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林建诚:有线台裁员 新闻自由不再

人气 1443

【大纪元2020年12月0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报导)有线宽频12月1日调整架构,调职或裁减约一百人。其中新闻部《新闻刺针》全组及中国组助理采访主任黄丽萍等约40人突被裁,引发内部员工不满,中国新闻组遂决定总辞。

有评论指,中共正趁美国大选之机,在香港明目张胆侵犯人权。此次管理层整治传媒并非开源节流,与之前DQ民主派议员变相解散立法会、随意抓捕判罪抗争者如出一辙。

前有线电视中国组资深记者林建诚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2018年离开有线电视的时候,已预计到香港整个新闻行业会转差,有线对于中国新闻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但是他确实想不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就是换,一而再再而三地换”,“你会预计到会有下一波,一波一波会再来。”

香港新闻自由不复存在,不只是香港人的损失。“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讲,更加是香港政府的损失,是中国政府的损失。”因为“需要不同的声音,将真实的情况讲出来,你才更加能够掌握政情,更加掌握这个国情。”而这一切预计的东西“被彻底地打破了”。

有线中国新闻组消失 难过与悲愤

“难过和痛心这个是外在的,内在就是觉得,很悲愤。”林建诚估计,更难过的是现役中国组的同事,尤其是他的前上司司徒元先生,他一手培养了中国组,很多员工曾经在里面成长。

对于管理层解释说架构要重组,因为疫情大家不够吃了,他表示看不出真的是要为节省资源而做的。

“对于一个台来说,一个新闻部来说,几十人的工资,不是一个很重大的开支来的,尤其现在已经是有这么多的大财团在里面,以前就只是说九仓,现在已经有不同的财团,还有一些红色资本进来。对于一年花三亿多来说,完全不是一个什么问题。”

他指出,突然解雇一些人节省资源、架构重组,而将一些最精锐的和最受欢迎的,具招牌的一个组别一刀切,明显是有别于一般的架构重组的动机。

他不知道是不是“原先拟定的时间”提早了,但很明显,确实《新闻刺针》做的不是一般谐和的新闻,而是做一些“揭人伤疤”的新闻,受影响的当然是某些很亲政府的利益团体。

“他们掌握的权力,或者他们有一些渠道去跟有权力的人沟通的时候,他们觉得这些很不满意呀,可能反映。接下来,当然扼杀新闻部资源的管理层,最好就是由他们动手,向下边的人开刀。”

他坦言,在直播里看到曾经一起冲锋陷阵的同事总辞走人,都是熟悉的面孔,他心里面很痛,“我当时的感觉,如果我还是一员的话,而那个不是我被裁员的话,我会毫无疑问与他们同一阵线。”

“我相信不会有人留在那里,就是不会有人说我留在这里,你们辞职吧。”他说,“本身我们整个中国组的文化就是共同进退的,从来都是这样,从我加入中国组,从我进来到走的时候都是这样共同进退,这个还是比较特殊的一个,有组里的文化在。”

他曾与司徒先生合作多年,知道如果司徒先生辞职的话,下面那些人很难接受别人管理,预计整组人都会走一大半,而结果真是全部人一起辞职。

“我是难过但也很感动,说真话我真是很感动,整个组的本质是没有改变的。我所认识的中国组,从我进中国组的第一天到现在,这个本质是没有改变过。”

中国组出好新闻 重在管理层放权

当问到自己留恋中国新闻组,愿意在这个地方付出的原因,他表示首先是理念,他们对中国新闻有一种特殊的关怀在。

“首先我们从人的良知、一个人的良知来说,中国大陆这么大,目前我们还是认为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当然所谓这个“伟、光、正”的背后很多是鲜为人知,或者不为人知所知的一些很悲壮的故事。”

如果能够走入这么广阔的地方去挖掘,展现这个国家背后真实的东西,对记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何况中国大陆与香港,无论从地缘上,还是国家主权上都有紧密的联系,“是不是应该去多一些关怀呢?”

他透露,在中国大陆做新闻,留恋的是它好高难度,有很多不明朗的因素,会出乎意料地发现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你发觉在中国大陆采访新闻,你好像梦幻一样。”

“为什么《有线电视》会令到我们这么留恋中国组呢?因为这是100%来自于当时我们有线管理层。”他介绍说,当时的赵应春先生放权给司徒元先生,司徒元先生再放权给他们做事,他不会对他们指手画脚,只是给一些指引,如小心一些这里,有什么合适的新闻就去采访。

“他给我们很多自己去判断,给我们很大的自由度去处理一些事情。”

他感谢司徒元先生,“我不知道有没有去帮别人挡子弹,对我来说他肯定帮我挡了很多子弹。”“这些子弹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子弹来的。”

林建诚没有亲身收到投诉,但他从旁边的人了解到,有些人埋怨他“不听话”,甚至发一些短讯来恐吓,他们都上报给司徒元先生,他会处理,但基本上不需要下级理会这些东西。

“他们是怎样沟通我们也不需要问,这是他们更高一个层次的事情。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安心去采访新闻,遇到有突发事故的话上报,变成我们可以轻松地去做,就是我们不用碍手碍脚。”

他举例说,自己以前试过在不同的媒体、不同的机构做过,遇到一点点事都会被人说“你为什么这样那样”,那你怎样可以做到好新闻呢?

有线中国组之所以能做到好新闻,最重要的,“第一是它的管理文化;第二是上司肯投放好的资源,让你去做一些好的新闻。”“不是这么大路的新闻,而是一些鲜为人知,是我们能够独家挖掘到的新闻,这个新闻是能够展现整个中国的国情,这是它的难能可贵之处。”

回忆采访李旺阳 挖掘大陆真相

林建诚直言,自己采访生涯里最痛的一件事,就是李旺阳事件。但好在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面对面鼓励他,还有李旺阳的生前好友尹正安、朱承志等对他的体谅,现在他基本上已经释怀了。

为什么想到找李旺阳呢?他回忆说,自己当时长期在广州生活、找新闻,圈子里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一年“六四”快到了,过往“六四”都只是停留在采访北京或者海外的民运人士,而其实“六四”震撼了中华大地,无论在广东、四川、湖南、上海、天津,都可以找到相关的人物,从而侧面去看、立体地看这个事件。

在与身边的人说了这个想法之后,在偶然的机会下,圈内的朋友遇到了李旺阳的朋友,那时李旺阳出狱大约一年左右,生活很悲惨。

“我一听到之后,我一定要做这个新闻,就开始去筹备。因为当大家见面,与朋友见过面了解之后,知道那个情况不是一般那么容易做到的,而且一定要很快,在没有人知道,因为这是电光火石之间的,因为电光火石之间会全部没有。”

李旺阳因支持八九民运遭中共污蔑,并囚禁累积22年,在狱中遭受了巨大的磨难,加上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行动不便。林建诚想,一定要小心处理他行动方面的事,想一个最好最快的方法,令他不用那么辛苦就可以做访问。

“而且我不想这些事件会被其他人知道,我直到在出发前的几天我才与我老板说这件事。他就叫我“小心点”,他是放手我做事。”他说,“他说这句话其实他心里是很替我担心的,但是他不想给我很大压力,就说“小心一点”,就没有再提醒我了,没有再说任何话。这样我就做了,就是这样我成功采访到李旺阳。”

从出发到返回,他前后二十四小时就做完了访问。用最快的方法一次过,一击马上就走,所以画面不算是很详尽,也不可能详尽,因为要考虑到他和他身边朋友的安危。

“在街上走不可能的,我们宁愿放弃这些所谓的好画面。而重要由他亲述他遭受了什么迫害、他现在的心境怎样、他怎样看整个的中国的民主发展,我觉得由他们这些遭受最大身体痛苦的人去说这些事,是远远比任何一些是已经出走了的人去说,我觉得是更有说服力,更加动人。”

他强调,要了解中国,不只是看一些经济的数字,而要看人们日常的生活中发生了些什么,去挖掘大小事。在大陆网络世界里出现的潮语,也可以体现出中国有什么动静,比如“赵家人”一词,香港人是不知道的,要在中国大陆生活才体会得到。

香港旧环境彻底打碎 新闻工作应遍地开花

经历了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大家看到了前线记者所面对的武装力量。港区国安法通过之后,林建诚认为,与其说由中国组记者教香港记者采访,不如说由现在前线记者教中国组的记者采访。

“2019年对整个新闻的采访是一个很大的破碎,所谓的破碎,就是将你旧有想的东西与你的环境,当时你所认识的环境的东西,你预计的东西是彻底打破了。”他指出,不能够将过去在中国大陆采访的一套,面对强大的什么什么、怎么样去冲锋陷阵,搬来今天的香港,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同样是派到中国大陆的记者,为什么有些东西有线能做到,其他人却做不到,他表示,归根还是看管理层愿不愿意投放资源,肯不肯放权给下面的记者,大胆去做这些事情,这一定是最重要的。他引用赵应春先生的话说,“你(记者)没有这些空间,你会飞也没有用。”

新闻自由、法治,都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如今却容不了有线电视中国新闻组。林建诚说,并不是香港容纳不了他们,而是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容纳不了他们,“最大的问题始终来自政治层面上面,因为政治的环境不允许说真话的记者,不允许做实事的记者留在这里。”

他分析道,如果香港政府不会因为一些记者尖锐的话而觉得尴尬,根本就不会搞到现在新闻审查。而如今这么多新闻审查,也是来自于更上一层,包括无形的压力。

“好像被一层灰把自己当家阿爷,把脸弄脏了,它就觉得很不是滋味,觉得好像很羞耻。你把我搞得很没有脸面,那我就给你压力。所以我不认为是香港,是香港这个地方使这一帮这么好的记者流失的。”

对于在香港还想找回真相的记者,在现在的政治环境下怎样做,他坦言,这是一个比较伤心的问题,很难给到一个准确的答案,而且现在世事变化超乎我们想像中的快。

“随着网络的越来越发达,当你5G的时候呢,特别是现在经历过美国选举,你看到美国选举主流媒体都可以这样的,那你就会发现主流媒体所谓的公信力,原来也可以这样被质疑,并且是很值得去质疑的。这样其实反而是可以去助到一些已经有一些名声的记者,他们在一个自媒体里面去发挥。”

他建议,未来的新闻工作者可以将一些新闻工作碎片化,即不要只是困在一两个主流的大媒体里面,而是大家在不同的自媒体里互相发挥。从现在的趋势看,是可行的。“其实这就是将一个饼,切碎、分散,在不同的层面,在不同的领域里面去做一些好新闻。”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谈舞弊遭禁播 桑普直指华盛顿沼泽
【珍言真语】金虹:美媒“自残” 与共党同路
【珍言真语】李劼:正邪决战 美重打独立战争
【珍言真语】张崑阳:痛心同伴陷囹圄 坚持抗争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以巴战火 北京心惊 美击七寸
【思想领袖】如何突破科技巨头审查制度
【未解之谜】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坏
【拍案惊奇】台染疫骤增 以色列妙计重创哈马斯
【珍言真语】练乙铮:中共靠黑帮作恶90多年
【重播】章家敦等谈文在寅访美和中朝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