官员把国家信访局给买通了。”

遭遇二次强拆当局无任何说法

7年前,南通政府强拆了瞿华夫妻的速食店,2018年强拆她一家7口人三户产权户的房屋,如今又要拆他仅剩的一栋门面房。

他们多次进京上访,遭到地方政府打击报复,今年9月20日,当局开始用了几十名不明身份的人把他们看守在家里。11月份瞿华逃到北京,一周前她丈夫张金山也逃出来到北京。昨天她从联网的手机监控系统看见,监控他们的不明身份人员从她家撤走了。

瞿华表示,“南通当局二次强拆我的房子,打伤我家人,对我打击报复,这些事情你没给我一个说法,现在又要跟我谈另一个拆迁,我想没有一个老百姓愿意的。”

然而,无论瞿华夫妻走司法程序或逐级上访,至今都没有任何结果,如今又发现他们的信访登记未被记录。她说,“他们现在做恶已经没有底线。”◇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老访民:只“挂号”不“治病”是何制度?
冤案被国家信访局销号 女警27年上访路归零
访民倡议取消国家信访局 成立自助维权协会
蒙冤27年女警 中共国家信访局前喊冤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中共打错算盘 台凤梨卖断货了!
【远见快评】放生中芯国际 拜登打右灯向左转
【时事纵横】小粉红恐吓留学生 中共高铁攻台?
【有冇搞错】未来水战争 中共在西藏进行大规划
【探索时分】F35停产是假新闻 到底发生什么
【十字路口】凤梨之乱藏诡计 打压港台为称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